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教室把校花按在桌子上”迈开腿让我尝尝你的扇贝

最要命的是,那一双修长白皙的玉腿之间,在教室把校花按在桌子上"迈开腿让我尝尝你的扇贝连接着通往极乐世界的幽径。

幽径两旁长着黑毛,那条细细的丁字裤完全遮盖不住这美妙的风景。

只不过,现在柳晴那张俏生生的小脸疼的皱在了一起,贝齿紧咬着苍白的樱唇,水汪汪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看的老杨心疼。

于是,老杨就暂时先放下了别的心思,先帮着柳晴按摩了一周腰间的xué位。

老杨是个老中医,下手稳准狠,三下五除二就减轻了柳晴的痛苦。

“觉得舒服点儿了吧?我再给你按一会儿,巩固巩固吧。”

老杨还舍不得放手,双手流连在她的腰间,隔着薄薄的衣料上下摩挲着,有意无意的揉捏几下。

“好多了,谢谢你啊杨叔。”

柳晴有点脸红了,想着刚刚自己穿着又薄又透的睡衣就跑出去了,现在又被老杨抚摸揉捏了半天,实在太难为情了。

看着柳晴羞红的俏脸,老杨的心思又活络了起来,一只手不由自主的攀上了她挺翘的大pì gǔ。

感受到那绝妙的ròu感之后,老杨的另一只手也不受控制的游走下来。

两只手汇合之后,老杨便使劲揉捏着难以掌控的圆臀,感受着这惊人的弹xìng。

柳晴被老杨突然的动作吓一跳,扭头惊呼道:“杨叔你,你这是做什么!”

老杨假装若无其事的答道:“当然是给你治病啊闺女,我一个糟老头子什么没见过,你可千万别多想!”

他故意叫柳晴闺女,这是想提醒她别胡思乱想,自己这个年纪都够当她爹了。

柳晴脸色一红,觉得可能是自己想多了。俏脸微红不说话了。

 文学

“啊!”

随着老杨力道的增加,柳晴忍不住红着脸低哼起来,哼的老杨打了个激灵。

柳晴自己也吓了一跳,自己的身体竟然像触电一般,不受控制的抽搐了几下。

刚生完孩子不久的柳晴身体极为敏感,一点点刺激都受不了。

更何况,老杨手法力道都很有讲究,只是揉搓了这几下,竟然比她老公带给她的刺激感还要强烈!

老杨很快就回过神来,看到柳晴的丁字裤上竟然有了一些水渍,于是又加了些力道。

看着柳晴的肥臀在自己的手中被揉圆搓扁,丰满的肉从指缝中鼓出来,老杨是越加的心痒难耐。

他直接手掌chā进了柳晴深深的臀沟中,没想到竟然全部没入,随后老杨又把她的大pì gǔ掰开,这样甚至能清楚的看到被丁字裤挡住的粉ròu。

老杨忍不住在心里啧啧称赞,没想到柳晴竟然两个洞洞都是粉色的,完全不像生过孩子的女人,真是天生的尤物!

在老杨各种手法的‘按摩’下,柳晴控制不住的低哼不止,心里却羞愧难当。

除了自己的丈夫,还没有一个男人这样摸过自己。

柳晴感到羞耻不已,但又因为刚生完孩子,老公也很久不在身边,所以内心是渴望男人的抚慰的。

“杨,杨叔,你这又是在做什么啊?”柳晴紧咬着牙,羞赧的问道。

“我这是在给你做臀疗,这个疗法对女人很有好处。”

