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烈撞击李青萝的娇躯*他深埋在她紧致的体内

林棉棉默默地看着趴在墙头,给田小玉丢了一包糕点的猛烈撞击李青萝的娇躯*他深埋在她紧致的体内家小子,不免叹气。不管田小玉能不能被选上做仙人的徒弟,这两人,都没什么缘分了。可惜了,乔家的酱肉面,闻起来那么香的……

几十年的日子,七年清醒的草生,林棉棉已经接受了,自己只能是这个世界的看客。听听八卦,晒晒太阳,便是唯一可以做的事情。

不过,万万没想到,那日清晨,林棉棉只觉得,附近在几日间多出的吆喝声,孩童的吵闹声,似乎突然格外多格外响亮。

而后突然,院中明明没人,一股外力却突然凭空出现,林棉棉只觉得自己像是被什么挤压住,四面八方都是压力。

像极了,那时在宇宙中,还是光团时,被挤压的感觉。

林棉棉极度惶恐,那时的巨痛,现在还能清晰回忆起……只是林棉棉还来不及害怕,那熟悉的疼痛,就来了。

简直都来不及骂句粗话好么!

只是让林棉棉意外的是,剧烈的疼痛只是一瞬,而后挤压自己的力量像是突然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身体的充盈。

满足,舒适,体内的像是有温柔的气流经过,每一寸都被抚得舒服无比。

开心都是短暂的,很快林棉棉发现,身体里的气流似乎太多了些,竟让她有一种自己是气球,快要被吹爆的感觉。

 文学

更可怕的是,自己的枝叶似乎没有什么变化,所以,要爆掉的,是哪里?

多余的气流,似乎找不到出路,胡乱地向外冲着,身体内部快要爆开的疼痛,一点都不比当初光团时快被捏散的感觉弱。林棉棉快要被疼晕之际,却又感觉到了一点熟悉。

这种身体充盈到快要爆的感觉,林棉棉还是人身时,曾经体会过……那时她还是一个一级异能者,在瓶颈期时,为了更快晋级,冒险吸收了一块二级晶石……

林棉棉已经被那些奇怪的气流充斥得疼痛不已,神志都快不清,莫名地想起那一段过往,条件反射般,运转了吸收晶石能量的法门。

她穿越成草时,便试过运转异能,那时全无反应。这时运转起吸收异能的法门,先时,那气流真是顺着向草顶汇聚,只是,很快顺着向下走了,半分没有被吸收。

也是,都变成草了……哪里还能吸收……更何况,那气流是什么都不知道。林棉棉一试不成,很是沮丧,便想还是疼晕算了。

只是,还没等她放弃,那些气流,反向下,于某一点开始汇聚,身体内的压力,骤然变轻。

林棉棉大吃一惊,一松劲,那些气流失了控制,再没有慢悠悠地运转,而是像是找到了主人的小狗,呼啦啦一窝蜂地向着那一点汇聚过去。失控的气流飞奔着划拉过林棉棉柔嫩的经脉,林棉棉总算是……疼得晕了过去。

真是再倒霉不过了!林棉棉在晕倒前如此向着。

只是当她再醒来时,才发现,这世上真是没有最倒霉,只有更倒霉。

那么现在问题来了,是做重男轻女的家庭院子里的一株草倒霉呢?还是做一个不着寸缕倒在别人院子里的少女倒霉呢?

第三章 好香好香

已经附身于草百余年的林棉棉,万万没想到,自己还有变回人身的一天。

青天白日,别人家的院子……不着寸缕的身子……

一阵凉风吹过,刚从晕倒状态醒来的林棉棉来不及诧异自己从草变成人的奇异经历,本能地伸手护住了身上的重点部位。

以前动画里那些人参精变成人参娃娃的时候,还有个肚兜呢!轮到自己连片破布片儿都没有!

正值草生,哦,不对,人生最尴尬时刻的林棉棉,犹豫了不到一秒便快步从墙角走到院中晾晒衣服的绳子边,抓住了上面挂着的崔氏的衣服。

也许是做草的日子久了,太久不走动,仅仅几步的路,林棉棉也走得跌跌撞撞。不过和走不稳路相比,明显穿上衣服这件事情要急迫得多。

偷盗这种事情,林棉棉是做不来的。只是相比于不穿衣服等着主人家回来借衣服,她当然更愿意选择先穿上衣服等主人家回来。大不了,就留下做一阵子小工……林棉棉特地瞄准了崔氏晾在绳子上的最旧的一套衣服,到时候还钱也还得容易些。

窘境之下,这是林棉棉能想到的最好的办法。

那棉布的衣裳虽然薄旧了些,入手很是柔软,当然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为什么自己抓住那衣服的手那么小!

