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霸受被学霸攻C到哭*被疯狂灌满精np

“我不知道!”李长胜面色赤红,随后低校霸受被学霸攻C到哭*被疯狂灌满精np头咳嗽了几下。“李无尘,你别逼我……”

“你这是打定主意包庇他了?”

“若是我知道,我……”

“我呸!”李无尘冷笑,“你会怎么样?你和他一个德行,臭味相投,只怕会卷了铺盖送他走吧!”

“我……”

“我什么我!”李无尘大骂,“你敢说不是你识人不清?你敢说不是你引狼入室?你敢说不是你叫姐姐落到今日这般地步吗!”

李无尘这三声连问,直逼得李长胜脸色发白,剑也落下去,踉跄倒退几步,傻坐在床边。

“你是好弟弟,你是少宗主,你是李家的继承人,你清风霁月,你正人君子。”李无尘步步紧逼,“父亲劝你不要同小人来往你不听,长老劝你专心学业修为不要胡乱,你几时曾听进去?现如今结识了不三不四的人还害了姐姐,却想将自己撇了干净装作无辜!?”

“李无尘!”

“我早就和你说过那个叫屠晋的不可信,你不听,还说我女人家没有见识,说我双腿残疾,见不了人,可现在你瞧瞧,若是父亲母亲出关知道了这件事,你说会是个什么结果!”

 文学

云平潜在梁上偷听,却无意间听到了巨大秘密,原来那李长胜在父母闭关期间代为监管宗门之事,但他顽劣不堪,胡闹成性,结识了李家门生中一个惯会见风使舵溜须拍马的小人。

那小人名叫屠晋,相貌英俊,身材高大挺拔,长于花言巧语阿谀奉承,彼时李长胜厌恶门中长老监管,意外在一次出府的时候遇到了屠晋,被他一通马屁拍得浑身舒坦,便也对这浑人日渐看重,谁料这人却以花言巧语勾引李无尘与李长胜的长姐李无纤,致使其有孕,珠胎暗结,李无纤本是名门女子,为人优柔纤细,软弱温驯,怀孕之后自是将此事与屠晋和盘托出,孰料屠晋却不愿负责,又生怕叫人看出端倪,竟私下强行逼迫李无纤堕胎,那李无纤修为低微,被强灌下药,孩子是没了,但也去了半条命,至今昏迷不醒,事发后屠晋漏夜逃跑,李无尘得知此事后当即便欲追捕,却被李长胜阻止,叫人逃脱了。

那李长胜心中有亏,自是对妹妹低眉顺目,李无尘却不轻易放他,她本就对自己这哥哥所作所为不满,平日里也下了不少绊子,经过李无纤这件事后,便更是明刀明枪地针对起自己的哥哥来,今晨她听闻李长胜强掳民女入府,又思及长姐,终于怒不可忍,亲自过来截人质问来了。

李长胜为她所逼,本就不快,兄妹二人当下拔剑相向,而妹妹这三问终究是戳穿他心中防线和恐惧,竟不知如何是好了。

第二十八章 :一死一伤

这功夫,云澄已行至了星柳村医馆的门口,这段路并不长,走过去也半刻钟都没有。她的脸上带着一个狼面具,衣衫寻常,旁人并不会在意她,只当她是来游玩的客人,毕竟医馆靠近集市,路上戴面具玩的孩子少年不少,她在其中也并不显眼。

现在还是大白天,医馆的门却紧闭着,这在沿街开着的商铺中显得格外令人好奇,三明也不例外,他瞧见门关着,便急忙跑上前去敲门叫喊,紧接着云澄瞧见门吱嘎一声开出一条缝,门缝里露出个长须的瘦弱中年男人来,破旧灰长衫,佝偻着背,满面愁苦,眉头紧皱,嘴巴往下耷拉着,似乎遇到了很糟糕的事。

“馆主,发生什么事了?”

三明年纪小,好奇心重,有什么话只管开口去问,那馆主却急匆匆把他拽进门来,然后关门,孰料被一只手拦住了。

“客官,本馆今日有事,暂不看病,若是有要症急症,请去隔壁村,我这……”

“不看病,找人。”云澄的声音清清脆脆的,穿得普普通通,带着个粗糙的狼面具,是个姑娘家。馆主本来毫不在意,只想将人打发走了便是,可姑娘的手只是轻轻搭着,门却拉不动,于是馆主心中一惊,只怕面前这个不是什么普通人,于是急忙换了张嘴脸。

“您这般修为的,来我们这儿凡人的地界找什么人?”那馆主脸色一变急忙赔笑,“您怕不是找错了。”

“没找错,我找苏家父子。”云澄说着,将门轻轻一拽,便以极为迅疾的速度闪身进了医馆。“更何况,在还是不在,我瞧一瞧不就知道了?”

那馆主当即汗如雨下,急忙跟在云澄身后,一个大男人这般畏首畏尾跟在一个还不如他高的小姑娘身后,实在是有些滑稽可笑。

这医馆的前厅并不大,将门一关便都是灰蒙蒙的暗沉颜色,药台上摊着几本摊开了的账簿并一个算珠发亮的算盘,里头靠墙满满都是药柜,高到顶上去了,一旁放着一张桌,两把椅子,现下帷帐被拉开,还能瞧见桌子上搁着的脉枕及笔墨纸砚,前厅及后房用一块蓝灰色的帘幕隔开,云澄扫了屋中几眼,便将那帘幕一挥,径直走进后房去。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356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