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楼梯时边走边顶撞我h-上楼梯每走一步就撞得更深

“太沉了。”江折春说着又使劲运起灵气推了一走楼梯时边走边顶撞我h-上楼梯每走一步就撞得更深把,可依旧是毫无动静。

云澄瞧见她这般,似在思索,随后用细长的尾巴去敲江折春的手腕子:“你将我凑近那门。”

江折春自然应允,她抬手按在门上,那云澄便顺着她臂膀游下去。

只见那幼龙一低头,用那额头轻轻去碰了碰那门。

却见那门上竟无端端泛起层层波浪涟漪,仿佛水波一般晕开来,原来是这门上有叫人瞧不见的法阵,是要云澄才得解开。

“你现下再推试试。”

江折春应下,她复又将手贴在门上,微一用劲去推,却不想那门微微一晃便径自打开了,她收不住力,只是往前栽,摔倒在地上。

而待她重新坐直将周遭一通细看,却只觉得头晕目眩。

她呆坐在那里,似被人用什么术法僵住了一般,只是下意识张大了嘴环视四周,云澄自她臂上游下,瞧见她将眼睛闭上复又睁开的样子,咯咯发笑。

江折春却不知说什么好,周围的一切都叫她眼花缭乱。

那是一间极为宽广漂亮的石室,有月华莹莹自上倾撒,金漆玉柱,雕梁画栋,穹顶上有两条栩栩如生的银龙飞舞,修真界中一块可抵半城的棋山玉被雕琢打磨整齐铺设在地面上,上品灵石堆叠至顶,各色法宝奇珍似是不要钱一般堆积在石室的一角,各种极品法器,譬如宝剑、匕首、盔甲等都镶嵌着五行灵石陈设其上,还有极为贵重的灵兽皮毛内丹等就如同是等闲之物一般被随意地放置于地面之上。

可这并不会叫人吃惊称奇,盖因比这更美丽绝妙的是立在那石室正中的是一座白玉雕琢而成的人像,柱剑而立,眉宇之间顾盼神飞,举手投足间神采飞扬,衣袂飘飘,恍若仙人,一双眼睛流转有光,犹如点漆,江折春凑近了些才发现那是一双用黑色玉石所打磨雕琢而成的眼睛,但不像嵌进去,反倒是浑然一体似的。

若不细看,那当真像是个站在石台上的活人。

这玉像雕琢精细,仪态万千,便是发丝纹理都雕琢仔细,没有一丝疏漏偷懒,可见雕琢者之用心,心意之真切。

 文学

江折春瞧见这像先是一愣,随后低头跪拜行礼道:“叨扰前辈。”

云澄瞧见那像也是低头叩首。

她磕下去三个响头,正欲起身,却瞧见石台底部有一行极为细小叫人不可查的字,于是她凝神去看,只瞧见那上面写的是“行事恳切恭谨者,可得至宝。”

她尚未明白这宝到底是何意,却见那石台左侧咯噔一声,推出什么东西来。

云澄在她左边,却是先较江折春瞧见了,那是个石头做的抽屉,里头放着一枚玉简并一把钥匙。

石屉里还有一行小字:“左行五十步,见门即开。”

江折春见了,自是恭敬取了,又磕了几个响头。

她弯下腰叫云澄爬上肩膀,遵照嘱咐走了几步,便瞧见一扇挂了锁的木门,那门太过简陋,简陋到随手便可打开。

江折春伸手去推那门,可是还未触碰到,便那门上金光一闪,她便腾空摔落在了地上,江折春下意识护住云澄,没叫她有半点损伤。

原来那门看似平平无奇,实则布满禁制,那禁制比原先巨大石门还要强悍,若是意图以力破之,定会受到反击。

“好姐姐,你没事吗?”云澄瞧见江折春落在地上,急忙探身去问,她被江折春护的严实,可怜那江折春却是额头流出血来,看上却有些可恐。

“没什么,只是头破了而已,不是什么大事。”

江折春似是已对这事习以为常,只是用一块帕子捂住了头,然后伸手用钥匙将门打开了。

那是一间挂满了黑布房间,冰冷寒苦异常,若非江折春灵力浑厚,只怕受不住这骇人的温度。

屋子中间只放了一张石桌,石桌上放了一刀一剑,光看外貌,长短相同。

刀约莫有小臂长,檀木刀鞘,缠以黄铜竹叶,看着古朴,却叫人不敢小觑。

剑与刀同长,也是檀木剑鞘,缠以黄铜海浪,通身煞气,见有人进来振鸣作响。

刀剑旁侧刻了“玉简”二字,江折春同云澄便同用灵力去看原先同钥匙一起拿到的玉简,随后江折春才回神道:“此处原是隐居之所。”

云澄回头去看那一刀一剑道:“此亦是我父母定情之刀剑。”

原来巨龙云凌受伤后为云澄之母唐缎所救,二人互许终身后,合力铸造这一刀一剑,后云凌深感人心复杂,意图避世,便于墟海渺无人烟处寻到一座小岛,在岛中高峰山腹内辟此石室,塑唐缎玉雕,藏匿先前所收集之财富珍宝于此,孰料石室还未建完,便遇那恶人贼子构陷污蔑,全修真界群起攻之,云凌死前为保全幼女及妻子尸骨,拼死回到此处以巨大身躯盘匿小岛,才得以保全此地。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354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