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公的大龟廷进我身体里”他的炙热在身体里不肯出来

清瀑峰上太阳高挂的一天,天极宗的少年子弟们在经历翁公的大龟廷进我身体里"他的炙热在身体里不肯出来了足足三个月的磨砺斗争之后,飞舟绕行通过两极峰同三界山,缓慢地驶过户门大阵,向守门的弟子们发出了讯号。

天机宗的弟子们并不多,但并不妨碍他们一个个将自己往飞舟落地的山门广场前挤,毕竟两仪秘境五十年一开,即便是未能入选,但是这并不妨碍弟子们向入选的师兄弟们好奇询问在秘境里发生的一切。

飞舟落得缓慢,只能瞧见传音纸鹤来回飞,直到稍近了些,才瞧见接应的弟子用上了通话的法器进行实时交流。

操纵飞舟的是天极宗的大师兄,名唤汤哲,在地上接应的弟子只能听见他低沉稳重的嗓音,但一抬头就能瞧见船船舷旁立着另一个少女,因着撤去了防御屏障,只能瞧见少女兴奋地挥手,那头发都被风吹乱了。

而立在人群远处的一个中年道修瞧见飞舟,起先只是远远站着,直到瞧见少女了,这才缓步往飞舟靠过来,围观的弟子们瞧见他立刻安静下来,纷纷行礼,口呼尊上,并为他空出一条路来,直至通到并没有什么人的落地屏障内。

飞舟越靠越近,人们才看清少女的面容,那少女不过十八或者十九岁,高挑又细长,感觉被风一吹就能刮跑,却又牢牢地把在船舷上,长着一对漂亮的黑色眼睛,一头黑色的长发,穿着天极宗的弟子衫。她的神态显得天真且活泼。这是自幼被宠爱,且被众人所喜爱才能拥有的特质。

“师尊!师尊!您也来了!”

少女站在船舷上,脸和声音都渐渐放大出现在中年道修的眼前和耳边。

“瞧你这个样子,端庄,持重!”中年道修嘴上带着一点斥责,可他的神情却是欢喜高兴的,“是有什么好事吗?”

“是大好事!师尊!”少女大笑着回答,“师兄结了元婴!”

中年道修捻着胡子又道:“那你可别没什么进益!”

“我可比师兄差不了多少!”少女又笑起来,她的笑声总让人觉得很愉快,心情舒畅。

“你自己说的可不算数!”中年道修瞧着飞舟缓缓落地,便轻轻一跃,身法轻灵飘逸,落进飞舟之中。

“你师兄呢?”

中年道修伸手摸了摸少女的头,面带喜色道:“瞧你这样子,只怕拘在门中果真不如一次秘境之行来让你进益快,不过三个月功夫,你就已经结丹了。”

 文学

“还是因为我悟性高!天资好!”

少女被这么一夸赞,尾巴几乎都要翘到天上去。

“说到底还是出门历练有了好机缘吧!”

中年道修笑着打趣,本来还想端着的脸终究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

待船停稳后,便瞧见从飞舟控制室内走出来一个长身玉立的少年,年纪较少女稍长,有着一头被梳理整齐的黑色长发,一双丹凤眼因为突然接触到这炫目的阳光而眯了眯,他的手指纤长,正捏着传音的法器在说着些什么,白色的衣袍也是一丝不苟整整齐齐,瞧得出来是个非常自律且规矩的人,且奔波三月,那双从袍底露出来的黑靴也是一尘不染,可见他也格外爱洁。

“师尊。”

相比较那少女活泼近人的模样,这个少年倒是规矩多了,规矩到竟让人觉得有些一板一眼了。

“不必多礼。”

“谢师尊。”

中年道修轻轻扶住少年的手臂,随后向二人身后瞧去:“哲儿,怎么不见兰耽?”

这中年道修门下统共三名亲传弟子,现如今出来的一男一女,男弟子汤哲行一,女弟子江折春行三,而方才被问及的兰耽便是二弟子,素来同江折春不大对付,但此人天资聪颖,也惯会见风使舵,一张嘴也会说话,当时入门便被点进了中年道修的名下。

“谁管他在哪。”

方才还高兴的少女顿时不高兴起来,若非是一旁的汤哲按着,只怕早就如同炮仗一般炸开了。

“怎么?又生什么龃龉了?”

中年道修见状心下明白了个大概,只是摇头轻笑:“你同兰耽是八字不合吧?”

“我们岂止是八字不合!我们是……我们是……”少女支支吾吾的,她自小被教养地好,便是再生气也说不出什么难听的污言秽语来,最后还是跺了跺脚,抓住汤哲的手,将头撇到一旁不说话了。

“是我见到你就不舒服,你瞧见我就眼睛疼!”

