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洁一对三”贴着玻璃干

然后那笑声止住,李无尘眼中蒙上一白洁一对三"贴着玻璃干层水雾:“那你还来!把我给你的统统还来!”

嘉树一愣,随后扭过头去哽咽道:“姑娘这些年来的恩义,我无以为报……”

李无尘声音也带了哭腔:“嘉树!你真的没有心吗!”

嘉树被她一问,定住了,随后缓缓道:“姑娘,是人,怎么会没有心?”

“那你为什么要把我推得远远的?巴不得离了我再也不见!嘉树!我的心意,你是真的不知还是假的不知!”

嘉树把头抬起来,去看窗缝里透出来的那一点光,仿佛那光上有花,极美极绚丽,她沉默良久,竭力让自己声音平静:“我不敢知道。”

她顿了顿,轻轻又说了一遍:“姑娘,你的心意,我不敢知道。”

===

李家家主与其夫人闭关那些日子,出了几件不大不小的事。

一是长女试药时不慎中毒,好在发现及时,只是现下身子还虚,应有些时日不得见人。

二是独子练功时不慎心神未稳,走火入魔,但所幸并无大碍,只是要好生修养,宗门大事还是交由门中长老处置。

三是幼女的贴身侍卫某日出任务时叛逃,府中并未有什么大的损失,但三小姐本对那侍卫信任非常,出事之后还是独自伤怀了好几天。

 文学

四是府中东北角小茅草屋被火烧毁,但因那小屋久无人居,年久失修,并未造成什么人员伤亡及财务损失。

偶也有那些个好事者去问三小姐的贴身丫鬟媛珊,却因这人嘴巴牢靠,也是什么都没有打听出来。

媛珊不堪其扰,以至于往日温柔雅致的脸上也多少带了点寒意。

“我瞧你最近好似没什么精神。”

李无纤靠在床头,喝了一口妹妹送过来的药。

李无尘的手一顿,低下头去吹了吹那还有些烫的药道:“可能是夜里弄那些玩意儿,睡得迟了。”

大姑娘却道:“自安,我从小看着你大的,你不用骗我。”

自安是李无尘的字,唯有亲近之人才这么叫。

李无尘低头去吹药,毫不在意道:“我没骗你。”

“是么?”李无纤扯出一个极浅的笑来,“那你身边那个嘉树怎么不见了?”

李无尘猛地抬眼去看姐姐,随后道:“不是说了吗?那奴仆叛主走啦。”

“你瞒得了旁人,却如何能瞒我?若是当真如此,你只怕早倾李家之力去抓人去了,又怎么会这样无波无澜地坐在这儿喂我喝药?”

李无尘不说话,将药碗往几上一放,低着头却不说话了。

“硬撑着不累吗?”李无纤伸手去摸她头。

“姐姐才是。”李无尘低声道,“姐姐不要硬撑着,你明明……”

“我早就心死啦!”李无纤轻笑,看着浑不在意,“他这样对我,我若是还对他念念不忘才是真的将自己看轻了。倒是你,以往丢了个小玩意儿都恨不得刨地三尺把东西找回来,这次丢了放在心尖尖上的人,却是一颗眼泪都没掉啊。”

李无尘没有说话。

李无纤去摸妹妹的头,叹了口气:“你这性子,还是小时候可爱些,长大了却只会憋在心里头,我早同你说过不是,既是在意,又何必做出那副凶狠无礼的样子来?”

李无尘轻轻哼唧了一声。

“总把自己装作毫不在意的样子不累吗?”李无纤抱住妹妹,“这么要强就真的不会受伤吗?你把人推得越来越远,最后难过的不还是你自己?”

李无尘将头靠在姐姐身上,低声啜泣。

“好了,哭一哭,别总憋着不说,哭出来就好了,你的人生还这么久,何必只想着一个人。”

李无尘的声音蒙蒙的,带着鼻音:“可我心里,她就是最好的。”

李无纤拍着妹妹的手一顿,随后自嘲地笑了笑,带着些落寞:“你还年轻,总会遇到更好的。”

随后她像是在安慰自己一样,低声喃喃道:“不管怎么样,总还能遇见下一个的。”

===

世人说起明云阁时,总会提一嘴明云阁的少阁主。

就像世人说起血眼佛薛家时,总也少不了提一嘴薛家的少宗主。

现今有两个人不能不算有名,虽说都依托了父辈的名声,但自己的成就也是不容小觑。

这两个青年,一个是血眼佛薛家的嫡长子薛少尘,另一个则是明云阁的少阁主单不秋。

这两人都算得上是年少有为,二者天资俱佳,而前者前不久刚与长生门门主之女剑秋白定下姻亲,后者目前则在接手父亲阁中的诸多事宜,通身都是贵气,只怕整个修真界都找不出比他更富贵的人来。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356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