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宠道具调教室各种play-塞东西一星期不能掉出来检查

“那就过来吧,用我去接你吗?”

“要等一下,等我回公寓后自己拦一辆出甜宠道具调教室各种play-塞东西一星期不能掉出来检查租车过去吧。”

“这都凌晨三点了,哪有出租车了,我去你们公寓小区门口等你吧。”

挂了电话,我回到座位上。

丽姐一直狐疑的看着我。

我笑道:“丽姐放心吧,我跟他不会有什么的。”

丽姐说:“最好是这样。”

吃完烧烤,我们乘坐商务车回到小区,我借故去门口超市买一瓶水,然后坐上徐洲龙的奥迪车去了希尔顿大酒店。

…………

一次疯狂的激情过后,我依偎在徐洲龙结实的xiōng膛上。

“洲龙,你为什么给我留那么多钱啊?”

“钱多了不好吗?难道你不喜欢钱啊?”

“不是,我总觉得咱们两个之间不该有金钱关系。”

徐洲龙捏了一下我的xiōng部:“别多想,我那是给你,让你买一些化妆品什么的,我可不是什么给你嫖资什么的。”

 文学

我笑问道:“那我们现在是什么关系?”

徐洲龙说:“那还用问啊,肯定是情侣关系啊。”

我翻身趴在徐洲龙的身上,郑重的问:“你会不会嫌弃我?”

“我要是嫌弃你的话,我就不会跟你这么好了。”

闻言,我幸福的笑了,悬着的心也落了下来。

翌日,我醒来的时候,徐洲龙又走了,我只好洗了把脸,穿上衣服把房间退了,拦一辆出租车回到公寓。

刚上楼就碰见下来的江燕。

我打起招呼:“燕姐,你起这么早干嘛去啊?”

江燕瞪了我一眼:“要你管啊!”说完扬长而去。

我耸了耸肩,走上楼,悄悄的打开房门,走进卧室,我怎么觉得这种行为就像是偷情一样,还好丰岚和龙小妹都睡觉了,不然被发现又要挨训。

我偷偷的回到卧室,躺在床上给徐洲龙发短信,这种恋爱的感觉好久没有体会到了。

我与徐洲龙每晚都在一起,每次下了班他就会偷偷的来接我,一连十天左右,而这十天,我也在帝尊夜总会学会了如何做一个坐台小姐,而且是游刃有余。

我从666个包厢跑出来去厕所吐酒,迎面撞过来一个人,一下子把我撞倒在地,我狠狠的摔在地上。

还没等我回过神来,那个人揪住我的长发,在我脸上打了两巴掌,这两巴掌打得我耳根“嗡嗡”作响。

“臭婊子!敢勾引我男人!”那女人边说边拽着我的头发,像在拖着一条死狗一样在地上拖。

我拼命的挣扎,喊道:“救命啊!快来救我!!”

帝尊夜总会有内保,纷纷赶过来,我被一名内保扶起来护在身后,捋了捋我的长发,我这才看清那个女人长得什么样,但是很陌生的一个女人,我根本不认识。

我气急败坏的喊道:“你男人在这里玩,点了小妹,你他妈就胡乱打人啊,哪个男人来这里不要小妹啊!”

那女人破口大骂:“烂货!你还有脸跟我犟嘴,我打死你!”说着又扑上来。

内保推开她喊道:“你在这样,我们不客气啦!”

丽姐以及经理询问赶过来。

丽姐见我狼狈的样子,气愤的对那女人说:“你给我说清楚,你是谁的女人啊?”

那女人指着我说:“我男朋友是徐洲龙!这婊子敢勾引我男人!”

闻言,我顿感头晕目眩,心狠狠的被揪了一下,怎么可能?徐洲龙有女朋友了?

丽姐用责备的眼神瞪了我一眼,随即笑道:“我明白了,你是徐公子的女友,你可能误会了,我这妹妹虽然陪过徐公子唱过歌,但是绝对没有勾引他!”

“放屁!要不是有人告诉我,我他妈还蒙在鼓里呢,我看了他的手机,有这婊子的聊天记录!他们两个晚上就去酒店开房睡觉,白天回去!这关系都维持了半个多月啦!”

