荡货夹的这么紧欠C*扒开花苞疯狂挺进

赢扶掩去眼中深思,再问乔家小哥,“面档暂时搬去城荡货夹的这么紧欠C*扒开花苞疯狂挺进中心,不管有没人来吃,日租金十两银子。若有人吃,便按面价双倍结算给你。走吗?”

乔家小哥只觉被这天大的机缘砸得晕头转向,自然没有不点头的道理。

赢扶环顾四周,之间羡慕的目光仍有,那嫉妒与阴霾之色已经消失,不免满意点头,与周围众人说道:“今日我五行宗正午时分开始收徒事宜,面档设于五行宗会场门口,但凡愿拜入五行宗门下者,连起亲属,可以在此面档吃到饱。”

说罢,一挥衣袖,一阵强风卷过,只见那乔家面档,连锅灶和人带着下面的一层地皮都被卷在了风中。

“莫怕,等事了,我会把这些原样送回来。”赢扶出声安抚风中的乔家小哥,想了想,在走之前又问了一嘴,“可有我没带上的东西?”

那风看着凌冽,可被团在风中的乔家面档却是稳稳当当,灶中火气不熄,锅里还咕嘟咕嘟滚着酱肉,只那乔家小哥有些腿脚发软,勉强站着回望面档后面的屋子,“还有些食材在后面院里……”

语音未落,一半百老人推着一车东西气喘吁吁地走了出来,“都在这儿。”

赢扶手指轻动,那车东西也被划入了风中。

“好好干活,我乔家的荣光,就靠你了!”老人冲风中脸色煞白的乔家小哥摆手,满面喜色。

乔家小哥:“……”当真是亲爹?

迎仙城名为迎仙,可每每仙人来时,均是直接落于城中心的禁地之中。而城中心亦有禁制,非适龄孩童与其直系亲属不得进入其中。所以,迎仙城中,见过仙人的并不多,至于如赢扶此般仙人手段,更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若说先前只是被赢扶的仙人身份所震慑,那么此时一阵风携着整个面档移动起来,则周围人对仙凡有别,有了更深层的体会。

众人皆是震惊,林棉棉亦然。

末世之中,也有变异风灵根的异能者,风系异能是异能者中杀伤力较大的异能,低级者可以凝结风刃风针,直击敌人弱点,高级者可唤强风,刮卷走敌人,制敌于数米之外。

林棉棉见过风系异能者对抗丧尸甚至是与其他异能者交手的模样,可无论是那种,使用风系异能,都是为了克敌制胜,风力越劲,杀伤力越强,胜率越高。可此时,这个微胖的修仙者,唤出的强风,却可以做到不伤人物,只温柔携裹,还能携带前行……林棉棉觉得,纵然是末世时四五级的风系异能者,也未必能做到如此这般。

这可真是一个,神奇又厉害的世界啊……

 文学

更厉害的是,赢扶带着乔家面档一路前行,围观看仙术的人,自是不舍得眼前这恐怕终身难得一观的奇景,非但没散开,还跟上了赢扶的步伐。

林棉棉不知是出于怎样的想法,被人群携裹跟上时,并未反抗。可这一跟

,就跟出了门道。

那个微胖仙人走过的路,凡人踩上,便会觉得似乎有微风托着脚踝,推着身体,走起路来省力好多,颇有些奇异的腾云驾雾之感。纵然是经历过末世与变草的林棉棉,也忍不住心中称奇。

行了一小段路,跟着赢扶的人越来越多,而之前赢扶在乔家面档前说的五行宗送面吃的那段话,更是以极快的速度在人群中流传。跟着的人越发多了,那微风却不见减弱,人群中不知怎的,渐渐开始传出仙人仁慈,见不得凡人受累,使了仙术造出风道,让大家跟着这样的话。

赢扶耳聪目明,自是没有错过身后那越来越多的夸赞之语。那些凡人口中推动他们的微风,其实只是自己学艺未精,无法完全掌控驭风术而漏出去的风……没想到倒是成了美好的误会……不过也好,到底也是和赢扶想要借此扬出五行宗的名气不谋而合。

