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不行这是在阳台不可以做 口述他进我身体细节全过程

江折春双目射出喜悦的光芒,想到这一十四年在岛上待啊不行这是在阳台不可以做 口述他进我身体细节全过程着终有离岛回到人世之日,她即便已然较过往成熟许多,却也不免喜形于色了,她心中暗暗思忖,若是真有一日离开,她是否要报复那些使她受了苦难的人。

像是瞧出江折春所思所想一般,云澄开口道:“我虽不懂你到底想什么,但多少猜得出来,你若出岛去,只怕是要去找你仇人报复吧?”

她这话挑明白了说,却叫江折春一怔,仿佛复仇是多么龌龊不可叫人窥见的小心思一般,她下意识反应过来便想否认。

可云澄却不容她开口径自说道;“我听你所言,你师尊乃是个极为正派耿直的人物,你是他的弟子,只怕少不了受他言行教导以德报怨之事。”

江折春回道:“正是如此。”

云澄却是摇摇头,她那双红宝石般的眼睛闪着光,说话掷地有声:“可是姐姐,若是以德报怨,何以报德?”

这话一出,振聋发聩,将江折春过往所思所学全数推翻。

是了!是了!

若是以德报德,理所因当!

那以德报怨,却又何以报德!

她若是这么轻易就原谅了那些人,只怕上天都瞧不过去吧!

云澄瞧见她似乎下定决心,随后话锋一转道:“姐姐出去后,复仇之事,我必鼎力相助,只是我有个条件。”

江折春并不答应,只是先问道:“什么条件?”

 文学

云澄微微低头,轻声道:“我母亲死前被人剜去双目,为仇人所得,身躯残缺,我今发下宏愿,愿取回我母亲双目,使吾母身躯归于完整,我虽晓人情,却不通人间诸事,我别的不多求,只求你能助我寻回我母亲双目,以慰她在天之灵。”

云澄这话言辞恳切,语气凄凄,且叫江折春凭空得一助力,江折春岂有不答应之理?

她随即点头应下,却见云澄大喜,随后颇有礼数地行了一礼,江折春推辞,云澄却道:“夺我母亲双目,偷袭伤她之人借助我母双目龙魂神力,只怕已成大气候,非常人可以撼动,只怕不是什么简单之事,请姐姐务必受我一礼。”

江折春拗她不过,只好受下。

云澄见她受礼,这才起身对她道:“等等我会将你推出我混沌识海,你听我指示,去取我母亲给我的遗留之物。”

江折春点头应下,再一睁眼,她的神魂已回了她原先的身躯,她起身四看,却瞧不见云澄,于是轻声喊她名字。

但只觉心口冰凉凉一片自肩部往手腕游出,方才瞧见云澄。

“我现今修为不够,血气尚未补足,还需附在你身上滋养,我平日里只化作图腾去睡,附在你手腕上,你若找我,只需抬手同这图腾对话,我便出来寻你。”

随后她道:“你往石台上走,推开石柱,便能瞧见一个洞来。”

江折春自是应下,她受刚才一番灵气冲击,修为突飞猛进,竟直接金丹重铸,加之灵气精纯,同级之内只怕难寻敌手,只是此时她不知道,伸手去推那石柱,那石柱瞧着不是一般材质雕琢打磨,坚硬沉重异常,但江折春却是不费气力,只是轻轻一推便开了,那地上露出一个黑黝黝的洞来,江折春随手捏了个火诀便带着云澄一道,毫无犹豫地跳了下去。

第十三章 :月尽人空

这洞地势较低,江折春同云澄二人往下走了没几步便嗅到一股恶臭的气息,似乎是因为封闭太久所导致的,江折春便折回洞口稍作等待,让那浊臭之气稍稍散开后,才重新往下走去。

那洞比起外头那个被岩穹所覆盖的洞窟更加幽深黑暗,江折春虽说可在夜中视物,但依旧要依靠那火光照明引路,只因那里实在太过黑暗,黑暗到叫人恐惧了。

两个人在洞中走着,安静到只能听见江折春的呼吸声,更生出一丝寂寥来。

恰在这时,江折春冷不防听云澄说道:“这地方可真黑。”

那声音稚气,像是个孩童,江折春听了心里不禁生出一丝柔软的感觉道:“所以我同你一道下来了。”

云澄听她说完咯咯笑道:“是了是了,有你陪着我,我就不怕了。”

于是二人见势攀谈起来,江折春同云澄说了些她过往有趣的事情,倒冲散了这不知名的恐惧与黑暗。

二人一路攀谈,不消一会便到了道路的尽头,那是扇雕琢精美大气的门,极长极宽,严丝合缝,立在那黑暗里只能瞧见那门的一角,显得威吓沉沉,江折春走上前去细看,发现那料子却是同方才所推开的石柱一般材质,她将手放在上面试着推了推,却是推动不得,她又站起重新去审视那石门,那石门重约百千斤,非人力可轻易撼动。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354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