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走楼梯边故意顶撞 别这样,会有人看到的

可嘉树只是沉默着接受这一切。

直到今晚。

===

云澄在上头看的起劲,长边走楼梯边故意顶撞 别这样,会有人看到的吁短叹的,倒叫一旁的云平牙痒痒的,想捏住这调皮鬼的耳朵叫她清静些。

那双眼睛闪闪发光,倒似瞧见了不得了的东西。

“阿春,这就是凡人话本子里写的爱恨纠葛吗?”

云平伸手敲她头道:“你到底看了多少!”

云澄抓住云平的手道:“不多不多,也就你芥子里头的我看了个囫囵罢了。”

“臭丫头!”

“你这个叫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你看得我怎么就看不得!”

云平被她弄得又好气又好笑,正欲说些什么,却听见屋内有人轻喝一声闪出门来。

却是云平云澄二人方才打骂,叫屋内嘉树察觉了。

“什么人!”

嘉树上前一掌推过去,她的右手是天材地宝炼就的,李无尘亲自锻就,既可用作防御,又可进攻,且连在身上,旁人轻易不能夺走且夺之无用,她用了这么多年,真如自己的手臂一般了,她心中暗忖,瞧不出这两人身手修为,但这一掌过去,是强是弱便自有定数。

她那掌奔着试探去的,却也带着十足的力道,便是修为高深的,也不免要防上一防。

 文学

却不料二人中间戴兔子面具的却是站在那里一动不动,防也不防,只是施施然悠闲站着,犹如闲庭信步,赏花弄月。

嘉树心中自然称奇,只怕有诈,连忙撤掌,却不料不过一眨眼的功夫,那原先站在兔子面具旁的狼面具便如同瞬移一般往嘉树右臂攻来。

那狼面具身形小巧,动作却灵活多变,嘉树几次三番攻去,却都被那狼面具悠然化解,她心中暗道不好,只怕这两个人之棘手,非她一人之力所能解决,于是便想要以声示警,正欲双唇一嘬发出声响,却冷不防有一双手突兀地出现在她的背后,将嘉树的颈子轻轻地按住了。

“好快的速度!”嘉树心中暗叹,直道不好,正欲说些什么,却听见耳边传来悠悠的声响。

“阁下的身手,白日虽已见过,但今晚一试还当真叫人眼前一亮。”那人的声音低低地,却叫人觉得耳熟,“不如阁下弃了此处的工,做我的手下如何?”

嘉树被那声音一激,脑中灵光一闪,忽的想起这声音的主人是谁。

是白日那个斗笠狂客。

第二十四章 :深夜长谈

云平说的并不是什么玩笑话。

她同云澄两个来到这片土地上,要去做的却不是一般人能做成的事,身边决计不能缺了帮手,她心中已打定主意不叫赵瑞儿等人沾惹此事,自然要另寻可靠的旁人来襄助,而此时来大赤城,这是其中一个理由。

“以阁下的身手,只怕用不着什么人贴身保护。”

嘉树叫她捏住后颈要穴,自是不敢轻易动弹,但也不肯轻易卸下防备,语气淡薄犀利。

“自是不叫姑娘纡尊降贵如在此处一般,做个任人打骂轻贱的奴仆。”

云平的语气轻描淡写,却猛地戳进了嘉树的内心。

“阁下为了救命之恩,甘心做牛做马,是讲仁义的,可这里的主人家值不值得你尽忠呢?”

一旁的云澄闻言则是靠在云平肩上,一副软骨头的模样,眼睛笑眯眯的:“就是就是。”

“唉,同你说过多少遍,站直说话。”

云平伸出左手手敲了敲云澄的脑袋,随后看也不看嘉树,便抬手用双指止住了嘉树挥来的右拳,然后顺着那条铁胳膊游走,按住了嘉树的右肩,那落下来的指头看似轻巧,可压在嘉树身上重逾千斤,嘉树运起体内灵气相抵,却犹如蚍蜉撼树一般毫无相抗之力,面上通红,额上满是冷汗,随后再也支持不住一般,扑通一声跪了下去。

“嘉树姑娘,咱们好好说话不行吗?”

云平摸了摸云澄的头,笑眯眯地去看嘉树,好似将她擒住的人不是自己一般。

嘉树咬着牙依旧不说话,眼睛却也红了,额上青筋暴起,配着她那半张脸,实在有些吓人。

云平松了松力道:“今夜前来本就是想同姑娘和气说话,姑娘这样喊打喊杀,却是失了和气。”

这话却是叫云平说尽了,深更半夜跑别人家里来偷听墙角,又出手吓唬人,哪里瞧着是想和人家和气说话的样子。

云澄想到这里伸手去勾云平的手心,用只有二人能听见的声音说道:“好姐姐,你的理真歪。”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355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