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车后座挺进了她”扶着她的腰不断撞击着

云平又笑:“我没告诉你吗?”

“你告诉我什么我在车后座挺进了她"扶着她的腰不断撞击着?”

“告诉你曾经有两个人在我最为难捱的时候曾施与我援手,而嘉树姐弟便是那二人。”

“你是说……她们便是……”

“是,是。所以哪怕她不答应我的要求,我也会救她和她弟弟。”

云澄脸上露出孩子般天真的神情,叫人心中怜爱,云平又忍不住伸手去捏她的小耳朵,女孩早习惯她的动作,那手法娴熟,叫幼龙忍不住眯起眼睛露出享受的神色。

云平瞧见她这副模样,便也挨着她坐下,女孩极为自然地靠进她的怀里,伸手去勾云澄鬓边垂落下来的头发。

“怎么又不说话?”

云平被云澄的动作弄得有些痒,低下头来去瞧小姑娘,轻轻用头去撞了撞云澄的头。

云澄脸上写满了疑惑:“我只是在想一件事,你要报仇,只管找上那些仇家一剑杀了便是,你要报恩,只管将帮了你的恩人带出泥潭便是,做什么要弯弯绕绕,纠缠不清?”

少女的眼睛总是亮着,仿佛是一张未被污染的纸,一面无尘的镜,一轮皎洁的月,她总是直来直往理所当然,说她不通人情,却又能知人心意,说她心机深沉,却又算得上是心若赤子,她总是这么不遮不掩,仿佛天地之间所有的事都应当简简单单去做,想要什么结果,就能得到什么结果一样。

云平瞧着她的眼睛,便觉得自己像是裹满了污泥从肮脏的泥潭里奋力爬出来一般,即便穿了一身干净的皮子,可里头早已臭不可闻了。

“因为有的事情不是这么简单的。”云平只是笑着,但笑意不达眼底,“同样是上山,你可以御风掐诀扶摇直上,可我呢?我却情愿用自己的手脚爬上山去。”

她低头去看云澄:“同样都是上山,不过是去的方法不同,你明白吗?”

云澄若有所思,却还是不解:“可是……这样不辛苦吗?”

 文学

在她瞧来,能简单做成的事便用简单的法子来做,更重要的是,她不想这么辛苦。

“辛苦?怎么会不辛苦?”云平又伸手捏她耳垂,瞧见云澄眯起眼却忍不住又笑,“可个中滋味却也不尽相同。”

“你求快,上下纵横不过数息,快意自然,却会失了雅趣,瞧不见山间风情。”

“而想要看这山间风情,那就要一步步爬上去,同样都是上山,御剑而上直来直去是道,但漫步山野蜿蜒而行,亦是道。”

“阿澄,我知道的,你我的道不同,若你不愿,自是不必强逼自己随着我的心意去做事,你……你合该开心快乐才是,不必为我心中的念而乱了自己的想法心思才好。”

云澄听她说完,只是轻轻叹了口气:“我讲真的,我能懂人情世故,却总也不能懂你们为了那些虚无缥缈的东西撕扯争夺,那东西真有什么好?值得人不惜做出不齿的事情来。”

云平的手顿了顿,却不说话,只是看着面前的少女。

云澄也在瞧她,面上神色柔软,竟隐约带着无可奈何的宠溺意味:“可我知道你是很好的人,而且你对我很重要。”

接着她站起身来低低叹了一声:“我也晓得你吃了很多苦,可是……可是……”

云平在她身后瞧不见她的表情,却也不说别的,只是低声道:“阿澄……”

云澄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有说轻叹一声:“我们走吧,那地方离得有些远,不要耽误时间了。”

接着她就像是在躲避什么一般,飞快御风去了。

===

取厌康之血并不是什么难事,云平云澄二人都是修为高深的人,杀这只海兽可能有些困难,但取血却并非什么难事。

难就难在厌康数量稀少,且狡诈机敏,轻易不露面,故而便是现今的名门竟也逐渐地不曾知道厌康的大名。

“你该庆幸带了我来。”

云澄站在烈烈风中,双眸亮若晨星,衣袍随风,背手而立,一头黑发被风一扬显出一股子飒爽之气,可她这时候又偏偏笑了起来,云平站在她身旁,手又有些痒痒的想去按她酒窝。

却见那少女反手抽出佩在腰间的剑,将指头轻轻在剑刃上一划,便流出鲜红的血来。

云平瞧见她割破自己的手,急忙上前捏住她腕子,眉头紧锁:“你在干什么?”

云澄却笑;“不过是小伤,碍不得事。”

说完她将那血挤出一点,眼瞧着那血落进海里,随后转头对着云平粲然一笑:“我给你变个戏法瞧瞧。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355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