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九笙被时瑾做晕”按着腰一下下往里送

云平将身子一转去看这幽暗的居所说道姜九笙被时瑾做晕"按着腰一下下往里送:“赵姑娘说他可能会将当年有关的卷宗目录丢在此处,我们遍寻不着,想着你好歹是他师妹,多少有些往来,或许知道点什么。”

雷娇的脸上带着忧伤的微笑吃力地站起身子,极为沉重地点头道:“你们跟我来。”

赵瑞儿伸手去扶,却被雷娇推开,雷娇扶着墙,往墙上安装的烛台走去,只是轻轻一掰,那烛台便动了,随后她又小步走到对面墙上的烛台轻轻掰动三下,却只听见嘎噔一声,原来挂着一副三清像的墙上豁然露出一个大洞来,那洞不大,约莫两人宽,笔直往下延伸铺展,洞内路旁的烛台上一被风吹便自动燃起火来,云澄云平赵瑞儿三人一见,眼睛发亮,便想往前去,却被雷娇伸手拦住了。

“别去,去了就是一个死。”

云平走上前去,这才探明这个密道口看似毫无问题,实际上设有禁制,若是擅闯,只怕这禁制会直接爆炸,炸死来人的同时,使这个洞口坍塌堵死。

雷娇推了推赵瑞儿,示意她去瞧洞口旁一个几不可查的小洞。赵瑞儿瞧见之后伸手去按这小洞,却不料指尖一疼,她急忙收回手来,那禁制却自己解开了。

“你父亲当初做这密室时同我们得意洋洋说了,便是知道这开启机关密室的法子,若非他赵家子弟,只怕谁都进不来。他那时尚未有后,加之我与师兄同他都非亲属,后来你出生,他也不曾告知你开启密室的方法,是故,不论如何,这密室只有他打得开。”

云平站在雷娇赵瑞儿二人身后,那长长的密室通道仿佛瞧不见尽头,她的眼睛里带着兴奋的光,云澄瞧见后轻轻握了握她的手,用口型问了她几句,却见女人摇了摇头,于是不再说话,只是依偎在女人的身边。

“我们一道下去吧。”

于是四人前后进了密道,赵瑞儿搀扶着雷娇在前,云平同云澄并肩殿后通行,一路上四人无话,只是沉默走着,那通道不长,走了约莫又数十息后便豁然开朗,显出一个石室来,那石室堆满了各种文件卷宗,全都整整齐齐被放在架子上并且标有编号。

赵瑞儿将雷娇扶在室内的一张椅子上休息,便同云平二人一道翻起那些卷宗来,托赵归崇井然有序的良好习惯,云平很容易就翻到了那个事件的资料。

 文学

那案卷中东西齐全,有告密信、审讯记录、从江折春屋中搜出的叛宗信件。

赵瑞儿盯着那个所谓的审讯记录冷笑道:“也不知道他是哪里的文采写出这些虚伪的东西来。”

云平却不说话,只是盯着告密信看,那信上的每一个字她都仔细瞧过去,像是要把那信刻在自己脑海中似的。

【无赦仙君敬启:道门无名弟子望仙君明察,无极宗宗主三弟子江折春,与魔门中人私相授受,狼狈为奸,意图加害宗门。此人身上即有罪证,红色玉佩一块,应在其芥子法器中,若无,便匿于其洞府内。】

赵瑞儿二十年前本没有瞧过那封给无赦仙君的告密信,她只看了一边,便立刻愤愤出声道:“天杀的!”

云平的眼中射出复仇的光芒,只是被挡在黑色的兜帽下,瞧不分明。

红色玉佩,红色玉佩!

赵瑞儿不可能告密,那可能见过红色玉佩还会有谁!

兰耽!

兰耽!

云平的心跳地极快,可她面上丝毫不显,只是从容地将案卷收进芥子里,转头去看赵瑞儿道:“您知道什么内幕对吗?”

她的语调有些狂热,但死死压制住了。

“关于这封信上所提及的红色玉佩。”

云平终于摘下兜帽,看着赵瑞儿的眼睛,轻声说道。

第十九章 :死不能生

隔了许久,赵瑞儿才瞧清面前那个人的真实面目,只见面前立着一个三十多岁的女子:一头黑发用红色编制的带子束起,露出干净漂亮的面庞来,整个人显得冷酷又精神,一双眼睛灵活且明亮,被嵌在一张小麦色的面庞上,眉宇之间带着淡淡的皱痕,瞧着应该为一些事苦恼,左边英气的眉毛上有一道淡淡的疤痕,却并不损害她的气质,反叫人觉得坚毅果决;鼻梁笔直高挺,并不多见,那张嘴唇紧紧抿着,似乎在踌躇要说些什么话。她的身体站得笔直,瞧着像是一株青竹一般,直挺挺的,韧而不弯。

赵瑞儿瞧着她的面相,心下不由感叹,也不只是哪里的世家隐宗,竟会教的出这般面目气度的人来,此人瞧着雍容大方,绝不是甘做奴仆之人,却心甘情愿地奉了那女孩为主,赵瑞儿心中本有些生疑,却又想到方才在树下那女孩按剑入鞘的身手,便面色一沉,只道修仙之人不可以外容面貌所欺,只是心下对云澄云平两主仆越发佩服起来。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355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