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色医\被医生B超㖭了

“有的人不就是这样的吗?”那叫云平的乡村色医\被医生B超㖭了侍从依旧淡淡说话,“瞧过太多人,我就知道您这样的人对您的朋友来说是多么宝贵了。”

“可我还是没能救得了她。”赵瑞儿挥剑斩下最后一丛挡路的灵植,手一扬点燃门前檐下的两个破旧灯笼,转过身去看那对主仆,眼睛在月光清辉下肉眼可见地红着。

黑斗篷的仆从并不在意赵瑞儿的神色,只是毫不客气地伸手推开了吱嘎作响的破旧木门,那黑暗的屋内显得阴森可恐,仿佛会有一只狮子在暗处肆意窥探,趁人不备一口咬住,封住来者的咽喉,叫她连呼喊求救的机会都没有。

“现在……”那黑斗篷的仆从伸手掐了个火诀,那跳跃的火光映在她削尖的下巴上,那二人都站在她身后并没有瞧见她唇角勾起的诡异微笑,那仆从轻声道,“秘密将在这里得到揭晓。”

那声音极轻,没有一个人听到。

紧接着,她迈开那双长腿,率先进入了这间旧寓所内。

===

雷娇站在屋子外头,听着屋内悉悉索索的翻动声,她一路隐去身形尾随在这三人的后面,听到了不少东西,她深知今夜是撞到了不得了的事,也隐约觉得今夜所发生的事,或许能解开很多年前君莫笑失踪的谜团。

屋中逐渐明亮起来,昏黄的灯光将人影映在窗上,雷娇手脚冰冷,心中却有一团热火,她侧耳去听,想要听见点什么,只能听见翻箱倒柜的声响,间或掺杂着几句极轻的谈话声。

她在屋外等得焦急,于是转到一处拐角伸手去推窗,想从缝隙里看到点什么。

却不曾想,甫一推开窗,便瞧见一张极为熟悉的脸来,正站在窗前盯着她看。

那人冷玉一般的肌肤,黑发高束,一双眼睛瞪圆了看,似乎很是吃惊雷娇的到来。

 文学

“雷师叔!你的头发怎么了!”

赵瑞儿方才听云平说有人跟踪,于是便在这窗前守株待兔,孰料来人她再熟悉不过,可更叫人吃惊的是雷娇的头发,惊得赵瑞儿控制不住地叫出声。

云平同赵瑞儿站在一起,她的神色本是无比淡定的,却在瞧见雷娇的样子时几乎要惊叫出声,可她强忍忍住,竟不交任何人察觉,她那半张脸被笼在黑暗里,身后的云澄却在其他两人没有瞧见的地方,紧紧握住了云平的手,给予她力量。

追= 文! ,2Յ"呤&б'久2~Յ久?б/

第十八章 :关键信息

上面我们讲过雷娇在树上听了云平云澄同江折春交谈的内容,随后尾随她们至赵归崇旧居,却不料被发现这件事。

现下这四人正面面相觑,心中各有打算和戒备,雷娇正欲说些什么,却见自己师侄身后那个被称作云平的黑斗篷女子,从怀中摸出了东西来。

雷娇神色一变,当下顾及不得,伸手就去抓云平手中的帕子;云平也不反抗,任由雷娇将那帕子从手中夺去,只是站在云澄身前一动不动。

“你哪里来的?这东西你哪里来的!”

赵瑞儿还没来得及瞧清雷娇从云平手中夺走了何物,便听见她这个平素温柔知礼的师叔近乎癫狂一般叫喊起来。

“我以为尊上应当知道了的。”

云平的声音冷淡极了,不知为何带着点嘲讽的意味,姿态都有些高高在上了。

赵瑞儿是何等聪明的人物,只云平一句话便了解了:“师叔?方才之事你都听到了?”

雷娇却充耳不闻,只是抬眼去看云平,死气沉沉的脸上那双熠熠生辉的眸子显得格外突兀,虽然竭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却像是压抑了许久一般:“是她!是她!”

赵瑞儿瞧见雷娇模样,心中奇怪,只是追问:“什么是她?”

云平却是淡淡道:“自然是她,如若不信,你且问我主人。”

说完她便略微闪身,叫云澄显出半个身子来。

雷娇那急迫的目光便转到那戴面纱的娇俏少女身上去了。

云澄嘟着嘴似是不情愿:“帕子是你绣的,怎么还要我多说一句?”

接着看着雷娇继续道:“她死前说了,要把这东西还给你的。”

云澄聪慧,从方才赵瑞儿和云平的言行举止,便猜出这位是雷娇,说话也不怎么好声好气起来。

“还说了什么?还说了什么?”雷娇的双目充血,目眦欲裂,她伸手想要去抓云澄,却被云平轻轻一抬手挡开了。

“您失态了。”云平的手收回极快,只有云澄才知道那双藏在黑斗篷里的手在微微颤抖着。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355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