丽姐赔笑道:“这个情况我了解啦,你放心,以后绝对不会再跟徐公子有染,我在这给你保障。”

那女人指了指我:“今儿是给你个警告,别让我在外面看到你,只要见到你,我就当街扒了你的衣服!!”说完她扬长而去。

总经理挥手道:“行了,都散了吧。”

丽姐拽着我回到休息室。

我掏出香烟抽了起来,此时内心有一场海啸,我正在极力的平息。

丽姐沉声道:“看到了吧?出事了。”

我说:“我要打电话给洲龙,问问他到底怎么回事?”

丽姐呵斥道:“你差不多就行了,你以为你是谁啊?!那女人一口流利的苏州话,本地人啊大姐,你认为你有多大的优势跟她抢男人啊?”

我不服气:“本地人怎么了!一样是人啊!”

丽姐指着我的脑袋说:“你这里是不是进水了啊?是不是在山沟里的那两年被打傻了?!这事你到此为止,如果你不肯放弃,别说是我,就是刘老板也保不了你!”

呕……

突然我感觉到一阵恶心难受,捂着嘴巴冲进卫生间。

丽姐忙不迭的跟过来:“卧槽!你别吓我啊!”

我干呕不出什么东西,洗了把脸,说:“生理期到了,可一直没来大姨妈。”

丽姐脸色黑下来:“你他妈又不是十八岁的小姑娘了,怎么那么不小心啊?”

可以说是我心甘情愿的,在山沟村里两年都没有怀孕,我被爱情的幸福冲昏了脑袋,心甘情愿怀上徐洲龙的孩子。

丽姐说:“完蛋!明天去医院yào流!”

我惊愕的说:“怎么可能啊!我不去,这是我跟洲龙的孩子,就算是打掉也要跟洲龙说一下啊。”

丽姐拽住我的手臂:“你疯啦!你以为她会在乎你肚子里的孩子?他只是玩玩你罢了!”

此时此刻我还是不相信徐洲龙只是玩弄的感情和身体,我觉得我们是真心相爱的,但是面对丽姐的指责,我选择无视。

丽姐说:“行了,今天你不用上班了,现在这歇着吧,但是不准告诉徐洲龙你怀孕的事情。”

我笑了一下,点点头。

丽姐出了休息室,我立刻从手提包里掏出手机躲进洗手间给徐洲龙打电话。

“喂,洲龙,你在哪呢?”

“我在跟朋友吃饭。”

“你,你有女朋友?她来帝尊夜总会找我了,还把我打了一顿。”我故意把语气说的委屈一些,甚至装出一点哽咽。

“哦,我知道。”

徐洲龙的声音如此冷漠,我的心瞬间揪了起来,这不是我认识的徐洲龙啊。

“你既然知道,为什么不提前告诉啊?!为什么我不知道你有女朋友?”

“哎呀,我现在忙着呢,明天再说吧。”

没等我说完,徐洲龙就挂了电话,我看着电话呆愣起来,内心的委屈涌出来,鼻子一酸,豆大的眼泪掉落下来。

我蹲下来紧紧的抱住自己的双膝,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一切,徐洲龙突然的变了,变得冷漠又无情。

我看着手机,给他发了一条信息,尽管他对我很冷漠,但我内心还存在一丝幻想,我想告诉他我怀了他的孩子,让他能够把心放在我这里。

…………

下了班,丽姐派车把我们送回公寓,我一直盯着手机,打开,关上,可却没有等到徐洲龙的电话。

龙小妹递给我一颗棒棒糖:“宁姐,别伤心了,吃颗糖吧。”

丰岚说:“早就劝过你,你不听啊,还固执的去相信什么狗屁爱情,我真是服了你啦。”

下了车,丽姐对我说:“今晚哪也不准去,想好好的在苏州混,就别去招惹那些不该招惹的男人!”

丰岚说:“丽姐放心吧,今晚我看着她。”

回到我们的寝室,丰岚从包里掏出一瓶威士忌。

“小妹,快去冰箱把泡椒鸡爪拿出来,咱们一起喝点。”

龙小妹撅起嘴说:“都喝了一夜啦,你还喝不够啊。”

丰岚说:“那些啤酒都他妈是假货,喝的再多都不醉,你见过哪个ktv,夜总会的酒喝醉人的?这是阿威偷偷给我的,正牌国外货。”

我笑道:“阿威?你跟阿威还有一腿啊?”

