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攻在教室做教授受|再用点力很快就出来了

说完便趁着嘉树同云平还未来得及反应学生攻在教室做教授受|再用点力很快就出来了掠进屋里。

云平低头轻笑,也不责怪,便也跟着云澄一道进了屋内。

这间小屋不大,入门有个小斜坡,且被拆掉了门槛,入内便能瞧见一张拉着帷帐的旧床,一张桌并几张粗木做的破板凳,一张用来了些年头的矮榻,还有一些生活所需之物,除此之外,再无其他,实在是简陋的有些过分。

云澄早就对着小屋子好奇,进来瞧清之后睁着双眼好奇地四处去看,这屋子比前头在刘五的栈店还要简陋破旧,处处都透着一股子陈酸味,云澄自破壳时在岛上瞧见的都是奢华之物,奇珍异宝,反倒对这人间破败的小居所分外好奇。

只是这屋子太小,一眼看完,不一会便叫云澄失了兴趣,她将嘉树点了穴丢在凳上,自己也大咧咧找了另一条破板凳坐下。

云平紧跟着后头进去,双手背着,倒把这破漏小屋走出了金楼玉殿的感觉,她进了屋子也不细看,只是径直往屋中唯一一张床走去。

那嘉树先前已是双目赤红,却因为被云澄点了穴说不出话,只能粗粗喘气,瞧见云平看也不看往那旧床走过去,那双眼睛睁得大大的像是能喷出火,脸色涨红,脖子上青筋都暴了出来,喘气声都大了许多。

云平却不理她,径自伸手将那床帘一掀,露出床上的一个年轻男子来。

那是一个年轻的少年,穿着青黑色的袍服,容貌秀美,若非骨像带着棱角,脖子上有个男人才有的喉结,谁看到了都会觉得他是女孩子。这少年约莫同嘉树年级相仿,正躺在床上规规矩矩的,仿佛丝毫不被屋中的纷扰惊吵,只是兀自闭眼睡着,但呼吸微弱,面色苍白,若不细瞧,只怕是个死人。

“嘿!还有个人!”云澄像是瞧见了新奇玩意儿一般跳起来,冲上前去,仔细去瞧男人的脸,瞧了一会子便又转过头去看嘉树。

“长得有些像呢!”

云平听她喊出来,也是轻笑:“是她亲兄弟,怎么不像?”

云澄闻言又转了几回头道:“怪不得长得有些像。”

云平伸手敲云澄的头:“你怎么把人家嘴巴也封上了?去,解开。”

 文学

云澄被她敲头也不恼,伸手隔空一指,嘉树便嘭一声摔在地上。

“你究竟是谁!”

嘉树的嘴能动,身子却动不了,但她运气周身想要冲破这奇怪诡异的点穴手段,但徒劳无功,嘴旁却流出血来。

“反正不会害你便是。”

云平施施然走上前将嘉树扶起:“更重要的,是来救你弟弟的。”

嘉树的眼睛猛地亮了,像是有光,但随即又熄灭了:“不,谁也救不了,二十年来,什么方法都用尽了,可也只能勉强吊着他这条命来。”长-腿老!阿…姨追雯!

原来二十年前嘉树同这少年遇到了海兽,那少年为海兽之毒所伤,毒在肺腑,而嘉树为救这少年,被那海兽的毒液所伤,右臂被腐蚀,半张脸也被毁了容,更因着这毒而丧失了大半的记忆,至今都记不起自己和这少年的名字,但二人容貌年纪相仿,必是同胞至亲无疑。

李家救下她一方面是因为当时的李无尘对她好奇,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她的修为和潜力,作为李家救命及救治之恩的回报,嘉树便在这里留了下来做了三小姐的贴身护卫。

李家也曾全力救治过这个少年,但相比较毒不在肌理肺腑的嘉树,这少年毒入肺腑,只能用药吊着,可能很久都不会死但也不会醒来,但下一刻也许就会死去。

“你真烦,她说救得好便救得好,用你管?”云澄最容不得旁人说云平不好,第一个冲上去骂,却被云平抓小猫一般拎起来放到一边。

“同你说过多少次了,和气说话。”

云澄瞪她,云平也只当做没看见。

“姑娘信不信我,自是无妨,但若是我将他救醒,姑娘却要用什么回报我?”

“这世间绝没有如此便宜好相与的买卖,你说吧,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云平的那张脸被藏在兔子面具下,嘉树也只能瞧见她那双黑玉一般的眼。

“我要什么不是早就说了吗?”云平的声音笑眯眯的,“不如阁下弃了此处的工,做我的手下如何?”

“不,一定不止这样!”

“嘉树啊嘉树,你当真不笨。”云平的手轻轻敲了敲桌子,“你和你弟弟,我都要。”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355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