老杨随口就扯了句瞎话,与此同时,手上还在拨弄着她柔嫩敏感的花珠。

“这种疗法要,要掰开那里才行吗?”柳晴扭动着身子,想要躲开老杨的手。

“你这腰疼一方面是腰肌劳损,另一方面也是宫han所致,要是不抓紧时间彻底根治,以后会落下终身的病根!”老杨这么一通话把柳晴唬住了,也不再挣扎躲避。

嗅着柳晴身上腥鲜的nǎi香味,口干舌燥的老杨心底里冒出一个想法,借她的nǎi水来解解渴。

于是,老杨借口说要换个姿势,把柳晴从床上扶了起来。

柳晴一坐起身,老杨这才发现,她xiōng口的衣料早就被溢出的nǎi水打湿了。

看到这一幕,老杨那叫一个心yǎng难耐,直接伸手擒住了她的饱满酥xiōng。

拨开她肩上的睡衣肩带,一对硕大的大白兔跳了出来。

老杨贪婪的揉搓着ròu感十足的一对玉兔,这才发现柳晴的rǔ晕和rǔ头粉粉嫩嫩的,一点儿也不像刚生完孩子的少fù。

老杨一边捏着两颗茱萸揉捻着一边说道:“你的宫han很严重,得刺激rǔ中xué来辅助治疗!”

柳晴紧咬着樱唇,为了自己的身体健康,只得红着脸默许了。

在老杨的轻拢慢捻之下,充血的茱萸早就硬了起来,变成两颗花生米。

在这种刺激之下,nǎi水不断地从里面喷shè出来,很快就打湿了老杨的手掌,顿时让他感到口干舌燥。

他忍不住一口咬住了柳晴的nǎi头,用牙齿轻轻啃啮着,再用灵活的舌尖在nǎi头周围打圈儿,刺激的她nǎi水越来越多,老杨也照单全收。

“别,别这样……”

柳晴难耐的娇喘呜咽着,娇弱的双臂根本无法抵挡男人的进攻。

此时老杨精虫上脑,被小头指挥了大头,根本没有心思理会她的抗拒,一心只想上了这个美艳的人妻。

老杨大口大口吸吮着她的nǎi水,那一对硕大的nǎi子在他的手中变换着各种形状。

柳晴感到一阵触电般的kuài gǎn袭来,强烈的刺激让她止不住的轻颤着。

身体上的kuài gǎn和嘴上情不自禁的shēnyín声让她感到十分羞耻,而老杨又丝毫没有收敛的意思,bī的柳晴眼泪都快出来了。

“杨叔,杨叔……你别再这样了,我可是有老公的女人,这样叫人看见了,我还怎么做人啊!”

见她羞愤yù死的神情,老杨恢复了一丝理智。

对待这种良家fù女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得慢慢来才行。

于是,老杨笑呵呵的说:“你看看,你这闺女又多想了,我这是摸到你左xiōng上有一个肿块,是气血淤积造成的,要不是赶快处理,会发展成rǔ腺癌的!”

见老杨说的这么严重,柳晴心里固然担心自己的病情。

但经过刚才的那一出,她实在是不敢再让老杨在自己的身上乱摸乱蹭了。

一方面是为了避嫌,另一方面……

她也担心自己的饥渴难耐,做出越界的事情,毕竟自从生了孩子之后,她已经又半年没跟老公做爱了。

老杨看出了她的顾虑,于是又说道:“闺女你放心,我刚才是先把多余的nǎi水吸出来,好找准部位给你把肿块揉开了,你别觉得难为情,以前农村都是这样治的!”

柳晴知道老杨是个很有经验的老中医,知道一些治病的农村土方也很正常,自己可能真的想多了。

于是,柳晴就半信半疑的趴下了,深吸了一口气,闭上了眼睛。

“杨叔,治病归治病,你可不能做什么过分的事情啊!”

