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城谢怜第一次肉原文*这几天没c你了是不是

 花城谢怜第一次肉原文*这几天没c你了是不是赵本严擦了擦手平静地说。

“那怎么行?这东西你费了老大劲从大黄肚子里取出来的,再说我对这玩意一窍不通,在我手里也就一文不值,还是放在你这吧,万一将来能用来救人那该是件多好的事啊!”

二胖擦了把脸上汗水憨厚地说。

“呦!看不出来你这觉悟还挺高的!”赵本严有些激动地拍了下好友的肩膀。

“不过你要是靠这东西赚了钱,可别忘了分二胖我一份哦!”

“放心吧,少不了你的!”

“谁啊?咱们村谁的觉悟高啊,我咋不知道呢?”

一个娇俏的声音打断了两个小伙子的攀谈,一身休闲的打扮的孟晓华出现在兽医站的门口。

“晓华,你来找我看病啊?”

一见是昨天体检的孟晓华,小兽医顿时眼睛亮了起来。

“晓华找你个兽医看什么病?”一头雾水二胖在一旁疑惑地问。

“那个……二胖我记得你出来时候灶上还炖着红烧肉呢!你还不赶紧回去看看,别都粘锅了!”

 文学

赵本严一边胡说八道着一边用手推着二胖向门口走去。

“什么……红烧肉……我也不会做饭啊?”

二胖被推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过看着赵本严挤眉弄眼的样子也只好嘟嘟囔囔地离去。

见二胖走远,小兽医赶忙关上兽医站的房门,笑嘻嘻地看着眼前明艳动人的孟晓华。

“拿出来!”孟晓华伸出一只葱白一样的嫩手,面带微笑地说着。

“啥……啥啊?”赵本严故作不解地挠挠头。

“还装傻!就是你昨天藏的东西啊?”

“昨天?我藏什么东西了?”小兽医继续装傻充愣。

“哼!就是…..就是昨天体检时候被你脱下来的我那条内内!”孟晓华被气得小脸通红,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睛死死盯着小兽医。

“哦!就是那条蓝色的内内啊,你倒是早说啊!来,你和我进里屋我拿出给你。”

出乎女孩的意料,赵本严似乎极为配合地给她找内内。

“给你,拿着!”一顿翻找之后小兽医把藏在枕头下面的内内翻出来递给孟晓华。

“这…..这怎么弄的?”

看着被弄成一团满是褶皱脏兮兮的内内,而且上面还有已经干涸的黏兮兮白色液体,散发着一股鸡蛋清的浓浓腥味。

“呀!!!脏死了!”

孟晓华大叫一声直接把自己的内内扔到地上。

“别扔啊!我不过是昨晚用过之后忘了洗而已,洗洗还是很干净的。”赵本严爱惜地把扔到地上的内内捡了起来,又收了起来。

“变态小色狼,这女孩内内有什么好收藏的?”晓华看着小兽医眨了眨大眼睛问道。

“当然好了,你身上的东西都好,都香香的。”赵本严的回答让女孩心中升起一丝莫名的感动。

“真有那么好?那…..那我就…..就再送一条给你好了。”

说话间,少女羞涩地转过头去,把双手从淡黄色休闲长裙的下摆里伸了进去,在裙内一番摆弄后从自己双腿间把一条纯白色的棉质内内褪了下来,递给小兽医。

这还真是一个特殊的礼物。

看着手上留有女孩芬芳体香的内内,赵本严有些失态地放到自己的鼻间用力地嗅了嗅。

“傻呀你!我人在这,你…..你还闻什么裤头啊!”

女孩乌黑深邃的眼眸带着笑意向小兽医眨了眨眼。

孟晓华的话让赵本严吞了口口水,犹豫了下才说:“那……那咱们接续昨天未完成的身体检查吧?”

少女撩了一下自己额前的刘海,露出了娇媚和害羞的微笑,女孩子轻轻一提长裙露出那白嫩滚圆的小腿如同秋藕一般,缓慢地翻身坐到炕上,如同昨天般那样平躺在小兽医面前,就好似一朵含苞待放的鲜花一副任君采摘的样子。

“那……那我今天从你的…..你的乳那个腺开始检查好吗?”