阿威是帝尊库房里的保管员,也是刘老板的远方侄子,经常和帝尊里的小妹打打闹闹。

“瞧他那个傻吊样子,不中看还不中用,妈的,我刚脱了内裤,他看着我就shè啦!哈哈哈。”

上午我们正在睡觉,“噗通”的一声,我卧室的门被踹开,我睡眼惺忪的坐起来。

“妈的!婊子!”

我还没看见是谁呢,她一把揪住我的长发,把我拽到在地上,然后用脚跺我,我赶忙护着脑袋,我不知道是谁,但我敢肯定不只是一个人,我感觉那脚就像雨点一样密集的落在我身上。

我抱头大喊:“小妹!丰岚!!”

“烂货还敢叫人!”

“把她的衣服全都bā光扔到小区里!”

她们边打边骂还边动手扒我的睡衣。

丰岚和龙小妹冲进来,加入战斗,狭窄的卧室顿时乱成一片,尖叫声,咒骂声,摔东西的声音,混乱不堪。

丰岚喊道:“小妹!去叫其他姐妹去!”

“拦住那个贱货!别让她去叫人!”

这个时候我趁机爬起来,看到是昨晚的那个女人,徐洲龙的女朋友,顿时怒火攻心,我捡起我的高跟鞋在她脑袋上狠狠的砸了下去,顺势一脚踹在她的后背上。

她当场就躺在地上捂着脑袋。

我吼道:“还他妈有完没完啦!!cāo!”

姐妹们蜂拥而来,十几个姐妹,狭窄的卧室都容不下,每人一脚一拳就把这些女人给制伏了。

江燕挤进来呵斥道:“你们疯啦!都给我散开!”

没一会儿,警察进来了。

我惊愕的看着警察,谁报的警啊?

徐洲龙的女友被扶起来,目光落在我身上:“就是这个女人,她把我打成这样,抓起来她!!”

“都带走!”

民警拽着我们的手臂,带上警车。

姐妹们脸色惶恐的低下头,小区的人纷纷围观上来。

…………

丽姐jiāo了保释金,领我们出来,但是我由于把徐洲龙的女友打的脑袋冒血,还赔偿了一万块钱的医yào费。

丽姐全程黑着脸,领着我们回了公寓。

“其他人都回去吧。”丽姐坐在客厅的沙发:“惠宁,你到底想怎样?还他妈有完没完啊?”

我说:“是她们先冲进来的,我没招惹她们。”

“你把她的脑袋打伤,赔点医yào费根本解决不了问题的。”江燕冷笑道:“本地人都很傲,招惹不起。”

丽姐沉声道:“从现在开始,你不准再联系徐洲龙,连短信都不要给他发。”

我低头不语。

丽姐呵斥道:“知道了吗?!!”

“知道了。”

丽姐叹气道:“我也打听了徐洲龙的女朋友的来历,她叫吕雅芳,父母做建材生意的,家底很雄厚,而且她和徐洲龙基本是定亲了,两人都见过双方父母。”

我愣了一下,心理防线瞬间崩溃,蹲下来哭了。

江燕yīn阳怪气的说:“你还有脸哭啊?今天咱们那么多姐妹都参与打架,人家肯定会找到帝尊夜总会兴师问罪的。”

丽姐叹气道:“我已经给刘老板打电话了,今晚上如果他们来,就宴请他们,就当是赔礼道歉了。”

这个时候我才意识到事情有多严重,给了我一次深刻的教训。

…………

傍晚,我在帝尊夜总会休息室抽烟,姐妹们都去上钟了,丽姐让我在休息室等着,如果吕雅芳他们家人真的来兴师问罪,我要去当面赔礼道歉的。

果不其然,吕雅芳的父母以及徐洲龙来到了帝尊夜总会,指名道姓的要见我。

刘老板在苏州也算是个人物,先开了总统套房让他们进去,随后让丽姐来叫我。

走到总统包厢面前,丽姐站住脚步,叮嘱我:“等会儿,不管他们说什么,你都不要犟嘴,我这是在救你!”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此刻心情很复杂。

丽姐推开总统包厢厚重的花门:“呵呵,久等了,来啦。”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339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