压在洗手台看着镜子干*他把她翻过来再次挺入

“你信与不信我自是做不了主,那我们接着说。”

“好,请你说下去。”

“你说你师伯一口咬定压在洗手台看着镜子干*他把她翻过来再次挺入你与魔门私通,等不及将你处死,你也说你同他并无过节,那我问你,若是你出了背宗叛门之事,你的师父名誉是否会受损?”

“这是自然,只怕门中都会说他教徒无方,竟养出了这样的孽徒来。”

“好,那你师父声名受损,谁会高兴?谁会得利?”

“雷师叔与师父私交甚好,自然会为师父难过,我等弟子自然也是为其难过悲伤,唯一可能会高兴的,虽不想提及,可能也只有赵师伯了。”

“好,我再问你,你说你师父板正耿直,不知变通,所以那无赦仙君离开后他本可以掌门之威压下此事,却依旧听由你赵师伯对你加以囚禁,而你赵师伯若是以你性命对你威胁,你觉得你师父是否会为了你屈从于你师伯?”

“……赵师伯为人清正严明,应当不会如此行事。”

“哦?若是当真清正严明,为何会因为几封不知真假的私通信件便毫不犹豫定了你的死罪!?”

江折春这下便被问住,她突然想起赵瑞儿在那囚室中同她说赵师伯铁了心要拿自己问罪,哪里管什么是非黑白时,心下顿时一凉。

“看来你有些想明白了。”

“不!不!”

 文学

“你再这样串起来想想吧!嫉妒你能嫁给汤哲的薛灜捏造了你私通魔门的事,匿名传信给了无赦仙君,随后为了打压你的师父,你的赵师伯明知没有确凿证据的情况下却和你的二师兄兰耽联合伪造了信件,将你的罪名坐实,你想想,仔细想想,这样一来,薛灜就得到了你的未婚夫,赵归崇得到了名声,而你的师父,他讨厌的君莫笑受到了打击,至于你的二师兄兰耽,就像你说的,这么自私自利,又对你积怨颇深,你若出事,只怕他就算什么都没得到,心里也是快活的,你也说了,你先前要被处死,现今却是被流放到这岛上活着,如果是你的师父同赵归崇做了交易呢?”

那小小一条蛇奶声奶气,说的话虽多少有些同事实出入,但重要的细枝末节却毫无错处,云澄的话掷地有声,有如千斤之重,又如当头棒喝,醍醐灌顶一般叫江折春神魂一震。

是了是了!若不是害怕自己开口便会戳穿这谎言,何必这么久都不来提审她!若不是有了解无赦仙君行踪的人通风报信,那仙君又怎么会出现在婚礼上!若不是有人潜入她的洞府内藏匿密信,那又怎么会恰好成为了她无法反驳的“铁证”!

赵瑞儿说的话是对的!

她太过天真!

她太过愚蠢!

她大叫一声感觉像是喝了酒一样头晕目眩,她踉跄站起身来,却只觉得手脚发软,根本无法站立,于是她不再管能否站起来,只是瘫倒在地,直直望着上方,似是失去了生气。

那云澄瞧见她这副模样,心下一紧,随即有些后悔起来,但又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将身子一盘,贴着江折春窝着,却也不知不觉睡着了。

第十二章 :何以报德

再醒来时也不知是什么时候了,云澄只发现江折春已不在原处,她环视四周却发现江折春正在不远处盘腿坐着,神色平淡,似乎方才极大触动她内心的事不存在了一般。

“你醒了?”

江折春瞧见她动作,伸手让云澄爬到她腕子上,任由云澄懒洋洋挂在她肩上,云澄觑眼看她,瞧见她嘴唇紧抿,眉头微皱,但眼睛里闪着坚毅决然的光芒,似乎是下了什么重要的决定。

“你没事吗?”

云澄伸头去蹭她,话中带着点小心翼翼。

江折春却不回答她,只是抬头去看这纯白色的灵力空间道:“我们说些别的吧,比如,你现在能不能告诉我,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这里吗?”云澄虽说刚破壳不久,但她在修养过程中灵智已生,加之其母种族天生所带之传承,却不会如刚出生的稚儿一般问些不该问的问题,她明白江折春并不想再提方才之事,于是便同意了江折春的要求,顺着她的话开始聊起这个空间来。

“我现今这样子,我明显能感觉到,只有我的神魂单独待在这儿,所以,这儿到底是哪里?”

云澄回道:“你还记得我刚才说的吗?我两一命同悬,寿数共享,只是我现今还体弱,只得依附在你身上,现如今我们所处之地乃是我的混沌识海。”

云澄的尾巴轻轻甩了甩,江折春便瞧见有灵液涌过来堆叠建成了一座真人比例大小的人像,那灵液随云澄心意而动,若不是肤色不同,那人像雪白一片,倒是真的栩栩如生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354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