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好紧⋯蕾丝内裤 抬起他的腰撞在最深处

云平又伸手去捏她耳朵,又好气又好笑地低声骂老师…好紧⋯蕾丝内裤 抬起他的腰撞在最深处道:“你又是哪里学来的?好的不学净学坏的!”

“呜呜呜……”云澄捂着耳朵低声道,“你芥子里藏得那些话本子啊!”

云平皱眉瞪她道:“你少瞧写话本子吧我的姑奶奶!”㊁_㊂0(㊅㊈'㊁㊂(㊈㊅

“怎么你瞧得我瞧不得?”

话一说出口,在瞧见云平那双瞪圆的眼睛之后又弱气道:“我知道啦!”

“走,咱们下去瞧瞧。”

云平在瞧见那个女婢走进校园后,语带无奈道:“你不是想知道,她到底是不是来幽会的吗?”

于是二人前后脚下了屋顶,翻墙进了小院躲在灌木丛里。

却见那小院里头的灯亮着,那女婢伸手敲了几下门,门吱嘎一声,自己开了,里头传来一个人的声音,是个女人,哪怕今日只听她说过一句话,但云平还是听出来了。

屋子里头是今天白日里被叫做嘉树的人。

云平同云澄一瞧见那女人进了屋,便连忙上了屋顶,揭开一片瓦来往屋里看。

“大人果在此处。”那婢女见了那嘉树先是施了一礼,随后柔声道,“三姑娘见大人不在,又摔东西发脾气呢!”

 文学

那嘉树坐在床边,并不回头,只是瞧着床上的人发呆,随后轻声道:“知道了。”

那仆婢见嘉树一动不动,心下更是焦急,但面上不显:“大人,是三姑娘又惹了你?”

这话一出倒叫云平心下生疑,今天白日她瞧见那李无尘当街辱骂责打嘉树,只当二人是主仆,可如今这仆婢话一出口,又似乎不是。

床上躺着什么人瞧不清,可嘉树只是坐在那里,头也不愿回,声音有些嘶哑;“我怎么敢惹她。”

这话说得倒像是朋友之间置气了,就连云澄都心下生疑道:“关系真是奇怪。”

“大人,你也不是不晓得三姑娘的脾气,向来古怪的,她本就无法轻易控制自己的脾气的……”

嘉树涩声道:“是,我晓得的。”

接着她顿了顿:“她救了我的命,又救了他的命,便是她要我这条命都说得过去。”

“那大人你……”

嘉树将身一转,随后举起右手道:“我只是在想,我在她眼里到底是什么东西?”

云澄目力好,看见嘉树的右手险些控制不住惊呼出声,但只是忍住心头讶异对云平道:“我原以为只是那些人看错,原来真的是只铁做的胳膊。”

嘉树的右手是只颜色古怪,用珍宝妙材所炼制的铁手,若是忽略那手的材质和上头咔咔作响的零件,瞧着嘉树的动作,竟与那原生的人手相差无几。

“我十几年前的事都记不清了,只记得一只形状诡异凶狠的海兽。”嘉树用那铁手将遮住右半边脸的面具摘下,只见右半边脸有四分之三都是可恐的伤疤,依稀能瞧出原来是个怎么样颜色姝丽的女子,那伤疤蔓延到颈部,便往衣襟里头去,光从这伤疤便能瞧得出到底是多么重的伤。

“大人来时带着他,御剑来的时候只用左手搂着他,半身都是血,已经没了右胳膊。”

“是,我记着我昏过去前最后一面看到的是三姑娘。”嘉树将右手握拳又舒展,“是她救了我,我自是不会忘。”

话音刚落,便听见门外传来车轱辘滚动的声音,那门无风自开,门外坐着一个人,穿着灰衣,面色阴沉:“你还知道是我救了你。”

嘉树修为不低,自是早就知道她来,却不说话,只是用那张脸对着她,面具也不带,拿在手里,心不在焉。

“三姑娘。”

“废物!”那李无尘对着女婢便骂,“让你叫个人也这般拖拖拉拉,滚出去,别碍了我的眼!”

那女婢却不怕,只是柔声道:“姑娘,有些话能好好说的……”

李无尘瞪她冷笑道:“你在教我怎么说话,怎么做事?你是主子,还是我是主子?我说了,滚出去!”

女婢却依旧不慌不忙,只是俯身行礼,随后退了出去,将门关上了。

“你又来这里看他死没死?”那门一关,李无尘尖利之言又出口,“是了是了,他是你的宝贝,我不过是救了你一命,自然还是他重要些。”

“三姑娘。”嘉树走上前去道,“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好大的架子!为什么叫你也叫不动?”

“我……唉……三姑娘,我……”嘉树支支吾吾,显出有些可怜的神态,“我想陪陪他。”

“救了你的是我,救了他的也是我,供你吃喝的是我,养着他给他续命的也是我,给你名字的是我,给你胳膊的也是我!可你呢!你有把我放在眼里过么!”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355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