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穿小雨衣才能进去-娇嫩的宫口撞开含紧了


“你个死黄杨,你怎么才接电话啊!”苏楚韵的声要穿小雨衣才能进去-娇嫩的宫口撞开含紧了音里带着哭腔:“你知不知道我快急死了!”

“真是抱歉,亲爱的,我手机进水了,刚刚才修好,我真是罪该万死!”黄杨声音里透着着急和狗腿,老林在旁边听着,没想到村长竟然还是个妻管严啊!

“你现在在哪儿啊?”

“我还在城里呢,车子熄火,还在修,现在回不去。”黄杨透着无奈:“媳妇儿啊,你别着急,等暴雨过后我就能回去了。”

“这暴雨要下两天呢,你难道两天之后再回来啊?”

“说不准。”黄杨那边背景嘈杂,不一会儿他便挂了电话,说过后再联系。

苏楚韵哭哭啼啼的坐在沙发上抹眼泪,老林揽住她的肩膀:“好啦,这不是联系上了,别着急了。”

“我……我没着急。”苏楚韵抹了把眼泪,嘴硬道:“我只是,眼里进沙子罢了!”

“行行行,是眼里进沙子了。”老林颇为无奈的笑道。

得到老公的下落,苏楚韵明显心安了。哭哭啼啼一阵子后就擦干了眼泪:“老林啊,今儿个就别走了,晚饭就在这儿吃吧,我多熬点儿稀粥。”

老林也跟着担惊受怕了一上午,此刻放下心来,点点头:“行,到时候我也来露两手。”

原本在老林的设想里,黄杨不回来,他们还能再进行几次灵与ròu的深层交流。可是现在,苏楚韵显然没有这层意思。

老林明里暗里说了几次都被苏楚韵忽略了过去,到最后老林也不开口了。

说多了也臊得慌,老林这张老脸可兜不住。

安安生生的在苏楚韵家呆了一下午,老林跟着她看了一下午电视苦情剧。到快傍晚的时候,黄杨回来了。

暴雨还没有停,他回来的时候身上全部淋湿了,看起来凄惨的很。

黄杨在家里看到老林也十分意外,心里面也起了些小疙瘩。苏楚韵横了他一眼:“都怪你,没了音信,老林也着急的很,一直待在这里等着你回家,说是不放心你!”

听了这话,黄杨才算放下心中的疑虑。他笑着拉起老林的手:“哎呀,老哥,真是对不住啊,让你担心了。”

老林连连摆手,看着小两口心中有些不是滋味。

老林的老伴儿在年轻的时候就生病没了,老林也没找,一直光棍儿到现在。虽然心里面挺花的,但是看见小两口浓情蜜意,心里面也蛮羡慕。

“那我走了,你们两个赶紧休息吧,这天儿也黑了。”老林摆手,打着伞冲进了雨帘。

暴雨一直下了两天两夜,老林的诊所都没有开张,每个人都躲在自己的家里面不出来。不过所幸,邻村到雨停也没有积水,平安的度过了这次暴雨。锦♡+♡=♡²书

“林爷爷,好久不见啊!”黄嘉怡穿着吊带裙,元气满满的站在她们家院子里打招呼:“最近都没怎么见您呢!”

看到黄嘉怡如花似玉的小脸蛋儿,老林突然想到了他和黄国庆的约定。

苏楚韵已经成功的睡了,已经完成了黄国庆的要求。那么按照约定,黄嘉怡也要和自己睡上一次!

现在就是和他兑现约定的时候了!

“你大伯呢?”老林摆出一副笑脸,黄嘉怡这小丫头没有一点儿戒心:“我大伯在屋子里面呢,林爷爷有什么事吗?”

“我找你大伯有事,让他来我这里一趟吧!”

黄嘉怡乖巧的应了声,进了屋里。老林也进屋等待着。

没一会儿黄国庆便推门进来:“找我有事儿啊?”

“当然,还是大事儿。”老林神秘兮兮的一笑:“咱们的约定……是不是该履行了?”

“约定?”黄国庆疑惑了一瞬,顿时瞪大了眼睛:“你真的把苏楚韵睡了?”

看着他惊讶的样子,老林也不高兴了:“看你这话说的,我要是没完成我会和你提起这话题?”

怀疑谁的办事效率呢?

黄国庆上下打量了他一下,突然放声大笑:“好好好,你终于办好了一件事!”

“办好一件事?”老林抠字眼,顿时皱起了眉头:“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还需要你帮我办另外一件事,我才会把嘉怡给你睡。”黄国庆无比认真,连之前的满脸笑意都收了起来。

老林不爽:

 文学


“你逗我玩儿呢?之前不是说好只睡了苏楚韵就行了吗?”

“也是事出有因。”黄国庆的表情瞬间阴郁下来:“我之前跟你说过了我和黄杨的事情吧。”

老林点头。这也是黄国庆要自己睡苏楚韵的根本原因。

“那又怎么了?”

“因为黄杨那小子这两天又不干人事儿了。”黄国庆叹了一口气:“具体事情我也不想细说,我直接跟你说我的要求吧。”

老林颔首,等着他的下文

“我想要你帮我睡了苏楚韵。”

“什么?!”老林怀疑自己听错了,惊讶的嗓子都破了音:“你再说一遍?”

“我说,我要你帮我睡了苏楚韵!”

黄国庆异常的认真:“你已经睡了苏楚韵,你只要帮我睡了她,我马上让你睡了黄嘉怡!”

老林皱起眉头,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他确实很想睡了稚嫩的黄嘉怡,但是却不想让黄国庆碰已经和自己有过灵ròu交合的苏楚韵。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351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