柳晴毕竟是个良家少fù,而且孩子还在屋里睡着呢,只得把丑话说在前头。

老杨嘴上答应的好好的,却又将yín手伸到了她紧俏的féitún之间。

柳晴心中一紧,féitún也跟着紧了紧,那紧致的臀缝夹住了老杨的手。

柳晴顿时羞的无地自容,把脸埋在了枕头里。

感觉到她身体的变化,于是他继续发力,用那带着厚茧的粗糙大手抚摸着她滑腻的皮肤。

揉搓了没几下,这又大又白的肥美pì gǔ就让他昂然挺立,裤裆里那根烧火棍子不断的充血膨胀,硬的像铁一样,快要把裤子顶出个洞来了。

老杨的手指不时地掠过柳晴的菊花边缘,每蹭一下,紧密的菊门就往回收缩一下。

在这连番的强攻之下,柳晴的内裤早已湿透,透过材质纤薄的内裤,老杨对里面的光景一览无余。

柳晴娇嫩的粉ròu和两侧稀疏的黑毛,湿哒哒的贴在内裤上,若隐若现好不诱惑。

这画面再一次勾起了老杨的兽xìng,恨不能现在就让她见识见识自己的雄风。

如此想着,老杨便控制不住的伸出手指,勾起那湿透了的内裤,挑到了一边。

刚一拨开内裤,就见柳晴粉嫩的蜜xué往里收缩了几下,从甬道的深处沁出一股yín水,啪嗒啪嗒的滴在了床单上。

柳晴虽然闭着眼睛,但也知道老杨此刻正在用如狼似虎的眼神,盯着自己的私密之处。

像是有无数条虫子在里面乱咬乱爬,那酥麻瘙yǎng的感觉真是磨人。

除了自己的老公之外,她可从来没在别的男人面前如此放dàng过。

柳晴为自己的放dàng感到羞愤yù死,可与此同时,心里却生出了一种隐秘的kuài gǎn和情愫,让她既抗拒又渴望。

而看到柳晴娇艳yù滴的粉嫩花唇之后,老杨心里大为震撼,啧啧称奇。

这柳晴真是个不可多得的尤物,蜜xué竟然比小姑娘的还要粉嫩,简直不像经过人事的少fù。

他的yín手又找到蜜源洞口,用两指玩弄着娇柔粉嫩的花唇,甚至翻开看蜜源里蓄了多少蜜汁。

此时,老杨身下的巨蟒像是迫不及待要被蜜洞吸吮一样,涨的生疼。

他等不及要入洞探险,于是一把搂住她的纤腰,把雪白浑圆的féitún提到自己的巨蟒跟前,然后狠狠地怼进了她的臀缝内。

“啊……”

柳晴毫无防备,被他顶的发出一声惊呼。

就算隔着裤子,柳晴也能感受到那根棍子是个庞然大物,而且硬的像石头一样,要是塞到下面的洞里,得有多销魂……

老杨不停的用大ròu棍摩擦着她的蜜xué,就像隔着衣服抽chā一样,手上还在给她的一对玉rǔ‘按摩’。

柳晴被他这连番的动作刺激的魂都要飞了,嘴里不时的发出几声难耐的yín叫,根本顾不上思考其它的事情。

老杨一边用ròu棍在她的洞口摩擦挺进,一边用手指揉捻着她的nǎi头,不断的刺激着那粉红的蓓蕾。

一时间,柳晴的大nǎi子nǎi水四溅,像漏水的管子一样呲出来,呲了老杨一手。

老杨贪婪的吸吮着手上黏腻的rǔ汁,身下的ròu棍对着她的蜜xué摩擦了一会儿,又雨露均沾的对着菊花顶了几下。

这样来来回回,一前一后的撩拨着她,却又不彻底的满足。

柳晴被刺激的意乱情迷,yín水喷涌,竟然下意识的抬高了pì gǔ,主动往老杨的大ròu棍上蹭。

老杨低头一看,发现柳晴的花唇已经微微张开,里面不停的往外沁出爱yè,把自己的裤子都弄湿了一大片。

见她有了反应,老杨激动的抓住她的两瓣玉臀,爱不释手的揉捏把玩着。

在多重的刺激之下,柳晴的ròuxué一片泥泞,xìngfèn地快要发大水了。

虽然内心渴望着他狠狠干自己一pào,但理智告诉她,再怎么样也不能跟隔壁老头发生不lún的关系。

仅存的一丝理智让柳晴清醒了过来,她拼命扭着身子挣扎,可老杨的力气贼大,哪里是柳晴能挣脱的开的。

而且她越挣扎,老杨就越兴奋,直接掏出了炙热的大肉棍,顶在了柳晴的蜜穴洞口。

真是爽翻了!