赵本严磕磕巴巴的说着。

孟晓华微闭着饱含春水的一双秀目,微微点了点头以示同意。

赵本严颤颤巍巍的伸出自己的一双大手,扶到孟晓华上面的那一件土黄色的卡其布衬衫上,虽然隔着衣料,但少女两团傲然挺立的丰满那出色弹性还是让小兽医手指一颤。

赵本严如同像刚才给大黄做手术一般,小心翼翼地解开女孩胸前的纽扣,一件乳白色的小衣赫然印入他的眼帘。

尤其是小衣上沿露出那对半个月亮让小兽医的目光根本无法移开。

“光用看的就能检查出什么毛病吗?”半晌,孟晓华微微睁开杏眼,饱含春意地微笑着问赵本严。

“啊……当然不行,医生检查还得用手摸的。”

赵本严结结巴巴的回答道,心里也鼓足勇气把一对小狼爪伸向女孩那对饱满。

指间美妙的触感令小兽医流连忘返,而少女那对被赋予哺育生命职责的神圣之物也在赵本严双手的下不断变化着形状。

“嗯…….”

胸部被赵本严带来的奇妙刺激,让孟晓华的脸色更加绯红,鼻息间也不自然哼出诱人的娇喘。

其实她昨天回到家里也是一夜没睡好,一闭上眼,脑子中就满是昨天在小兽医那个狗窝里被赵本严检查身体的画面。

二十年来第一次被其他异性如此近距离的观察自己的那些地方,而且还是被从小她欺负到大的小兽医,想想就羞的要死。

可是害臊归害臊,少女的心中却也升起了一股异样的兴奋,当然孟晓华自己肯定不会承认这就是春情萌动了。

不过心中挣扎了一个上午,孟晓华还是按捺不住躁动的春心,以找这个色狼小兽医讨要内内的为借口,跑到赵本严这里堂而皇之地接受第二次体检。

当然此时的赵本严完全不了解少女心中的奇妙心思,他的注意力已经完全被十指间的那份温存和软润所牢牢吸引。

而在小兽医带有中医按摩手法的触碰下,那对傲然的挺立也似乎变得更加紧致和坚挺。

在隔着小衣给胸部按摩了十几分钟后,赵本严双手下滑到少女纤细的腰间,继续开始在女孩的腹部开始按摩和检查。

“怎么样?我那里有什么问题吗?”孟晓华含羞地问道。

“没啥大问题,没有硬块和肌瘤什么的,发育的也挺好,估计将来给你孩子的奶水能挺足的。”

小兽医的回答让少女羞得两边的脸颊泛起一抹淡淡的红晕,索性闭上美目任由眼前的小色狼胡作非为。

“嗯,身体的主要脏器也没什么问题,下面我还需要再检查你一次上次没有检查完地方,你没意见吧?”

在按摩了一阵腰腹之后,赵本严又将目光移动到了女孩长裙下的两腿之间。

“嗯,不过你不许胡来!”

孟晓华垂着着头,脸红红的,两只小脚不住地在磨蹭着,以掩饰自己心中已经被勾搭出来的欲火。

“放心吧,和昨天约定一样,我要是占你的便宜我就是狗!”

小兽医嘴上虽然承诺得痛快,可是某个地方变大了许多,早暴露他的狼子野心。

赵本严麻利地把孟晓华双腿间的黄色长裙向上一推到腰间,由于刚才内内已经孟晓华自己脱下,裙内已然是真空,所以少女那绝美的风景带就再一次呈现在小兽医色眯眯的眼神下。

赵本严看了个十足之后,把脸凑了上去。

“啊………..”

孟晓华如遭电击般的被刺激的弓起雪白的娇躯,一张娇艳的樱桃小嘴大大的张开着,双手死死掐住赵本严炕上的被褥,丰盈的雪腿也死死夹住小兽医的脑袋,不知是想阻止他继续还是不想让他离开。

不过这一切都没有影响到赵本严后续的行动。

孟晓华如同一个溺水的人刚刚被救上陆地,张着娇艳的红唇剧烈的喘息着,被解开的衣襟的胸脯也不停地上下剧烈起伏着,整个身体也紧绷绷的如同一张被拉满弓随时会断线的弓。

小兽医检查了五六分钟后,

女孩突然在喉咙深处发出一声震撼心灵的呐喊…….

赵本严震惊了,他没想到这女孩竟然就这么达到了快乐的巅峰。

“你…….你没事吧?”

孟晓华悄声的问赵本严,只是自己的俏脸红的如同煮熟的螃蟹壳。

“没……没事啊!就当洗脸了!”

赵本严抹了一把自己脸上的体液,浑然不以为意。

“呀!你那里没安好心!”

一直闭眼的享受的少女发觉赵本严身体的变化,玉手一指赵本严隆起老高的裤裆尖害羞地道。

“这没什么啊?我作为一个正常的青年男性,看到你这样的美女有这种生理反应都是正常的啊!”

赵本严恬不知耻地解释着。

“哼!我有那么美吗?那你倒是说说是我漂亮还是我鑫月嫂子漂亮?”

