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乖多喷点蜜汁出来*他把她翻过来贯穿了她

女人并不在意,只是自怀中摸出一块品色极宝贝乖多喷点蜜汁出来*他把她翻过来贯穿了她好的灵石塞给了刘五道:“你我不过一面之缘,你那时候年岁又小,自然是记不住的。”

刘五本就不傻,他知道这是女人有意结束话题了,便借坡下驴接了女人的打赏后带着孩子退出屋去。

那刘五刚一出门,方才一直坐在床沿的女孩便伸手下了道隔音禁制,然后走过来亲亲热热地倚在女人身边道:“要吃蛋。”

那模样可爱,声音软糯,只怕谁听了心里头都要软成一滩水,只是那女人却不动作,只是盯着女孩看。

女孩被她瞧着,心里有些不乐意,但还是将头顶在女人颈窝里轻轻动着:“好姐姐,我不想同你分开住。”

女人依旧板着脸不为所动。

女孩心一横,扯了张椅子过来坐在她旁边,香香软软的身子贴上去,若是常人来,只怕瞧见女孩这副模样早就松了口,什么气话都说不出来,只那女人似笑非笑叹了一口气,嗔怪地瞪了一眼,然后就去捏女孩的脸:“阿澄,你这般大了,可不要再这么粘人了。”

女孩的脸被她捏住,一双眼睛滴溜溜地转,盯着女人,却叫女人心里再生不出什么气来,只是松了手,去取筷子。

“好姐姐,好阿春。”女孩的声音又娇又软,听了心里直发酥。

“好了,小笨蛋,吃你的东西。”女人夹了一筷子鸡蛋递到女孩面前,瞧着她一口吞下,心中真是又好气又好笑。

女孩啊呜一口咬了,正打算撒娇还想要下一口,那女人却二话不说把筷子塞进女孩手里,自己另拣了一双去吃。

“坏姐姐!”女孩嘟嘟囔囔地伸手用筷子去夹蛋,气鼓鼓的,倒像是只河豚。

女人却是不动声色任由她骂,瞧见女孩子用筷子有些笨拙的方式时,却在她瞧不见的地方,轻轻勾了勾嘴角。

第十五章 :物是人非

因为是夏日,天黑的比较迟,落日归巢的时候天极宗的三座山峰被余晖笼罩,显现出一种金灿灿的美丽光芒,江折春站在窗口,云澄在她身后睡着了,似乎不在乎现在入睡为时尚早,江折春素来宠她,自然也由得她去,只是偶尔回头去看看少女,随后又将那思绪沉浸在落日的余晖中。

 文学

那三座山峰高且巍峨,光是立在那里就气势汹汹,人在这自然面前显得如此渺小,那如火一般的云在三座山峰的峰顶燃烧着,那山峰背对着光,显得有些阴森起来。

待到那最后一丝光落进远处那天与地的交界处时,天空变得灰蒙起来,山峦起伏叠嶂,像是一个个巨人一般站着,挺直了脊背。

“是时候了。”

江折春喃喃自语,转过身去推了推云澄道:“好孩子,你在这里等我,我出去有事,约摸一个时辰便回。”

她的声音温和低柔,叫人听了更加昏昏欲睡。

“去哪儿?你要去哪儿?”

听到江折春将要离开自己的身边,云澄猛地从梦乡惊醒过来,伸手揪住江折春的衣袖道:“你要把我一个人丢下吗?”

“不,不。”江折春轻声道,“我要去办一件要紧的事。”

“有什么事不能带上我吗?”云澄的脸凑近了江折春,嗅到她身上的清香,“你还有什么事我是不知道的吗?”

江折春听她的话有些孩子气,但依旧温柔回答:“我要到山上去,去找我的好朋友,你知道的,那个叫赵瑞儿的姑娘。”

“那为什么不带我去?”云澄继续追问。

“为什么不带你去?”江折春重复了一遍云澄方才的话,“还记得我给你决定的身份吗?”

云澄闻言有些心有不甘:“我们是外出游玩谈心的一对主仆,我是主子,你是仆人……”

“是了是了。”江折春摸着她的头说道,“是,现在还不到你出来的时候,奴婢要去送信,主人一道跟去做什么?”

“可是……可是……”

江折春哄她:“你乖些,今晚就抱着你睡好不好?”

江折春此话一出,云澄立时便迟疑了,她还未成人型时江折春便与她同眠,后来人型修成,江折春在她相貌如同孩童时多少还陪她安睡,待到长成十四五岁的模样时,江折春便有意与她分开就寝,可她彼时早已习惯与江折春同进同出,同吃同住,所以当江折春提出这个条件的时候,云澄可耻地心动了。

江折春见她动摇,自是乘胜追击,夸了她一句乖,便掐了个诀从窗外轻声出去了。

===

时间这东西多么残忍却又多么公平,它能令平地起山,亦可叫巨石成沙土,它给所有的人一切都是这么均匀,叫孩童成人,青年老去。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354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