随后就瞧见兰耽出了舱室,朝中年道修走来。他瞧着不过二十、二十一的样子,一双眼睛里总带着老鼠一样的精光,下巴上蓄着薄薄的胡须,皮肤倒是白净,只是细看便能瞧见一些红痕,笑起来倒是显得无害,可瞧久了还是不免让人心里对他有些厌烦,但他入门前在凡世中摸爬滚打长大,三教九流见得不少,所以对人说话的本事倒是一流,虽然相貌不比汤江二人来得讨喜,但光是嘴甜这一件事上,他就得了不少便利了,是故门中诸人喜欢他的,倒比喜欢江折春的要多,只是不了解他真面目的人不多,被骗也是理所当然。

“你!”江折春瞧见他,本来已经下去的火气又冒了上来,若是只刺猬,只怕全身都支棱起来,滚成球去砸这个浑人了。

“兰二,你又做了什么让你师妹生气了?”

中年道修瞧见这二人模样,不用想都知道定是这两个人又起了龃龉。

“师尊!我可没有!冤枉极了!”

那兰耽眼睛只是滴溜溜地转,脸上已经做出一副委屈又讨好的表情。

“你哪里冤枉!”

不说还好,一说,那江折春便炸了,但碍于港口人多,她只是愤愤压低了声音,咬牙切齿道:“你明知道师兄与我已有婚约,你还……你还……”

“我还怎么?”兰耽斜了汤哲一眼,眸子里闪现出怨恼的光芒,但转瞬即逝,“大师兄又对那红眼睛无意,一个巴掌拍不响,况且二人也不过是谈论道法罢了,大师兄都没说什么,你倒是会瞎想。”

“红眼睛?”中年道修微微一愣,“是说血眼佛薛家吗?”

修真界有这么一首顺口的话:一门三宗四五家,血眼清音论佛法,明云阁中奇珍现,白龙乘风天地间。

一门三宗,以长生门为首,门中分作三宗,分别是剑非宗,尽意门,泰古阁。

四五家实际上是九家,这其中四家乃是正派修道,分别是太清剑李家、倚风刀苏家、符宗刘家、桃源杏林。

余下五家则是魔门四宗主和恨水流赵家。

第二句的血眼清音,便分别是指血眼佛薛家和清音寺,两家宗门皆以佛法入道,血眼佛薛家却是以杀生为护生而入道,而清音寺却与凡俗寺庙无异。

第三句的明云阁中奇珍现,便是指在道魔之间全然中立的明云阁,阁中情报奇珍等皆有售卖,唯有一条,价高者得。

而第四句的白龙乘风天地间,却像是个传闻一般,有人说三万年前有一条龙,他本为道宗庇佑神兽,可是却自甘堕落,加入魔界,还修习了一门阴险骇人的功法,于是修真界倾道宗全界之力,与白龙对战于海上,最后双方势均力敌打了平手,但终究还是白龙略胜一筹,却不想有人力挽狂澜,重伤白龙,最终使白龙死于海上,但白龙那本据说可以使魔道同修的功法《乘风诀》却就此下落不明。

而据说,三万年前重伤白龙的便是血眼佛薛家的创派宗主薛胤,也有人传言,薛家的血眼便是因龙血染红,故而一代又一代,唯有薛家的人才会生有异眼。

但也有人说血眼佛薛家,是因其独门功法会使修炼之人双目赤红,固有此名,只是是真是假无人可知,但薛家的名字在修真界的名头不小,自然是少不了趋炎附势之辈溜须拍马阿谀奉承了。

“说得好听!却也不过是红眼头陀罢了!”少女心下这么骂道,却又不敢真的这么说出来,薛家势大,天极宗不过是个小宗门,强如薛家,若是想灭掉这修真界中如芥子一般多的小宗门中的一个,也不过是一句话罢了,江折春虽说率性,心中却有分寸,只是闭口不谈。

那兰耽见她并不上当,师尊又问,只好回道:“是血眼佛薛家的大少薛灜。”

中年道修心下一转便知道了,虽说血眼佛薛家以佛法入道,但并非如那清音寺般不可结亲生子,人说薛家家主独子薛灜英俊聪慧,虽好男风,却孤高如高岭之花,平日里洁身自好,不近美色,此次却低下身段来同天极宗这种小宗门的弟子来论道,说没有心思定是不可能的,若是汤哲并无婚约在身还好,虽说高攀,倒也是美事一桩,只是折春和汤哲婚约已经是早早定下,而且哲儿又是一心一意的孩子,断不可能为了名利抛下折春。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353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