孟晓华坐起身来,整理了下长裙和被解开的卡其布衬衫笑盈盈地问着。

“嗯……我不想说谎骗你,说真的你们两个都很漂亮,不过你鑫月嫂子像一只成熟的水蜜桃而你更像一个刚刚泛红的苹果。”

小兽医想了想回答道。

“切!嘴还挺甜的,那你更喜欢检查我们谁的身体?”

孟晓华不依不饶地追问道。

“嗯,都挺喜欢的…..不过更喜欢检查你的多一些!”赵本严嘻嘻哈哈地说着。

“哼!不信。”

少女如月般的凤眉向上一挑,盯着小兽医支得老高的地方,小嘴一撇说道:“我都被你看光了,也该让我看看你的吧?”

不会吧,居然还有这等好事。小兽医不能置信地瞪大了眼睛盯着眼前两小无猜的玩伴。

“怎么?不愿意让我看啊?不让看就算了……”

孟晓华双颊一红,起身来就欲走出去。

“让看,让看…..别走啊晓华!你看你看!”

说话间赵本严伸手去拉女孩的手,另一只手则麻利地褪下自己的裤子。

“啊!好丑啊!”

孟晓华转身一眼就看见小兽医那地方,连忙用双手捂住双眼,只是手指间的缝隙足以让她清楚看到赵本严的身体。

“那里丑了啊?你忘了小时候你还用手弹过它呢,这才几年没见就嫌人家丑了啊?”

小兽医不满地晃着双腿。

“呀!难看死了。小时候那东西粉粉白白的像个小肉虫子似的多可爱啊,哪像现在疤疤癞癞黑红黑红的。”

孟晓华一边偷瞄着赵本严的下身一边继续取笑着小兽医的家伙。

“小时候那东西只能尿尿,哪像现在能做的事情多了,不信你摸摸看?”赵本严继续晃动着象鼻子,把身体往女孩身前一送。

“能……..还能做什么?”

少女红着脸探出一只小手伸向小兽医那地方,不过春笋般的白嫩手指刚一触,就被吓得赶紧抽离。

“不用怕,多多摸摸它!你就会爱上它的!”

赵本严像引诱小白兔开门的大灰狼一样,循循诱导着孟晓华,用自己的手抓住女孩的小手重新按到自己的那团热情如火地方。

“呀!它还会跳动呢!”

“哦……好棒啊!前后动一动……对就是这样……嗯,舒服!”

赵本严用手抓着女孩的小手不停地动着,很快即便不用他主动引导,孟晓华也能自动动作了起来。

一时间,如同昨天一样,赵本严小小的卧室里又充满青年男女间热情如火的青春冲动。

………..

“本严啊!本严!”

咚咚咚,伴随着一阵敲门声,一个浑厚的中年男人声音在紧闭的门外响起。

“啊…….是村长!”

正在紧关节要时候的赵本严本来就已经到了强弩之末,再被村长孟大庆声音惊吓。

小兽医就感到自己的后背一麻,竟然弄得少女红红的俏脸上到处都是。

“哎呀……你瞧你弄得到处都是,怎么收拾啊?”

孟晓华小声埋怨着,快速用手擦拭着脸上的体液残留。

“啊啊…..不好意思啊,我出去看看村长来找我有什么事?你躲在里面别出来啊!”

赵本严一边提着裤子一边小声交代着。

“来了……来了…..孟村长找我有什么事啊?”

关好里间的房门,小兽医吱呀一声打开外面的大门,笑着对门外的孟大庆说着。

“啊,本严啊,这大热天的怎么把门还给关上了,就你这小兽医站还怕有人偷你的不成?”

孟大庆大大咧咧地坐到外面屋的椅子上,两只眼睛叽里咕噜四处乱转,盯着赵本严紧闭的里间屋门看个不停。

“啊!没什么,刚才上午给二胖家的狗大黄做了个手术,有点累了想睡觉,又嫌外面有时候过拖拉机太吵就把门给关上了!”

小兽医眼睛不眨地编着瞎话。

“哦!对了本严,昨天我家母猪难产是你小子帮我家里的把小猪仔生下来的,还真的得好好谢谢你啊!”

孟大庆眼珠一转笑着说。

“看您说的,我打小就没少受村里乡亲的照应,做这点事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小兽医也虚与委蛇的客气着。

“呵呵,你说的倒也没错。对了我这次过来除了表示感谢以外,还有点事麻烦你?”

“嗯?什么事啊?孟村长?”

“我想问问你,你给母驴母马用的那个让它们那个的药,给女人用,好不好使啊?”

孟大庆突然神秘兮兮地低声问道。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317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