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车手指玩弄花蒂-舌尖卷住花蒂GL

已闹了这么久,我再不来,岂不是在你嘴里公车手指玩弄花蒂-舌尖卷住花蒂GL要成了犯了滔天之罪的罪人?”岚客伸手去捏泓儿的脸道,“你到时候又喋喋不休,扰人清静。”

“我是这种人么!”泓儿佯怒拍开岚客的手,身子却往岚客这边靠了靠道,“我已经是大人了,不会再无理取闹了。”

岚客听她说话,笑出声:“哦,大人,不会无理取闹?那前几日炸了厨房的又是哪个?”

泓儿身子一顿,伸手去捏岚客的胳膊:“我那不是炸!不是!你要我说几遍!明明是……”

“明明是煲汤的时候睡着了,不小心水烧干了,吓得苏江急匆匆跑过来找我,说你烧了厨房。”

岚客伸手去点泓儿的鼻尖,眼睛里闪现出一种狡黠的光来。

少女跺了跺脚,一张小脸气得通红:“还不是为了你!”

岚客却将泓儿的手抓住把玩道:“我却还是希望你小心些。”

她突然语气这般正经沉重,倒叫泓儿愣了一愣,心猛地一跳,下意识只盯着岚客的脸。

那张脸平日里对着自己嬉皮笑脸,现今却这般担心地蹙眉,捏着泓儿的手翻来覆去地看。

“好在没什么伤。”岚客顿了顿,随后思及什么道,“不过你这钢筋铁骨的身子,便是用火烧也不会破皮,倒是省了药钱。”

泓儿安静了一番,便立时抓住岚客的手要咬。

“你怎么回回都这样!说不过人就咬人!”岚客急忙抽手,却不料泓儿一时不慎,脚下一个没站稳,便踉跄往前扑去。

正正好撞进岚客怀里。

这三十年来她修为渐长,身形也逐渐从十五六的女孩抽长成了十八九岁的少女,原比岚客矮上一个头,现如今却也和她差不了多少了,这么一撞却被抱了个满怀,头枕在岚客肩上。

“笨死了。”

泓儿听见岚客的胸膛震动发出响声,笑得一如往常一般。

“这也能摔?”

 文学

泓儿嗅到她发梢上那浅淡的摩遮坤木香——这是泓儿自己常用的香——二人平素同进同出,同吃同住,致使岚客身上都染上了她的味道。

都是她的味道。

泓儿下意识这么想着,心砰砰跳起来,有一种隐秘不可叫人察觉的快乐涌出来,只觉得甜滋滋的。

“怎么?没脚了这么抱着我?”

岚客被少女柔软馨香的身子一撞,先是一怔,随后又照例开她玩笑。

泓儿被她声音一惊,脸上觉得热,却也不肯放开,反倒抱得更紧:“小时候你还肯多抱着我,现在大了反而对我爱理不理了!”

岚客被她一说,心中失笑,只当她还是以往小孩子脾气,便也顺着她道:“好好好,那便抱着好了,要不要我今晚抱着你睡?”

这话一出,泓儿愣了愣,随后将脸埋进岚客颈窝里:“你说的,抱着睡的。”

“怎么这么大了,还跟孩子似的?”

岚客无奈,伸手拍她背道:“那你不要半夜踢我,也不要踢被子。”

泓儿被她一噎,心中旖旎心思消了大半,愤愤跺脚道:“我睡相才没有这么差!”

“我睡相才没有这么差!”岚客学着她说话,然后捂住胸口觑眼看泓儿,“你小的时候那么点大,踢人却好疼的!”

泓儿被她一气,脸都涨红了,支支吾吾道:“我那时候小!我!我!”

“我!我!”岚客平素正经,却只有在对着这条小白龙时才稍稍显露那能把人气死的一面。

泓儿牙一咬,又伸手去抓岚客的手想咬。

“诶诶!怎么又咬!”

一个要咬,一个不给咬,两个人在街上拉拉扯扯的,却是好笑。

而恰在这时,岚客那只被抓着的手中,施施然落下一朵红色的花,耳边响起一个女人娇柔妩媚的声音来。

“仙尊!今夜抛了那青涩不知事的女娃,奴家来伺候您不好吗?”

二人同时停下拉扯的动作,抬头去看,却见临街一栋小楼上,二层的位置开了一扇窗,窗口斜倚着一个穿着妖娆性感的红衣女人,挽着堕马髻,一双酥胸半漏不漏,那伸出来的胳膊雪白柔嫩,眉眼之间顾盼生辉,波光流转,着实勾人眼球。

二人俱是一震。

“怎么了仙尊?来还是不来,总要回奴家一句话啊。”

那红衣女郎笑起来,咯咯声的,似乎笃定岚客会应她这约,是了,若是换作旁人,遇到这么美艳的女郎,只怕早就应了这约,拿了花上楼去共度春宵了。

泓儿瞧见那红衣女郎,心中如临大敌,但她面上不显,只是手却不由自主收紧了些,牢牢攥住岚客,然后扭过头去不说话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357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