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露我的放荡的娇妻小惠-婚上荤下

她知道自己的身体有多糟糕,她必须要找 暴露我的放荡的娇妻小惠-婚上荤下个合适的地方休息,然后调动灵气,重新修炼。

只有这样她才能逐渐了解和思考这是什么地方,这几天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想到这里,她似乎终于下定决心,抓住了一根被冲上岸的树枝站立起来,然后拖着疼痛肿胀的双腿一深一浅地向这那嶙峋突兀的黑色山岩走去。

她的背影这么单薄,在这奇形怪状的山岩之间,她显得这么渺小羸弱。

渺小到无论她怎么抵抗,都逃脱不了上天给她安排的命运。

第九章 :踽踽独行

这岛上的岩石生的奇怪,七扭八歪黑漆漆的,江折春活到十七八岁,出去游历的时间并不多,若是之前瞧见了非得盯着这石头细细研究一番,只是她现下伤重未愈,却是没了以往贪玩的性子。

往常出游,她身边不是兄长便是师尊,去过的地方却比这荒无人烟的岛上好上许多,这座岛上寸草不生,,而此时雨已经停了,月光毫不吝啬地倾泻下来,若使江折春并不被身体拖累,只怕她一眼会被这岛上的风貌吓到。

那月光在夜晚如此明亮,倒叫江折春不担心瞧不见往前走的路,只是她身上有伤,眼肿头疼,却也比以往要走得更慢些。

她起先以为自己是被宗门驱逐出去,一路上只是漫无目的的往前走,加之方才的休息多少回复了精神,终是有空去思索自己现下究竟是个什么处境。

周围没有鸟鸣也没有虫叫,江折春想得入神,竟也没发现这岛上安静古怪的离谱,也没有发现自己周遭只能听见海浪拍打沙滩和走路时发出的沙沙声响。企'鹅群二)散菱陆酒二[散%酒?陸

人在发现有些事背离了自己原定的轨迹和想象时,总会下意识地好奇为什么,而短短十数日便沦落到这幅田地的江折春自然也是不解,她的记忆还停留在那场婚宴上,那场给她人生带来转变的婚宴。

只是她的头太疼,脑子太乱,因为疼痛,她的思想都变得迟钝起来,于是她终于在一个看似不错的岩洞里坐了下来,喘了口气,才从怀里去掏在飞舟上那红衣女人塞进去的东西。

 文学

是一方帕子同一瓶辟谷丹。

帕子的料子并不好,却胜在新,但在凡人眼中也算得上是上好的仙家用物,用来裹辟谷丹倒有些大材小用,上头也没有什么花里胡哨的图案,只在帕子一角用紫线细细绣了一个“雷”字,江折春自小被雷娇带大,这样的帕子她不知见过繁几,只一眼便瞧出那绣字是雷娇亲手绣的。

江折春摩挲了一下帕子,眼泪便止不住地突然落下来,她心中酸楚,往日受了委屈都是去找雷娇,她无父无母,早将雷娇视如亲母,雷娇膝下无子,自是将江折春也视同己出。

瞧见这方帕子江折春便晓得,只怕船上那红衣女子是受了雷娇嘱托方才塞了辟谷丹来。

江折春心下自是感激,暗暗下定决心,若是从此处离开,一定要找到那红衣女人报答才是。

彼时的她还不知道,上天给她开了一个多大的玩笑,江折春以为自己还能离开这里,却不曾想到,这愿望终究落空,一开始那些人就没抱着她能出来的念头将她流放到了这里。

江折春彼时也不会知道,她这一来,就在这里呆了足足十四年。

===

太阳升起的时候,周边的一切似乎能将人烤化。

比起六月的太阳,更加灼热逼人,岛上焦黑的岩石被太阳晒得滚烫,这时候要是有人往上一靠,准得被烫脱一层皮。

不远处的另一个岛上,有单调嘈杂的喧闹声隔着浅浅的海湾传过来,但凡听过这声音的人都能分辨出这是夏蝉独有的声音,被风一吹就显得悠扬起来。

树丛之间相互摩擦,发出震颤,抖动的声音像是有人快速地拨开它们往前奔跑着,颤抖声经过的时候,先前那聒噪的蝉声便倏地安静下来,有不速之客打扰了它们的歌唱,实在是有些过分。

跟着这震颤声后面的是另一种声音,野兽咆哮着追击前者,前者似乎做出了十分不好的事,惹怒了后方的野兽,后者愤怒地想要将前者撕成碎片,却又被茂密高大的树丛所遮挡,逐渐地落了下风,紧接着扑通一声,前者毫无顾忌地跳入海湾,她仰躺在水面上瞧着后者——那头追击她的野兽——神色得意自然,就像是获得了一次巨大的胜利。

江折春转身往那座布满嶙峋突兀黑石的岛上游去,那野兽瞧见她的动作,心有不甘来回踱步,却最终放弃了,转身离去了。

水里的女人瞧见那兽类离开,也不继续游动,只是惬意地躺在水里,仰面看天。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354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