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还可以放h”柔弱受被道具惩罚做哭

那少女的脸上戴着面纱,眼睛却单纯天真得可爱,听见赵瑞儿夸这里还可以放h"柔弱受被道具惩罚做哭自己,也是毫不推脱地接受了:“唉!你这么夸我倒叫我不好意思,回到刚才问你的事,我叫云澄,这是我家仆人云平,你就是江姑娘所提及的赵瑞儿赵姑娘是吗?”

“是,我就是赵瑞儿。”

“那可太好了!”云澄那双手一合,显出一副少年人特有的天真活泼来,“终于找到人了。”

“我收到了阿春的那封信。”赵瑞儿的语气有些冰冷,带着一些不易发现的哀痛,“你的仆从说你亲眼瞧见她死了,所以你能告诉我吗?她是怎么死的?”

“怎么死的?”少女的眼珠子转了转,转头去问自己身后的仆从,“你来告诉她,你来告诉她。”

“还能是怎么死的?”穿着黑斗篷的仆从语气冰冷无情,甚至带了点残酷,“既不是什么好事,我可不想再说一遍了。”

那少女见仆从这样,轻轻叹了口气,转头对赵瑞儿说道:“虽然说我不想告诉你,但是你既然这么问了,我还是要说的。”

“你说,你说。”

少女的声音甘甜,吐出来的字眼却犹如一把寒冰做成的刀刃,一字一句戳在雷娇和赵瑞儿心上:“一个没有了修为在荒岛上孤零零苟活了快二十年的人生了一场大病,不是因为积郁成疾,缺医少药,又会有其他什么原因呢?”

赵瑞儿又忍不住红了眼眶,下意识后退几步,倚靠在树上捂住脸,肩膀抽动起来,似乎在哭泣。

随后她却又仰面笑了起来,脸上流下两行泪来,这又哭又笑的模样,真不知她是不是疯了。

“都是无用功,都是无用功!”赵瑞儿双膝跪地大笑起来,“赵瑞儿啊赵瑞儿!你这二十年来究竟在做什么!在做什么?”

黑斗篷同那粉衣少女只是站在一旁,冷冷地看着。

那仆从眼中流露出一丝不忍,随后又强压下去,不叫任何人看见。

 文学

而树上的雷娇却是犹如雷击,呆坐在那里,仿佛魂魄都游离了天外。

死了,死了。

雷娇颓然倚靠在树枝上,只觉得头更加疼了,似乎有人要用蛮力将她的头颅活生生掰开一样,可她连动都不想动了。

她的双眼也不知是因为疼痛还是悲伤,留下两行泪来。

她呆呆坐在那里,明明还是年轻人的相貌,鬓边的头发却突然斑白一片,不过短短一瞬,便苍老了许多。

她视若亲女之人的死讯,终叫她这试图饮酒逃避往事之人,一刹间白了头。

第十七章 :旧人音讯

虽然已经知道江折春的死讯,但当赵瑞儿真正了解到自己这位挚友是如何凄惨死去时,她还是不由得哀恸,乃至于半天都无法说出话来。

病死的!病死的!

她心里大声喊叫着,仿佛有血从心脏流出来,嘴里却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即便是受伤的牲畜也有善良的人对它施以援手,而她的朋友,她的朋友在荒无人烟的孤岛上挣扎生活了二十年,无时无刻不盼望回到人世,却只能在那岛上孤独无望地生活,没有人来拯救,只是这么痛苦无依地死去!

“我本不用来这里的。”云平瞧见赵瑞儿的模样道,“可谁叫我的主人心善,再加上她实在好奇。”

那黑斗篷侍从的脸藏在阴影里,只能瞧见削尖的下巴,声音比今夜的月光更冰冷,没有一丝暖意。

赵瑞儿双手撑地,语带哽咽:“好奇什么?”

那侍从道:“主人好奇这件事到底是什么缘由,才导致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人在临死前都不知道自己被关押的真正原因。”

“没错,没错。”赵瑞儿低声喃喃道,“她不可能知道,就连我,我也不清楚这件事,可我知道,阿春是个什么样的人,她也绝不会做出那样的事。”

“她始终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样不幸之事降落在自己的头上,临死前恳求我的主人,让您来帮助她,她要借您的手了解事情的真相。”

赵瑞儿的面色惨白,脸上泪痕斑斑,声音近乎咬牙切齿了:“这是自然!这是自然!我一定要——”

她话说到这里,随即猛地惊醒过来,仿佛有一道灵光闪过她的头脑,将她从混沌的迷思中拉扯了出来。

“跟我来!跟我来!”

她的声音焦急匆忙,像是慢走一步就会耽误了什么紧要的事情一般。

“您要去什么地方?”

那侍从站在主人的面前轻声问道,看得出来这是个尽职尽责的仆从了。

“去我父亲的旧居!”

赵瑞儿咬牙切齿道:“他一定还把那些东西无所谓的丢在那里!”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355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