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篇 弄得她很舒服[15P] 慢慢的研磨着她的敏感点

当下一篇 弄得她很舒服[15P] 慢慢的研磨着她的敏感点然了,他也从来没想过养我。反而天天利用我给姥姥姥爷家要钱。

其实不仅姥姥姥爷,就是他亲爹亲妈,也就是我爷爷奶奶也不放过,各种要钱,甚至抢。

要来钱,他除了喝酒就是赌博,偏偏他运气极差,逢赌必输,一输就喝酒,喝完酒就抽我。

我的童年,几乎是在充满酒精味的鞭打下成长起来的。

我也想过反抗,甚至有一次在他醉酒时,拿起了菜刀。

可我终究是胆怯了,没敢动手,也或许我不够冷酷,做不成杀兄弑父的恶魔。

我有时候想,自己或许不是亲生的,因为要是我有我爹十分之一的狠辣,也早出手弄死他了。

其实,我真该弄死他,这样,他就不会伤害小姨了。

小姨是我昏暗童年唯一的美好,更是唯    个真心爱护我,保护我的人。

如果没有她,我或许会变成一个不识字的野孩子,最后像村里的二傻子一样老死田间。

我记得很清楚,当时我到了上小学的年龄,爷爷奶奶也不送我上学,看着其他孩子都背着花书包,蹦蹦跳跳的去上学,我特别羡慕,甚至嫉妒。

当时我虽然害怕爷爷奶奶,可还是鼓足勇气问他们,我为什么不能上学?为什么没有花书包?

爷爷奶奶不理我,被我问烦了,就骂一句脏话,把我推倒在地。

后来我才知道,他们是想把我卖了,嫁给有钱人家当童养婿,这样,就有一大笔彩礼,可以用来捞他们的儿子。

当时我还傻乎乎的挺高兴,毕竟突然有新衣服新鞋穿,对于一个小孩来说,实在太美好了。

不过小姨来了,她把我身上的新衣服撕扯烂,指着爷爷奶奶的鼻子骂:“你们还算是人吗?”

爷爷奶奶被骂的老脸通红,没底气的反击,说养不起我,只是送人,他们也没办法。

“你们养不起,我养。”小姨抱起我就走。

爷爷奶奶也不敢拦,因为小姨是县里的老师,还受过县长的表彰,是能人,没人敢惹。

就这样,我就跟小姨生活在了一起。起初,我还很不高兴,因为她撕坏了我的新衣服。

可后来,她给我买了很多新衣服,还给我作了很多好吃的,就像过年一样。

不对,比过年还好,因为我过年都没这么多新衣服和好吃的。

小姨供我上学,教我学习,对我要多好有多好。

我也像其他孩子一样有了花书包,可以快乐的去上学。

随着一天天长大,步入青春期,我对女孩有了些许懵懂和渴望。

而这种渴望自然而然的映照在小姨身上。可小姨还当我是个孩子,她每天仍旧抱着我睡觉,还穿着很薄的睡衣走来走去,搞得我总是莫名其妙的脸红,心跳加快。

   我也挺享受这种感觉,尤其小姨抱着我睡觉,她身上那种淡淡的香味钻进我鼻子里,特别香,特别舒服。

我当时特别傻,以为自己一辈子都能抱着小姨睡,可谁知道有一天小姨发现我尿床了,就笑着说我长大了,不用能再跟她一起睡了。

其实我也没尿床,就是有些黏黏糊糊的东西弄到了裤衩上。

 文学

小姨当时亲手给我脱了裤衩,说我长大了,以后会变成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我不懂为什么尿床了会变成男子汉,更不懂为什么小姨不再抱着我睡觉。

我当时想问她,可又不敢。而且,我爸出狱了。

说实在的我爸长的还算端正,但是因为脸上多出一道刀疤,显得特别的凶。

他把我带走了,本来小姨还不让,可他说自己有钱,村里拆迁,弄了不少钱。

当然,这都是说谎,村里确实拆迁,可还没给钱。

他把我弄回去,一是为了要姥姥姥爷的钱,二是希望拆迁时多弄点人头费。

可姥姥姥爷虽然有钱,可不傻,不会给我钱,他们只会骂我野种,冲我吐口水。

弄不到钱,我爹就打我,骂我,让我去乞讨,甚至卖血。

弄到钱,他就赌博喝酒,然后还是打我骂我。

索性村里的拆迁款很快下来,要不然,他肯定会把我卖了赌博喝酒。

我爸虽然爱打我,可也有例外,那就是每周末小姨来看我的时候。

他一见小姨,眼神就火辣辣的,不仅不打我,还摸着我的头说我听话,成绩好,自己有我这么一个儿子实在是八辈子修来的福气。

小姨不爱搭理他,总是拉着我的手问长问短,还悄悄问我,我爹对我好不好?

我爹对我当然不好,打我,骂我,恨不得把我卖了。

可我不敢跟小姨说,我怕,我怕我爹打我,他警告过我,要是我说出半个字就把我给掐死。

我当时年纪小,早吓破了胆子,自然不敢说,小姨问我什么,我只是点头,忍着泪说很好。

小姨又不傻,她自然能看出我的委屈,况且我身上的淤伤特别明显,不瞎的人都能看出来是怎么回事。

小姨很生气,狠狠骂了我爸几句就要带我走。

可我爸怎么可能答应?他当时又喝了酒,手脚特别不干净的撕扯小姨。

一开始还没什么,当小姨的上衣被撕开,露出粉嫩的胸衣,我爹的眼珠一下就红了,他就像一个发疯的野兽般扑倒了小姨,把她狠狠压在沙发上。

小姨跟我妈一样,是个彪悍女子。可她再彪悍,又怎么敌得过一个疯狂的成年男子?

