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试不爽的壮阳术|我被老外玩到了剧烈高c

赵瑞儿听她说完,只是轻笑,又坐回到蒲团之上道:“以阁百试不爽的壮阳术|我被老外玩到了剧烈高c下修为,偷偷潜入宗内而不惊动任何人,若是想要杀我,只怕方才进屋,我便没了性命吧!”

江折春闻言道:“赵姑娘果真是不同凡响,今次来寻姑娘,是做送信之人。”

赵瑞儿道:“送什么信?谁的信?”

“姑娘切莫急躁,我且问姑娘,二十年前的旧友可还记得吗?”

赵瑞儿一听,当即大声道:“是阿春吗!”

江折春听到她这一称呼,当下有些鼻酸,但她强忍住道:“是江姑娘不错!”

赵瑞儿当下恭顺起来:“阁下!阁下可是有她的消息?”

她的话问得支支吾吾的,竟是有些哽咽。

“她?她不好。”

虽与好友相隔不过数尺,却不得相认,江折春努力让自己的声音不要颤抖变化:“她死啦!赵姑娘!”

这短短六个字刚一说完,赵瑞儿身子一震,随即后退几步,跌坐在蒲团之上,神魂若失,如遭雷击,接着眼中流下泪来,她素来性子外放,此时却是默默流泪,一个漂亮年轻的姑娘默默垂泪,试问谁瞧见了心中不会怜惜呢?

江折春几乎就要忍不住走出去同她相认,但终究强忍住,拳头紧握,指甲几乎都要在手心抠出血来,这才淡淡道:“是的,她死啦,赵姑娘!我和我家主人亲眼瞧见她死的!”扣#裙二?三=零#六"九%二>三!九[六&

赵瑞儿又默默流了一会泪,随即反应回来语带哭腔道:“不!你胡说!她一定还活着!一定还活着,一定还等着我去救她!我答应过她的!”

随后她声音越来越小,逐渐消失在呜咽中。

“您瞧着很伤心,她定然是您很重要的人。”

那黑暗里的声音对于赵瑞儿来说像是游魂一样飘渺,那游魂叹了一口气:“所以,所以您的朋友没有看错你。”

赵瑞儿神思不属,也不在乎那声音对她竟尊敬起来。

 文学

“那么,这封信也可以按照主人的意愿交付到您的手上。”

“你方才说信!是什么信!”

赵瑞儿猛一抬头,环视四周,接着忍不住掩面哭泣道:“莫不是……莫不是她的遗书?”

江折春抬头,试图让泪水不要流出眼眶,她咬牙,几乎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不叫自己声音颤抖:“是,是遗书。”

随后一封信便凭空出现在赵瑞儿面前,那上头的字迹赵瑞儿再清楚不过,她迫不及待夺过书信,随后又轻手轻脚打开那封信。

赵瑞儿拆信时动作迅速,到了看信时却双眼紧闭,不敢去看了。

江折春隐在幕后,瞧见她动作心下不忍,但只是压低了声音冷酷道:“姑娘不看吗?”

赵瑞儿心中本是犹豫,听声音一说,终究是睁开眼看了起来。

那信不长,只是寥寥几字,却瞧地赵瑞儿哭泣渐止,眉头紧锁,又反反复复重新看了几遍,这才抬起头来,语带鼻音道:“是她亲笔,她写‘折’字时有旁人没有的习惯,收笔时会向左弯折,还有其他一些笔画姿势都是她平日惯用的,既然信是阿春所写,我自是对信上的相助一事没有异议,只是还未得知阁下身份。”

“我不过是区区奴仆,姓名不便通报,主人家的姓名也不是我能随便提起的。”

“那阁下是打定主意不肯告知真实身份姓名了?”

“方才赵姑娘也说了愿意相助,既然如此,我家主人定也愿意同赵姑娘见上一见。”

“我自是愿意赴约,不过话说回来,我有一问要问问阁下。”

赵瑞儿将信收好道:“信中所提,有人加害于阿春,是何意思?”

“姑娘看过那些私通信件吗?”

赵瑞儿回道:“看过。”

“可是江姑娘亲笔所写?”

“那字迹却有八九分相似,若非极为了解之人,只怕辨认不出,便是君师伯同汤师兄也难以分辨,但我与阿春一道开蒙习字,我敢断定,那信绝非阿春所写。”

“既然如此,我便问上一句,姑娘就不怀疑吗?”赵瑞儿听见那声音道,“是谁有能耐将那私通魔门的往来信件放进江姑娘的洞府之中?”

赵瑞儿浑身一震,随即想通什么一般,站起身来一掌将面前木桌劈开,怒吼道:“兰耽!是兰耽!”

那几个字满含杀气,若是此时兰耽在前,只怕赵瑞儿立时便可将他杀了。

江折春隐在黑暗里,轻叹一口气道:“明日此时,我家主人将在岌峻峰东崖恭候姑娘大驾,还盼姑娘勿要失约。”

“等等!”

赵瑞儿抬头环视四周还要再说些什么,那屋中却是一阵风过,再次回归到了寂寥无声。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355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