林棉棉飞快地低头向身上看去,嗯……皮肤倒是挺白的,可是那一马平川……那小身子小脚……

所以自己是变成了一个小女孩儿?

瞬间就觉得在这陌生年代的生存难度翻了翻儿啊!林棉棉默默地松开了崔氏的衣裳,颤抖的小手按在了田小玉的衣服上。

田小玉的衣服就没什么可选的了,绳子上就一套,粗布的,摸起来糙糙的。不管怎么说,这套衣服要比崔氏的衣服更便宜,更好还上吧,林棉棉如此自我安慰着。

田家是普通人家,衣服都是方便干活的样式,林棉棉七年的围观也不是白看的,很快便把田小玉那套还微微带点儿湿气的衣服穿上了身。林棉棉从身上那略微大了一些的衣服上判断,自己现在的身体说不定比十四岁的田小玉还要小一点。

林棉棉变成人之后,听觉依旧很好,纵然如此,穿衣服时也是心惊胆战,小手乱抖。说来也不知道是不幸还是幸运。从林棉棉变成人,光溜溜地晕在院子里,直到她醒来穿上衣服,院子里都没来人。

站在熟悉又陌生的院子里,林棉棉有些发懵,所以等田家人回来,她应该怎么解释呢?

同样有些发懵的,还有被父母赶回来换衣裳的田小玉。

田小玉从很小的时候就知道,迎仙城每过十年,便会迎来一次仙人。而等到仙人来的时候,家里便会要自己去试一试拜入仙门。田小玉一直觉得仙人很厉害,或许比那年为父母算命的先生还要厉害。但是……比起离开家去修仙,田小玉更想在及笄后嫁给乔家小哥,做一对平平凡凡的夫妻。

原本,父母之命难为,田小玉只盼能如十年前乔家小哥一般,落选就好。所以刚才仙人们进城,田大力和崔氏催促田小玉快回家换上新衣时,田小玉磨磨蹭蹭不是十分配合。可是万万没想到,田大力一怒之下把若是仙人选不上田小玉便要把她配给那丰记掌柜之子的事情说漏了嘴。

田小玉简直如遭雷劈,浑浑噩噩也不知是如何走回了家。

木质的大门吱呀着打开,门外喧嚣的声音顺着洞开的大门挤了进来。

早就听出田小玉脚步声的林棉棉揪紧了衣角,只觉得自己刚才打的那些腹稿都不太靠谱……又有一种干了坏事被抓在当场的窘迫感,方才活动开了的手脚这会儿又开始僵硬拘谨得紧。

只是林棉棉也是惊呆了,那田小玉打开院门走进来又回身关好院门,直直地便往屋子那边走,像是完全没看

到院子里还有个人穿着她的衣裳似的。

莫非……自己是隐身的?林棉棉低头看自己的手,白是白了些,可总不至于是透明的吧,再说了,就算人是透明的,这衣服也不是啊。

“咳……”林棉棉打定了主意不偷这套衣服,只得出声唤住主人。

快要走到屋子门口的田小玉闻声茫茫然回头,只见那院中不知何时站着了一个小姑娘,吓得她捂着嘴连连退后了好几步。

“我……我不是坏人,我就是借件衣服。不知道这身衣服多少钱?我现在没有钱,可以晚点还吗?不然我留下了干几天活儿也行……”林棉棉赶紧摊手,表示自己其实很无害。

一个小女孩儿能有什么杀伤力,田小玉原本也就只是没想到院子里突然多了个人自己还没看着,才被吓了一跳。这会儿林棉棉一开口,声音软乎乎的,让人听着便莫名放松了不少。

田小玉拍了拍心口,定睛望去,那开口的小姑娘肤色白皙,眉眼如画,小巧的五官精致得恰到好处,一头青丝垂至腰间,一看就知道不是普通人家的女儿。那小姑娘身上的衣服……好吧,还真是自己的。不过那粗布的衣服,看着……真是配不上那小姑娘啊。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357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