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昭君哭着求韩信停下*扒开下面粉嫩的小缝日出水

白袍人又笑起来,将那昏过去却沉得要死的屠王昭君哭着求韩信停下*扒开下面粉嫩的小缝日出水羊背在肩上,撇开人群在前面走去了。

那三人相视一会,便立时跟上前去了。

===

“真是该死的好奇心!”

等到这场好戏落下帷幕,泓儿被岚客护着,艰难从人群中穿出来,她嘀咕的声音抱怨的有些可爱,叫周围人侧目。

可岚客将她护的很好,不过一会,便挤出人群了。

“我就晓得你有问题!”

泓儿被岚客拉着慢慢走:“你怎么会无缘无故来陪我!”

岚客却伸手捏她耳朵:“怎么?戏不精彩吗?”

泓儿思考一番道:“那个向导是你的人?”

岚客又扯出一抹泓儿最讨厌最熟悉的神秘微笑。

“最讨厌你这样笑了!”

泓儿嘟囔着,像是在耍脾气。

紧接着又像是想起什么一样回头去问:“不过我没想到,他居然会逃出来,他不是……”

随即她像是想到什么一样又道:“不!是你故意把他放出来的!”

岚客依旧不答,还是展露出那抹神秘的,仿佛洞察一切的微笑。

“戏已经开幕了,阿澄。”岚客伸手去撩花灯上坠下来的流苏,“接下来的戏,你要不要同我一道去看?”

灯光下,岚客的微笑显得格外温柔,可她的那双眼睛里,却闪现着狡黠的光芒。

 文学

===

那是一间黑暗沉寂的高楼,蛰伏在黑夜当中,方才的繁华和热闹在踏进这个街区的时候已经消退了,只留下无边的冷寂和阴寒。

白袍人扛着犹如死猪一般的屠羊,并不将人往正门去带,只是拐了个弯,往一旁的角门走,那门被极为规律地扣响,随后打开露出一条缝,展现出一个人的半张脸来。

那人的脸原本带着些倦意和疲惫,却在借着烛光看清楚白袍人的脸后,像是被一盆冰冷的水从头浇下一般跳起来。

“哦!您回来了!”

白袍人笑着,并不说话,只是等那个人将门打开后迈进去,又回过身来示意三个人跟上。

“这三位是谁?”

开门人站在那里,昏黄的烛光衬得他脸有些发黄,那双眼睛却晶亮有神。

白袍人比划了一会,将屠羊丢在地上,那个虬髯男人在昏迷中细小的呻吟一声,又归于安静了。

“好,知道了。”

那开门人点头,轻轻吹了一声口哨,那黑沉沉的院落里便不知从哪里冒出几个人来了,那些人悄无声息,比夜晚还要安静。

“将人带下去,听候阁主发落。”

随后他转头去看那进来的三个人道:“三位既然来了,又帮了夙夜阁一个大忙,自然是夙夜阁欠了三位人情,还请跟我来。”

那人并不在意,话一说完便举着蜡烛带路了,那白袍人示意三人跟上。

于是一行五人便径直往黑暗深处走去了。

第三十七章 :帮个小忙

谁也不知道那白袍人究竟是什么身份。

但从开门人恭敬的语气来看,这个人在夙夜阁中的身份地位定然不低。

这一行五人只管穿过弯曲黑暗的长廊往深处去走,约莫过了数十息才看见那隐约的昏黄灯光。

那开门人瞧见灯光便立时站定了,他手中举着蜡烛,眉眼间带着点显而易见的疲倦,但那双眼被烛光所照反而显得格外有神,只见他对那白袍人说道:“尊上已在屋中等候您多时。”

白袍人比划两下,那开门人回道:“这三位客人定会安排妥当,等尊上和大人您交谈完毕,自会与这三位再见。”

这话说完,白袍人便又对那三人露出微笑来,那笑里面带着些歉意。

摩库罗同薛单三人却没有说什么,只是行了礼同那白袍人道别,随后目送他离去了。

“好了三位,接下来的路还请诸位守我这儿的规矩。”等那白袍人离开后,开门人对着三位躬身道,“还请三位将双眼蒙上,好带去见我家阁主。”

薛单二人闻言却是一愣,可摩库罗没有什么怨言,只是自然伸手接过开门人手中的黑布,对着那两位少爷道:“我这是托了二位的福了,二位还不知,这是夙夜阁中的规矩,我在此先恭喜二位了,这次要见的人只怕是阁主了。”

于是那两个青年有些诧异,转头去看开门人,开门人轻笑道:“正如这位先生所言,不过若是您二位不愿蒙上黑布,夙夜阁也不会强求,现下便送二位出去,之后几日在黑市的吃穿住行及人生安全便由夙夜阁全程照管。”

看来不论答应与否,这都是绝好的条件了。

但这两个人还是不明白为什么要将双眼蒙上,可是他们又不好在别人的地盘问出口,于是便将目光一转,去看摩库罗。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357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