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着稚嫩的小身体H*坐上去自己摇一摇

云平觉得自己很傻,很多事情已经过去,思之抱着稚嫩的小身体H*坐上去自己摇一摇无用,唯一的用处不过是叫她在每个深夜里不会过分难捱罢了,更何况现在……

“还好你在。”

云平反手拍了拍白龙的角,声音难得带这些傻气,不像往常一般总是端着。

“嗯?”

云澄被她叫到觉得有些疑惑:“怎么了?”

“不,没什么。”云平用手背盖住眼睛,叫自己短暂地放空头脑,不要再去想那些事,转身将头埋在云澄蓬松的鬃毛那里。

“呕!”

“呀!都知道臭了你怎么还把头埋进去!江折春!你是笨蛋吗!”

===

等白龙把云平背回到屋子的时候,天空显出幽深的蓝色来,带着一点点的灰,星光开始消失不见,而东边地平线上的暗蓝色波涛上被映照出一点点黄和大片红来,像是一条极长的带子点缀在那儿一样,苍灰色的云也被染上绚丽的色彩,不再那么死气沉沉,充满了朝气和活力,波涛在不断地抖动着,白色的浪花也不可避免地被沾染上一点点鲜艳的红和金来,这景象格外壮丽美观,那轮红日也显现出一派威严来。

屋子里面正在烧火,做起热腾腾的饭来,村子里已经有人起来,但路上并没有太多人,只能瞧见一家一户里扬起的袅袅炊烟。

 文学

云澄推门进去的时候,屋子里面的姑娘正端着几个馒头和热腾腾的稀粥出来,瞧见她们两人进来,急忙上去扶,却在靠近时,忍不住偏过头去。

“二娘,劳你帮我们拿两身干净衣服来。”

云澄背着云平,二人身上的水虽说能用法术蒸干,可那臭味却是去不了,只能勉强换两身衣服而已。

那个被唤作二娘姑娘睁着大大的眼,眼中写满了好奇,但她却不多问,只是点了点头去取衣服。

云平在她进门时已经醒过来,但因那厌康血液的缘故,全身筋骨酸软,动是勉强能动,可却还是走不了几步路,平日里都是云澄同懒骨头一样赖在云平身上,今次反了过来,倒是有趣。

二娘拿了衣服进来的时候,还端了一盆水来,云平瞧见她便开口问道:“等等是不是要去医馆给你哥哥他们送吃的去?”7105885{9#0~

放下水盆后二娘点点头回道:“是,医馆不管饭。等等便要送去了。”

之前我们曾说过,云平云澄二人在大赤城那儿同李家的二公子斗了一场,只因那李长胜垂涎美色,强抢民女。

而面前这个被称作二娘的姑娘便是昨日那件事的主角之一。

二娘一家是大赤城城郊星柳村的村民,家中以做糕饼为生,父亲苏大年迈,母亲言氏早亡,哥哥因少年时发了一场高烧没钱看病,生生将嗓子烧哑了,但为人辛勤肯干,又有一手做酥的好手艺,倒在大赤城城郊这儿有了个哑巴苏的名头,虽说长得高大威武,相貌堂堂,但因口不能言这件事,至今三十岁了却还未娶亲。

妹妹二娘年幼,与哥哥年纪相差十来岁,如今正是十五六岁的好年纪,长相不算绝美,但容貌娟丽,身段玲珑,提亲之人早已将门槛踏破,若不是父兄疼惜,只怕早就定下亲来。

而昨日遇上李长胜却也是因着家中做酥的原料不足,便如同往常一般同哥哥一道去城中购买材料,恰好又逢父亲无事,于是一家三口便一道进城去了。

谁料那天好巧不巧遇上了李长胜,那李长胜自出生便叫家中之人宠大,于人事上也是早早就开了窍的,只是平日里沾染的多是那些浓妆艳丽的,昨日却恰恰吃腻了浓汤油水,想吃些清粥小菜,二娘一家却也好死不死撞上了这个浑货。

先前早就说了,那二娘的哥哥是个哑巴,不能说话,大赤城城门口人多,难免有个磕碰,但大家都来去匆匆不是什么得理不饶人,将人抓着不放的那种,可偏生这么多人撞了谁不好,哑巴苏被人群一挤,竟撞到了李长胜。

撞到了人自然是赔礼道歉,这是做人的本分,哑巴苏说不了话,那做父亲妹妹的自然上前解释赔礼,却不料李长胜那浑货见二娘与他往日见过的女子不同,两眼一转,当即便赖上了,势要强抢了二娘。

二娘自是不从,哑巴苏见人欺负妹妹,做人哥哥的却又怎么会有袖手旁观的道理,上前出手制止,却不料叫那李长胜心思狠毒,竟用剑带着巧劲一拍,直接打折了哑巴苏的左腿。

那苏大年纪大本就是见惯了人情世故,想着赔礼求饶,却不料李长胜这种人怎么肯善罢甘休,这才有了昨天白日云平出手那一遭。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5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356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