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振白洁第三次-双泬同时进出多人

云平都能察觉出来的事,李长胜作为当事赵振白洁第三次-双泬同时进出多人人又焉能察觉不到?起初他还尚有余力,但逐渐地便感到自己落於下风,他素来被娇宠长大,以前对上这铁面煞神已然输过一次丢大了脸,现如今若是再输,只怕全大赤城中俱是其笑柄。

李长胜啊李长胜!你爹娘给你取这个名字,你又怎么能输!

正在他急得头冒冷汗,不知如何是好之时,余光却瞧见坐在轮椅上安然看戏的妹妹,当即心下一横,拼着伤了左肩的一下,便越过这铁面女子往自己的妹妹拔剑冲去。

那被称作嘉树的铁面女自也是没有想到,这当哥哥的当真要去伤自己的妹妹,一时毫无防备,措手不及,回身想要去防备,但也慢了一步,眼睁睁瞧着这锦衣公子将要提剑伤人。

而那李无尘却是坐在那轮椅上,依旧皱着眉头,抬眼去看这个纨绔同胞兄长,嘴角带着一丝冷笑,似乎毫不意外这件事的发生。

与此同时,在场的所有人都几乎下意识地屏住了呼吸,眼看着那锦衣公子的剑越来越近,几乎就要碰到李无尘的鼻尖时,那剑的去势却突然被止住了。

“为争一时输赢,竟连同胞手足都想杀害,此罪一也。”

那是一只带着小麦色的健康肌肤的右手,手指纤长,却很有力,只轻轻一夹,便夹住了这剑的剑尖。

将李长胜的奋力一击给停住了。

“当街抢人,欺负老弱,倚强凌弱,实不能容,此罪二也。”

停住他用剑势头的是个戴斗笠遮面,衣着粗糙的人,可周身气势凌厉,不敢叫人触其锋芒。

 文学

“人家这么求你了,舍了面子和尊严,你却依旧要当街杀人,仗着有权势为所欲为,不知敬重他人,此罪三也。”

那人伸手,轻轻松松地将李长胜手中之剑夺走,强大磅礴的灵力压得李长胜几乎跪倒在地,毫无反抗之力。

“如此三罪,人人得而诛之。”

来人对着李长胜两腿之间,将剑轻轻往地下一掼,便如戳豆腐一般,瞧见那剑连着剑柄都没入地下,只能瞧见一个黑漆漆的洞,那地面是极为坚硬的青石做打磨制成,轻易不会有裂缝,却叫这人如同用手指戳豆腐一般,用剑轻轻松松按了进去,李长胜气势一减,当即腿一软跪下去了。

“不过,我不杀你。”

戴斗笠的人瞧见他这狼狈模样,说话声带了点笑意,随即那声音又变得冰冷起来:“杀了你,我怕脏了我的手。”

说完这人将李长胜一脚踢倒,一眨眼的功夫竟凭空消失了。

周围的人环顾四周议论纷纷,等到有人回想起先前那父子女三人时,却不知什么时候,那三人已经不见了。

只有李长胜不知何时昏倒在地上,翻着白眼,脸色青白,跟着来的小厮急忙抬人离开,见没了热闹可瞧,周围看人热闹的也都逐渐走远了。

只有那铁面女子则立在李无尘面前,一副任打任骂的样子,乖顺地像条狗。

“没用的废物!我险些死了!”

嘉树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任她骂。

李无尘心中不解气,又抬手甩了嘉树一巴掌道:“别浪费我花在你身上的心血!”

而不远处,云平则躲在树后叼着一根狗尾巴草偷听,云澄瞧见她这模样,也跟着学云平说话。

“真是越来越有意思啦。”

第二十二章 :嘉树无尘

是夜,月明星稀,城中诸多繁杂热闹处还未歇下,大街上人声鼎沸,接踵摩肩,而大赤城入城之后正中一条宽阔主道朝北延伸,直直通向这城中最为宽阔大气的房屋居所,巍峨立着,在夜里像是巨人一样睥睨这城中的生物,气势凌然。

而在热闹繁华的集市和主道旁,那幽深黑暗的小巷里,有老鼠在肮脏的水沟里觅食,却猛地一动,钻进肮脏狭小的水道中,而小巷的不远处有几不可闻的脚步声,在这幽深的巷子里如同鬼魅一般,那是一行两个人,都穿一身黑衣,高些的两手空空,个子矮些的则在腰间配了把剑,若是有灯火照耀,定能瞧见水纹缠裹的剑鞘底部用金属熔铸镶嵌了三个小字——不归人。

“怎么带了剑出来?”高个子伸手摸了摸矮个子的头,倚靠在墙上,去瞧小姑娘佩剑的样子。

“我看话本上说,夜探权贵府邸,要配把刀剑才像个侠客。”那矮个子的姑娘脸颊鼓起来,眼睛亮晶晶的。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355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