跟随者越发多了起来,林棉棉被携裹其中,也不知是不知不觉离乔家面档有些远了,还是那风隔了些气息,酱肉的味道没有之前那般浓重,林棉棉也开始有些后悔跟了上来。

自己现在也不知该算是人还是草,或者是草妖?虽然觉得这仙人应该就是修仙者,但是……保不齐在修仙者眼中,自己也是个需要被打杀的妖怪呢?林棉棉如此想着,只觉得自己为何早没有想到这些,莫不是饿了百年,脑袋里全是胃了吧。这样的想法,如一盆冷水浇在了林棉棉头上,让她从对酱肉的狂热中迅速冷却了下来。

只是林棉棉现在害怕了后悔了,却是来不及了。

仙人与会飘走的面铺子这种组合,简直是吸粉大杀器。林棉棉前后左右都是人,根本由不得她退走,真是颇有些前世和平时期十一国庆节出去旅游在五A景区身不由己的感觉……加上身上还有微风推着她向前,颇有些赶鸭子上架,就要被烤了的感觉。

林棉棉努力退后,与人潮对抗,只是没等她努力出个水花儿来,便觉得眼前突然一空。

木楞地顺着身上的微风又往前走了两步,林棉棉停下脚步,简直不敢置信自己看到了什么……

林棉棉僵硬地回过头,只见身后数步的地方,像是出现了一个透明的墙壁,乌压压不见尾的人群,在碰到这个墙壁时,像是抹了油一般纷纷滑去了两边。

为什么……只有自己进来了……

林棉棉快走了两步回到人潮前,想要试图回到人潮中去,只是……实在挤不回去了。见林棉棉如此行事,被挤在最前面的几个妇人,还一脸慈祥地对她挥手,虽然很快那些妇人就顺着透明墙向两边滑远了,但是林棉棉扔听到了她们的好心叮嘱,“加油啊,孩子!”

呵呵……加什么油……

林棉棉转回身来,那微胖的仙人已经不见踪影,脚下的微风倒是给她指着路呢,关键……她要得敢走啊!

一墙之隔,外头是人山人海涌来滑走的人,里面……则是一大片,望不到头的……奇怪的地方……

那些造型各异的建筑上空,高高的地方……有的飘着火,有的凝着冰,还有的浮着一片片水珠滚来滚去……似乎看起来,都是字呢。

好吧,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

林棉棉背贴着透明玻璃墙,额间有冷汗滴落。

“你去哪儿?”一只放大的牛头向林棉棉靠近。

去哪儿?总不会是想要去你肚子里!

身为一株草,总觉得自己走到了食物链的底层,怎么破,急……

第六章 咫尺天涯

那牛……牛头人身,黄牛脸看起来莫名的老实忠厚,一身土黄色的衣袍也称身得很,约莫只比林棉棉高半个头的样子,声音低沉中带着点儿跳跃,约莫是只……小牛?妖?

林棉棉也算是在末世里见过大场面的人。虽然在后勤部门无需日日出基地在前线厮杀,但是被抓回来的变异动物也见了不少。什么牛头虎身豹尾战斗力武装到牙齿的,鱼头熊身水陆两栖皆是一霸的……修仙世界的大背景下,这般牛头人身,长得周周正正,口吐人言还彬彬有礼的,按说不至于把林棉棉吓成这般才是。

可也不知是不是林棉棉做了太久草,这会儿看到这么大一只牛头凑近,实在颇有些脚软。先前也不知怎的就变成了人,要是这会儿也不明不白地变成草……林棉棉简直可以预想自己的未来……

“你是来拜仙门的?”那牛见林棉棉不回答,挠了挠犄角,再次开口问道。

是不是要试试去拜仙门,这正是之前林棉棉被人潮携裹推至此地的路上纠结的问题。一方面害怕自己身为草妖,为修仙者不容,另一方面,林棉棉也是真不知道只有十文钱的自己可以走去哪里。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357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