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死人不偿命的小妖精*迷死人不偿命的小妖精

但希望她好的人却斗不过希望她坏按在地上做到哭按在地上做到哭的人。

兰耽深夜摸进岌峻峰有些打算,却在靠近峰主府时听到毫无遮掩的争吵声,他捏了个咒诀,将五感附在窗外的一只鸟上,又将气息隐匿好,便做起了偷听人说话的活。

“……你知道的!”

“知道又怎么样!”

兰耽毫不意外地听见了自己授业恩师的声音,男人的语气低沉失落,从原先的气势汹汹转为哀求:“是了,是了,我来求你了,师兄,赵归崇,赵师兄,我如你所愿,来请求你,恳求你,乞求你了,放过她的性命……”

“私通外敌,图谋不轨,毁我宗门清誉,条条罪证列举在前,君掌门,你是瞧不见还是看不着,不!我瞧你是要徇私枉法,公私不分!”

那罪名比山大,压在君莫笑的肩上,他平素清白做人,向来无愧于心,哪里见过这么针锋相对的污蔑之人,只是张嘴了半天,也说不出半个字来。

“君掌门,我瞧你无话可说了。”

君莫笑咬咬牙道:“这么多天了,仅凭仙君的一封密信,仅凭从折春洞府里搜出的书信,不知真伪,不辨是非,难道就这么给她定罪了吗?”

“君掌门还要什么证据?要等这孽徒弑师灭宗,等到给那魔门大开方便之门,引狼入室了才能给她定罪吗?”

“你!你这是强词夺理!”

 文学

“我可没有,你可别这样乱扣帽子。”赵归崇冷笑一声,“你教出来这样好的徒弟,原是因为有你这种乱给人扣帽子的师父!”

“你!你!”君莫笑一身酒气,他本就因为近日之事不得安眠,夜夜需要饮酒方才能有片刻安生,今夜一想起视如亲女的弟子,后日便要被处死,他只恨自己空有这掌门的名头,酒壮人胆,一怒之下便来逼问,孰料却落人下风,反被逼入死胡同。

“我瞧你这掌门的位置也不用做了!这般无能!也不知师父当初看上你什么!”

那赵归崇面有得色,兴奋与妒忌愤恨叫他俊美的相貌都扭曲起来,变得有些可恐。

君莫笑登时明白了什么一般,脸色煞白:“我明白了,你还是不满师父当初将宗主之位传与我这件事……”

赵归崇敲着桌子冷笑:“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我们就事论事,今次江折春一事,终究还是你德不配位,教徒无方!”

突然,他双目一转道:“与其这样,倒不如让我来做这个宗主……”

君莫笑当即一身冷汗:“你!”

赵归崇抚掌大笑:“对对对!倒不如让我来做这个宗主!总好过让你这个无能之人来,哈哈哈,君掌门,若你把位置让我坐坐,兴许我还能留下你那蠢徒弟一条命来。”

君莫笑闻言竟未反驳,反而垂首不语,似在思索。

随后抬起头来,鬓边竟有了几缕白发:“此事,我当再思索一二。”

赵归崇知他脾性,晓得他有了这个念头,只怕做成便是时间的事了。

于是开口道:“那我就静候佳音。”

君莫笑脸色煞白,衣衫褴褛,不过短短几句话,只觉得他已老了许多。

赵归崇瞧见他不言不语走出门去,心下大快,但随即觉得不对,目光一转,竟一掌往窗口打去,随后一声怒吼:“是谁在此偷听!”

兰耽暗道不好,急忙撤回五感,却依旧不慎被掌风挂到,五感归体后,只觉得头疼欲裂,他本欲显出原身,孰料却听见有人替他出面回了话。

来人一身白衣,红瞳黑发,肤色白皙,正是血眼佛薛家的大公子。

薛灜。

第六章 :串通一气

我们先不说这个少年到这里所为何事,我们先将目光转回到方才离开囚牢石室不久的赵瑞儿。

她素来行事懒散,但唯有在自己在意的事情上头才多少显得有些动力和冲劲。

她显示穿过重重的耳目,潜进了江折春的洞府内,她同江折春是从小一同长大的关系,二人若不是长相姓氏不同,只怕少有人会认为他们不是亲姐妹。

因着这层缘故,江折春的大小诸事只怕除了汤哲雷娇君莫笑三人,便只有赵瑞儿最为清楚江折春的行为习惯了。

她想起前几日他父亲带头遍寻不到的芥子,便想起幼时江折春曾同自己说过关于极为紧要的东西所存放的地点,于是她将书柜上上数第三行的书取下,又跑去将与那山洞岩壁浑然一体的梳妆台抽屉抽出,看也不看丢到地上,然后伸手往黑漆漆的洞里摸,果不其然摸到一个小小的凸起,她心下大喜,只是用力按下。

果然,在她听见咔塔一声响动之后,便瞧见那书柜上上数第三行的岩壁猛地向后缩进去一块,随后推出一个台子来,上头摆满了各种普通但带着重要意义的小玩意儿,赵瑞儿在其中翻找一会,便找到了那个储物芥子,她将那芥子往怀里一揣,又将江折春洞府中的东西恢复原样后,便再度小心翼翼地摸了出去,却不料方才走出没多久,便被一人伸臂揽住,那人阴冷笑道:“好瑞儿,你怎的跑到这里来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354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