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妖精这么磨人|把她翻过来继续挺进

江折春被那银白色的光团所吸引,竟也不由自主地想摊手去摸小妖精这么磨人|把她翻过来继续挺进,却不料那光团旁似有瞧不见的罡风护体,江折春还未来得及靠近,那手上便被那罡风划了一道大口子,当即鲜血便止不住地流了出来。

江折春手上一疼,自然下意识缩回手来,却不料那血液并未滴落,反倒受那光团所吸引,随着那充沛的灵力也一道被那银色光团吸引了进去。

江折春只顾手上疼痛,自是没有注意,自然也没瞧见那银白色光团吸收灵气的动作有瞬间的一滞,紧接着便以更大的吸力吸收起周遭的一切来。

只是江折春被那吸力一带,当即摔倒在地,她站起来后尚未来得及喊痛,整个人似乎就被人一推,用一种诡异的姿势往前直直栽在了银色光团上,那手便不偏不倚地按在了银色的光团上。

江折春心下大惊,当即便想抽手,不料那光团吸力极大,江折春奋力抵抗,却也动弹不得,紧接着也不知为何,江折春手心那道伤口竟越发疼痛起来,她只觉得手脚冰凉起来,似有什么东西正从她的伤口中吸血。

莫不是今日便要交代在此处了!

江折春自是心有不甘,便伸出另一只手欲去推那银白色光团,身子后仰,想将自己拽出,孰料那罡风似长了眼的刀,竟将江折春另一只手手心也割出一个口子来,这下按上去,两只流血的手都贴在了银白色光团上,那光团吸血的速度也加快了。

江折春周身血液大量流失,当下眼前便发黑,几乎站立不住,但那两只手贴在光团上,竟是不得不以一种诡异的姿势站立着。

只见那银色光团周围的灵气越转越快,渐渐地不分银白色光团同江折春,只是漫无目的地往两者内部冲撞,江折春只觉得全身疼痛欲裂,仿佛又回到在那冰冷囚室之中,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她心中死念又起,心道若是不能自己主宰,倒不如死了干净,当即张口准备咬舌自尽。

孰料那灵气在她体内冲撞拓展筋脉,竟叫她活生生疼昏了过去。

她仓促之间只咬破了舌尖,那舌尖血珠也自她唇间飞出,落到了银白色光团上,那光团倏忽停止了动作,寂静之中只有什么东西清脆碎裂的声响。

江折春半昏半醒间,却也只听见耳边一声稚嫩清脆的尖啸,随后似有什么冰凉银白的东西自她指尖游入,然后盘踞在她的胸口,再也不动了。

第十一章 :往事回首

那是一片纯白的空间,浓如牛乳一般的灵气将整个这个空间层层包裹,它们以极为缓慢的速度流动着,缓慢到若不细看,根本无法察觉到它们的流动。

 文学

空间之中一身雪白衣袍的江折春倒在地上,赤着脚,神色安享从容,如同睡着一般。

然而不过一会儿,江折春就听见有人在说话,声音尖细稚嫩,带着幼儿的奶气,让人不免心生怜爱。

“喂,醒醒。”

有冰凉纤细的东西在她手腕上盘旋游动着,又倏忽脱离了,江折春被这触感惊醒,只是醒来时只觉得全身舒坦,她多年前的暗伤都仿佛消失了一般,全身上下的筋脉骨骼仿佛被置换更新了一番,不仅如此,便是丹田也充盈异常,内里的灵气纯粹充沛,倒让江折春觉得回到了从前。

“嘿!你醒了!”

江折春又听见了那个尖细稚嫩的声音,带着好奇和奶气的声音有一次在江折春耳边响起,随后便又是方才冰凉纤细的东西擦着她的耳朵,从她的肩膀旁传来。

“往左边看,低下头来。”

那是一条十分漂亮的幼蛇,鳞片银白细软,红瞳白牙,虽与江折春瞧过的蛇长相略有些不同,但身上传来让人安心的气息,哪怕是怕蛇的人见了,都不会害怕,反而会忍不住心生喜爱。

“真是好漂亮的蛇!”

江折春正这样想着,情不自禁脱口而出,却冷不防吃了一记蛇尾鞭,她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便又听见那蛇在她耳边骂道:“真无礼!谁是蛇了!”

那一记蛇尾鞭瞧着用力,但实际上倒似一记温柔的抚慰,只留下看似可恐的红痕,实际上一点儿都不痛。

“是你在说话?”

江折春当即一惊,伸手便想去扯那条幼蛇,孰料那幼蛇动作轻巧灵活,只是轻轻一扭,便从江折春肩上落下,滚进了江折春的怀中。

“废话!这里就我们两个,不是我还能是谁!”

那幼蛇眼带凶光,似是有些生气,但不知为何却又懒洋洋地盘在江折春怀里不动了,她的嘴并未动弹,但江折春却清楚听见了她的声音。

“前辈?”

江折春在这岛上十四年,第一次瞧见开了灵智的活物,自然心下大喜,她又听闻妖物精怪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354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