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体育生灌浆的校花|太大太长太粗太硬受不了

“不!这不妥!”薛灜睁大了眼,心中的善念被体育生灌浆的校花|太大太长太粗太硬受不了折磨着他,“无赦仙君厌恨魔门乃是出了名的,若是他来,只怕真会杀了你师妹!”

“我都不怕你怕什么!别别扭扭,叽叽歪歪!毫不爽快利落!”兰耽冷笑,“你既如此犹疑不决!那这封信烧了便是!你就眼睁睁地让汤哲同那江折春做一对恩爱夫妻好了!只是以后别再哭哭啼啼的!说什么抱憾终身!”

说完他便掐了个火诀,准备烧掉那封信。

眼见那火苗越靠越近,摇晃的火舌将要舔舐到纸张时,薛灜却是猛地伸手将纸张夺下,捏在手里看了一遍又一遍。

“抢走了这信,薛公子,应当你准备好怎么做了吧。”

兰耽又最后饮了一杯酒,面上带着得意的神色,撤去了隔音的屏障出了洞府,随后唤出一把剑又往清瀑峰去了。

独留薛灜一个人抓着那张纸孤零零呆着。

薛灜在洞府内呆坐许久,随后终于像是下定决心一般站起身来,他捏了个去尘诀将自己清理干净,又整理了衣衫,走出洞去。

明月高悬,清风微送,树绿花红,俊俏公子。

本该是多美的一幅场景。

可细细瞧去。

那佳公子的一双眼睛却带着嗜血决绝的鲜红色。

第四章 :混乱婚礼

 文学

到了后日,天朗气清,朝阳从东面升起,似乎一伸手就能触碰到被嫣红霞光染做红宝石色的云海波浪。

婚宴就摆在巍然峰的宗门议事大厅里,屋子里用术法点缀起来,显得格外明亮美丽,红色在这喜庆的时候并不显得庸俗,反而非常艳丽,乃至于让人快乐起来。

尽管婚礼在傍晚举行,但是分作两场,分别代表了新郎新娘的酒桌宴席早就布置完毕,按照凡间习俗,中午为新娘的出嫁场,傍晚为新郎的迎亲场,即便是早已辟谷的宗门子弟与大能都不免也被这气氛所感染,不可免俗地喝了几杯,吃了几口菜肴。

而更叫人欣喜好奇的,也莫过于在宾客之中所盛传的一个消息。

修真界中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无赦仙君将光临婚宴。

但大家并不能确信,这小小的天极宗能否有这么大的面子。

时间过得很快,不断有人自门外走进,却都不是大家想瞧见的人。

正当众人失望之际,却听见门外传来嘈杂的人声。

君莫笑同雷娇正在说话,赵归崇正在一旁约束着赵瑞儿安静坐着,便瞧见手底下的弟子上来通传,说是血眼佛薛家的薛大公子来了。

兰耽在一旁也帮着打下手,在听到这条消息后,便趁众人的注意力都被前厅所吸引,转身溜出大厅外去找新郎,也不说什么,只是告诉他有贵客来到,让他快些过去。

只是兰耽还没出去多久,就瞧见往议事大厅过来两个人来,倒不是他眼睛快,只因为这两人穿着打扮俱是今日婚宴主角才有的,便不用细看了。

兰耽瞧着往自己走来的一对新人,双目射出怨恨狡诈的目光,他的唇边带着奸笑,却在两人快要瞧见自己时收敛了,只是粗粗说了几句,便同这对新人一同出发。

汤哲本就是玉树临风的少年人,只是今日是他大婚,故而与往日不同,他的脸上带着快乐的笑,越发显得容光焕发。

而一旁的江折春更不用提,因为是修道之人,有些地方便也不讲凡俗间的繁文缛节,也穿了一身同汤哲一般颜色的大红喜服,盖头与凤冠也无,但罕见地描红画眉,细细打扮,倒比往常更美,一双眼睛犹如点漆,双唇一张一合,吐出来的声音比黄鹂鸟还要清甜可人,她还是如往常一般挽住这个即将要成为自己丈夫的男子,虽说勉力想要显得端庄稳重,但滴溜溜转着的眼睛同粉扑扑的脸都仿佛在说她快活极了。

再说回议事大厅里,君莫笑同薛灜正在说话,那薛灜素来便有佳公子这个名讳,所以他一进了大厅,便受到所有人热情的瞩目,但也不乏有人猜测起他来这里的原因,直到薛灜说出引汤哲为友这句话时,才叫众人恍然大悟,心下不由叹道,那薛公子平易近人,那汤哲颇有交友之能,竟连薛家的薛灜都能交以为友,但众人面上不显,只是寒暄客套。入裙<叩叩七一灵·五/巴^巴无九"灵·

薛灜被君莫笑引至上座时,恰好瞧见这对新人从议事大厅的后门走进来,他那双眼痴痴地瞧着汤哲,只觉得目眩神迷,心下不免小鹿乱撞,但这快乐只持续了不到一瞬,便被汤哲身边那个少女的身影打断了,于是薛灜的脸色登时煞白,他瞧见自己中意的男子眼里只有他即将成婚的妻子,于是为了掩饰什么一般,他将桌上的酒杯握在手里,借着喝酒的动作往外瞧去,似乎在等待什么,但他那双血红色的眼睛却没有半分欣喜,至少可以确定,他所思所想的绝不是什么好事。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353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