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她身上驰骋索取 腿打开一点,我会很轻的

那仆从一声疼也不敢喊,只是跪伏着小心在她身上驰骋索取 腿打开一点,我会很轻的翼翼道:“已经去找了,二爷,这是在府中,那小娘皮便是要跑,只怕也逃脱不出的。”

李长胜冷笑道:“没用的东西,那你们却是怎么叫她从练剑场的屋子里逃出去的?”

说完又是一脚踢过去,愤愤出了门去了。

云平隐在廊上,自是一惊,她原本打着等到李无尘出去,那李长胜势必会亲自去找二娘,届时她将这浑人打昏过去,只管将二娘救走便是,孰料竟生了这样的变故。

但方才言语之中已提及派人去追,云平心中暗忖,只要他李长胜在,便不会丢了人去,便等这纨绔公子穿了件外袍,隐着身形跟上前去了。

===来,群二③灵!六酒+二%③酒六

这边的二娘却睁着眼,瞧着那黑衣的姑娘打人。

周围一圈的恶奴瞧见自家领头的被人打倒,自是心中一慌,盖因这人出现的太过突兀,身法太快,不过数息之间,那李阿大便被人踩在脚下,看似轻巧一脚,却重逾千斤,叫李阿大这般壮年汉子勉力挣扎,却动弹不得。

“小丫头,你有没有事?”

那黑衣的姑娘将小孩掩在身后问了一句,却不料那孩子蹦跳着叫嚷:“我不小啦!别叫我小丫头!”

云澄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可那眼珠一转,头也不回便是往后一脚,这招龙摆尾过去,力道十足,那些家仆左右不过是些炼气期的修士,修为最高的也不过是哪个被云澄踩在脚下的李阿大,却也不过堪堪筑基。

那李阿大被踩着肚子,本就是十分难熬,却不料云澄单脚踩他身上,那力道更重,叫他半个字都吐不出来,便双眼一翻晕了过去。

而那偷袭云澄的小厮被云澄一脚踢飞,旁的瞧见了只想去接住,孰料那力极大,将试图救人的两个恶奴也一并给带了出去,砸在地上,却见得尘土飞扬,竟是砸出一个坑来。

“哈哈!你可真厉害!”

那小姑娘瞧见云澄这一脚连着解决了三个人,便也不管云澄是谁,只是在那里开心鼓起掌来。

 文学

云澄倒是第一次被人这般直白夸赞,却有些不好意思,但她脸上戴着面具,谁也瞧不见她神色,便也没说什么,只是摸了摸那女孩的头,便对着一旁两个剩下的恶奴道:“你们要活命么?”

那两个恶奴本就是狐假虎威的角色,平生都是依仗着李长胜才敢欺男霸女,做些奸淫掳掠的活计,整个大赤城谁不瞧李家的脸色,俗话说得好,宰相门前七品官,他们横行霸道惯了,倒是第一次见到这种不怕他们,还比他们更蛮横的,便下意识服了软来。

“姑娘……姑奶奶……”

那小丫头平日只瞧见他们气焰嚣张,颐指气使的模样,却是第一次瞧见这些恶仆跪在地上求人放过的模样,便大声笑了起来。

云澄见那孩子捧腹大笑,好奇问道:“你笑什么?”

那孩子大笑道:“这些人平日里只管把眼睛装到头顶去看人,何曾见过这般模样——”

话未说完,云澄只觉背心一冷,当即扭过身去,伸出细细长长两根手指便夹住了剑尖,那持剑的人眉头一锁,却再不能进分毫。

云澄瞧清来人,双眸精光闪现,冷笑一声道:“我说是谁这么不要脸,是狗杂碎的主子来了。”

那李长胜将剑锋一扭,便往云澄心口去刺!

云澄后撤一步,将那小丫头揽在怀中,足尖轻点往后撤去,却不料那李长胜不肯放过,只往前追,那剑尖抵着云澄眉心,再进几寸便会破开那面具。

云澄却是不慌,手掌一翻将那丫头送出去,然后身子后仰,竟从李长胜身边从容滑了过去,那身法李长胜生平未见,竟如鬼魅一般,任李长胜挥剑点、刺、劈、揽,都触不到云澄分毫。

李长胜骂道:“你是什么人!擅闯我府中!”

云澄却笑:“你是什么狗东西!也配听姑奶奶我的名讳!”

说话间她自腰后反手抽剑,铛的一声,二人短兵相接,云澄沿着那李长胜的剑一划,便往男人的手上斩去!

那李长胜自是收剑后撤,二人便间隔数尺,冷冷对着,绿叶飞舞,气氛沉抑,一旁的丫头也被吓得噤了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你来!”云澄将剑松松握在左手,将右手背在身后,浑身满是破绽,这般昂然立着,只是轻笑。“且叫我试一试这剑!”

李长胜不敢乱动,他已察觉出这女子修为深不可测,可这人浑身都是破绽,像是在引他去攻,只是他受了昨日那教训,却不敢妄动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356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