老杨在心里发出满足的喟叹,然后手握着粗大的肉棒在洞口摩擦了几下,用力地朝那蜜源顶了进去。

按理说刚刚生育过的女人,蜜源应该很松弛,可老杨的ròu棒却是被挡在了蜜xué门口,一阵紧致感传来,让老杨发出一声惊疑。

“杨叔,你别进去!”

柳晴面带桃花,嘴上说着不要,双腿却是大敞,根本没有一点阻挡的动作。

老杨嘿嘿一笑,扶正了ròu棒,准备再次用力。

可就在这时,摇篮里的娃娃适时地哭了起来,救了柳晴一命。

柳晴心里暗松了一口气,赶紧从床上爬了起来,抱着孩子哄了起来:“宝宝乖,不哭,宝宝是不是饿了呀?”

老杨见状,也只得暂时收起满脑子的yín念,让柳晴给孩子喂nǎi。

柳晴把rǔ头塞到了娃娃嘴里,老杨看着娃娃大口大口的喝nǎi,心里竟然开始羡慕一个小nǎi娃。

柳晴nǎi子大,nǎi水也够充足,刚刚喷出来这么多,又被老杨吸了这么多,还能喂饱娃娃。

看这情形,老杨知道今天注定得不了手,于是就起身要走。

临走的时候还不忘了嘱咐柳晴:“闺女,你这腰疼的毛病一时半会儿除不了根,要是待会儿还犯,就到隔壁来找我。”

正在喂nǎi的柳晴听了这话,又想起了刚才发生的荒唐事,自然而然就起了戒备之心。

“到时候我用银针给你好好调理调理,快则一周,慢则个把月就能彻底根治,以后就不会再犯了!”

见柳晴不理会他,老杨又多说了两句,然后恋恋不舍的回家了。

回到家之后,老杨满脑子都是柳晴曼妙的娇躯,挥之不去。想的太过出神,结果做个饭还差点儿把锅给烧漏了。

吃完饭,老杨就翻出了自己珍藏的银针,坐等柳晴过来找他。

这左等右等,等的老杨心焦难受,都快要放弃的时候,门终于被敲响了。

老杨急忙跑过去开门,只见柳晴换了一身保守的衣服,脸色苍白的扶着门框。

柳晴这身衣服虽然保守,上下捂得严严实实,但却是紧身的。

这衣服将她那玲珑有致的身材,包裹的曲线毕露,看的老杨心里又窜起了一团火。

老杨上下打量的眼神让柳晴感到很是羞耻,但没办法,腰疼的实在是受不了,老杨虽然手脚不老实,但治病却是一把好手。

进了屋之后,柳晴见老杨已经提前准备好了治病用的银针和yào酒,于是心里的戒备就少了一些。

柳晴刚要趴到床上,就听见老杨说:“扎针得先把衣服脱了,要不然没法找xué位。”

虽然感到害羞,但为了治病,柳晴还是忸怩的脱下了衣服。

随着她脱衣服的动作,美妙的身段一点点的暴露在老杨的眼中。

纤细的腰身,呼之欲出的玉乳,都让老杨感到口干舌燥。

“吧裤子也脱了。”

“啊?”

柳晴一下红了脸。

“因为大腿内侧的几处穴位也需要扎针。闺女,我一大把年纪的老头子你还不放心?”

听了这话,柳晴只得红着脸照做,脱下了牛仔裤,全身上下就只剩内衣内裤了。

根据老杨的指示,柳晴乖乖的闭上眼躺在了床上,像一只待宰的温顺羔羊。

老杨虽然对柳晴垂涎已久,也想马上就干了她。但他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338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