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妖精的下面又紧又爽\从后面慢慢挺进她的体内

火光猛地从石室上的那根镶嵌着铁栅栏的窗口里射进来小妖精的下面又紧又爽\从后面慢慢挺进她的体内 ,即便并不是十分强烈,却也叫江折春的那双眼睛忍不住被刺地流下泪来。

江折春的身体比她的头脑先一步动了起来,缚住江折春的铁链发出沉闷低哑的声响,将她又拽回原地。

她只能在这方寸之间的石室与好友相隔着厚重的石门交谈着。

“我……”

江折春一说话才发觉自己哑得可怕,像是被锯子锯着的木头,像是吞了被烧红的炭一样难听可怕。

“我是偷着来的!你听我说!”

赵瑞儿的眼睛有些红红的,似乎下一刻就要哭出来,她环视左右,确定安全才说道:“你还记得那天你和我说的事吗?现在我爹一口咬定说你私通魔门,与魔门中人私相授受,再过两日便要将你处死!”

江折春浑身一颤,张着嘴竟不知能说些什么,只是忍不住发起抖来,随后她又像是想起什么一般,支支吾吾说出两个字。

“师父……”

“掌门师叔自然是不肯,只是你晓得掌门师叔太过不知变通,为人板正耿直,无赦仙君说不许他插手,他自然也因为身份原因不肯干涉,只是在听闻我爹要将你处死这件事上同他大打出手,两人虽说都没什么伤,但这下一闹只怕更难……”

赵瑞儿话未说完,只是更往那石室铁栅栏去凑:“汤师兄为了你的事也数日未曾合眼,这次掌门师叔同我爹动手,他虽然劝了,受了些伤,现下正昏迷刚醒,还在休养,我知道我若是随便编了个谎告诉你,你也会信,只是我实在不忍骗你……”

 文学

江折春听闻此事,当即气喘不上来,跪倒在地,只听得石室中铁链落在地上发出沉闷的响声,随后便传来一股子浓重的血腥气,赵瑞儿心下慌乱,只把火光往铁栅小窗前凑,却只瞧见江折春缓缓站起的身影。

“瑞儿……没有,我没有……”江折春的声音嘶哑难听,像是用钝刀在石头上摩擦刮划,光是听着就让人心疼。

听她说话,赵瑞儿忍不住落下泪来:“旁的人怎么说,我自是不听也不信,我同你自小一块儿长大,你是什么人,我会不清楚吗?只是……只是……阿春,他们在你屋中搜出你同恨水流赵家的人往来的信件,上头的字是你的笔迹,且字字露骨,我亦知你对汤师兄用情极深,自然不是你亲自写的,只怕是有人伪造嫁祸,我爹铁了心要拿你问罪,哪管什么是非黑白,我心知这事上破绽极多,却奈何有人要把你诬陷构罪,却哪里管得到是非因果!”

“不不!我没有!”江折春勉力喊出这几个字,喉中犹如刀割,她强忍疼痛又问:“无赦仙君呢?他不管一管吗?”

赵瑞儿闻言却是愤愤:“那爱行侠仗义的老头却哪里管得这些事,瞧见你那些‘罪证’,也不问是真是假,便要来杀你,若非掌门师叔阻拦,只怕你早就死了,后来他又觉得过多干涉不好,搜出信件当日便走了,倒是平白留下这一摊子烂事,好在薛家的大公子薛灜来访,才又让掌门师叔同我爹又纠缠了这些日子。”

“瑞儿瑞儿……”

江折春又喊赵瑞儿名字,想要说些什么,却又不知从何说起,只觉得头痛欲裂,胸口淤堵,几乎就要喘不上气来。

赵瑞儿同她少年好友,自是直到她想问什么,只是道:“我知道你想什么,你想叫我去取了那玉找我爹,让他去魔门亲自问问你这事不是?”

江折春又呕出一口血来,头上直冒冷汗,只是点头。

赵瑞儿却吸吸鼻子摇头道:“你到底是多天真?是还想把把柄往我爹身上送吗?他平素便因我同你玩得好而迁怒于你,只怕这次我拿去那玉,事情还没说明白,就让你更坐实了你通魔背宗一事。”

江折春却是摇头:“赵师伯不是这种人……”

赵瑞儿眼角泪光闪闪:“他是我爹,你不晓得,我还不晓得嘛?”

接着她像是下定决心一般道:“阿春,我从小到大最好的朋友便只你一个,无论如何我都要救你,哪怕……”入裙叩!叩!七一灵无吧吧%无*九‘灵^

她这话说完,那双黑漆漆的眸子便直勾勾盯着江折春道:“阿春,你信我,我一定会来救你。”

她的语气中带着决绝,还有一往无前的勇气,随后又仔仔细细瞧了一眼江折春,像是要把她印在自己的眼里一样,猛地熄了火转头走了。

江折春知她脾性,越是要做大事,越是不动神色,江折春本就心火上扬,头疼欲裂,这下更是难捱,想要张口去喊赵瑞儿的名字叫她别做傻事,却终究挨不住疼痛昏了过去。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354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