小姨的衣服很快被撕扯烂,露出诱人的身体。我爹就像一头肥猪般对着小姨乱亲,小姨大叫着抓他脸,可怎么也抓不到。

她哭了,我第一次见小姨哭,她向来坚强霸气,从来都没哭过。

可现在,她哭了,特别无助,特别绝望。

“小威!救我。”她对我喊。

“你敢动一下,老子扒你的皮!”我爹也对我吼。

我想去救她,可我不敢动,我吓坏了,腿发软。

“救我啊!小威!”小姨无助的叫着。

我不敢看,也不敢听,我抱着头,躲在角落,瑟瑟发抖,痛哭流涕。

后来,我爹去解自己的裤子,小姨趁机咬了他一嘴,翻身跑了出去。

我记得很清楚,当时正是夏天,雷雨多发,一道骤至的闪电袭来,照亮整片夜空,也照亮了小姨决绝的背影。

她看了我一眼,带着强烈的失望和愤怒。

小姨恨我,恨我的袖手旁观,恨我的无能为力。

我也恨,我也恨自己废物,可我能怎么办?我不敢面对自己的父亲,更不敢反抗。

我爸甩了甩被咬破的手,骂了一句脏话,说煮熟的鸭子给飞了。

    后来,我爸又进去了,还是强奸罪。我不知道他强了谁,更不知道谁告了状。

或许是小姨,她跟我妈一样狠辣,自然不可能轻易放过我爸。

不过我后来就没见过她,别人都说她出国进修了,也有说她南下经商去了。

没了小姨的那段日子里,是我人生最灰暗的岁月。

虽然我顺利读完了初中,考上了不错的高中,可我的心还是空落落的,满怀愧疚。

我欠小姨一句对不起,特别想当着她的面说一句,可我怎么也找不到她,她就像一滴水,蒸发在我炙热的青春里。

没了小姨的日子,我失魂落魄,生活没有一点目标,只是想混过高中三年,去打工流浪寻找小姨。

在这种心态下,我的成绩自然是一落千丈。而且,因为我沉默寡言,性格儒弱,也不受同学待见。

其中有一个叫黄成志的,更是以欺负我为乐。他是班霸,有很多玩的好的兄弟,我自然不敢反抗,每天任由他欺负。

其实他欺负我也就算了,我能忍则忍,能躲则躲。

可他有一天竟然要我去偷班花聂倩倩的丝袜。

聂倩倩对我很好,是班里少数几个不歧视我的人。而且,我们还是一个村的,她知道我的悲惨身世,特别照顾我。甚至因为我成绩不好,还天天给我补课。

正因为我俩天天呆在一起,黄成志才会让我去偷丝袜。

可我怎么能去偷她的丝袜,供黄成志猥亵呢?

我想要拒绝,可又害怕挨打,最后只能乖乖答应。

我知道自己很废物,可我真的不敢反抗,他们人太多了。

我答应了黄成志,准备在聂倩倩补课时实行计划。

聂倩倩总是在体育课上假装身体不舒服,然后躲在教室给我补课。

这一次仍旧不例外,骗过了体育老师,她吐了吐红润香舌,调皮的说这次又骗过去了,不用跑圈,真爽。

我低着头,不敢看她,因为心里有鬼。

她今天穿着小短裙,修长的美腿裹着黑色丝袜,特别性感。

我根据计划,在她帮我补课时,故意把水弄到她丝袜上。

她惊叫了一声,埋怨的推了我一把,说我怎么毛手毛脚的?

我赶紧说对不起,想要伸手给她擦。可她却拦住我,道:“干嘛?想要趁机吃豆腐?你是不是故意把水弄我丝袜上的?”

“不是!不是!真不是!”我吓坏了,语无伦次。

“瞧你那傻样。”聂倩倩白了我一眼。她擦了擦丝袜,可水太多,实在擦不完。见此,她索性就直接脱了丝袜。

她也是洒脱,竟然在我一个男生面前脱丝袜。看着他一点点褪去丝袜,露出白嫩的腿和小脚,我真有点受不了。

脱了丝袜,她工整的叠好,放在桌子上。

我没出息的吞了吞口水,感觉身体都有了反应。

聂倩倩似乎看见了,竟然把丝袜递到我面前,道:“给!”

我吓了一跳,不明白她的意思。

她撅着小嘴,道:“你弄脏的,你来洗!怎么?不情愿?”

我愣了一下,赶紧道:“情愿!情愿!”

说着,我一把夺过了丝袜。我实在没想到这么容易就得手了。

聂倩倩噗嗤一下笑了,骂我傻样。我低着头不敢说话,毕竟作贼心虚。

“对了,你们男生是不是就爱看女孩穿丝袜?”聂倩倩手托着下巴,歪头问道。

我脸一红,支支吾吾不知道怎么回答。

见此,聂倩倩就又逗我,问一些特别开放的问题,比如我撸不撸,一周撸几次,弄的我脸特别烧。

不过不管怎么说,我的任务也算完成了,希望黄成志那个魔鬼不要再为难我。

可我太天真了,魔鬼就是魔鬼,是不讲道理的。

我把丝袜给了他,他竟然让我继续偷,还说聂倩倩新穿的肉色丝袜才好看,弄一下肯定爽。

我想要拒绝,可看到他拿丝袜的狂热劲儿,就又不敢,生怕他会像野兽一样扑过来咬我。

就这样,我开始不停偷聂倩倩的丝袜。

其实,也不完全是偷,有时候还骗,甚至有一次还买,而且是跑步很久,味道特别重的丝袜。

当时聂倩倩坏坏一笑,小声对我道:“不许舔哦!”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310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