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麻在后座坐我身上|我在车后座挺进了她

“麻麻在后座坐我身上|我在车后座挺进了她还不说,是不是真想缺胳膊少腿的滚回去?”苏亦涵沉声问。

“是……是发少爷告诉虎爷的,说黑娃在你家。”牛大力痛苦说。

“果然是这个畜生,一看就不是好东西。小姨看人的眼光,太差了。”苏亦涵不满的嘀咕着。

“村长,我已经说了,能不能让傻……黑娃放了我?”牛大力脸色越来越苍白,痛得发抖了。

“黑娃,放了笨牛。”苏亦涵温柔的抚着我的头。

“晓得啦!”我傻笑着松开了。

“黑娃,你真厉害,别管笨牛啦!亦涵姐姐用摩托送你回去。”苏亦涵拉着我上了摩托,打火之后,拧动手把,摩托缓缓启动了。

“亦涵姐姐,你身上真香,好舒服哦。”我急忙抱紧苏亦涵的小蛮腰,贪婪的臭着醉人的少女体香。

“黑娃,别抱紧了,亦涵姐姐的腰快断了。”苏亦涵拍我的爪子。

“晓得啦!”我松开一点点,胸口却贴得更紧了。

这一次,苏亦涵没吱声。

很快,我们到了笔夹坡。

到了坡脚,发现牛不见了。

“亦涵姐姐,牛不见喽。”我大叫


黑娃,别急,亦涵姐姐先过去看看。”苏亦涵愣了下,急忙下车,跑步冲了过去。

“亦涵姐姐,等我。”我吓出一身汗,连忙追了过去。

以我们当地的物价,一头水牛也能卖三四千,两头就是七八千。要是真丢了,就算嫂子不说我,我也没脸见嫂子。

“黑娃,是有人把牛牵走了,绳子没断,是被人解开的。地上还有烟头,牵牛的人在这儿抽过烟。前两天下过雨,路还是软的,牛走过之后,都有脚印,我们跟着脚印追。”

苏亦涵拉着我冲了下去,“不管是谁偷了牛,亦涵姐姐都会帮你找回来。要不是我出馊主意,牛也不会丢。要是嫂子骂你,亦涵姐姐帮你,别怕啊。”

“嗯!”我用力点头。

这一刻,我心里涌起少有的温馨和甜蜜。这种温馨和甜蜜,和嫂子给予我的不同。

 文学

我没想到苏亦涵是这样善良而有担当的女孩。想到她发配到村里的任务,我决定帮她,一定要灭了王家的嚣张气焰。

我们骑着摩托,沿着地上的牛脚印,一路追踪。

日头越来越高,天气热起来了,知了不停长鸣。

最后,我和苏亦涵居然追到了王家附近。 哞!

远远的,我听了牛叫声。

我能分辨这声音,是我家那头母牛发出的。

紧接着又叫了几声,好像在提醒我似的。

“亦涵姐姐,黑娃的牛,王家。”我指了指王大山家的别墅。

我们村里,只有王大山家里修了别墅,比较小,只有几亩地。

“这个老东西,真不要脸,这样有钱了,还干这种偷鸡摸狗的事儿。”苏亦涵愤怒了,一拧手把,摩托飞一般的向别墅门口冲去。

别墅的大门紧紧的锁着,我们敲了门,没有人应。

里面有音乐声,明明有人,显然是故意不理我们。

“黑娃,狠狠的踹门。”苏亦涵看着围墙,估计没法爬过去,就叫我踹门。

“嗯!”我后退几步,突然冲了出去。

然后狠狠的一脚踹在铁门上。

轰!

铁门出发了巨大的声响,不停的晃动着。

踹几脚,估计就会倒塌。

想到王大山和王四虎两人算计嫂子的阴谋,我心里涌起一股怒火,不但没减力气,反而更用力了,不停的踹。

轰!

我只踹了五脚,铁门轰然一声倒塌了。

看着还在颤动的铁门,我一下就蒙了。

我的力气好像比牛还大了,难怪抓住牛大力之后,那家伙没法动弹。

“黑娃,你家以后不用养牛了,你去耕地,肯定比牛还厉害,咯咯!”苏亦涵不但没慌,反而开心笑了。

“亦涵姐姐,黑娃不是牛。”我傻乎乎的说,心里却有点小郁闷,苏亦涵显然也是借刀杀人,借我之手打击王家。

这事儿一闹大了,我和王家就势不两立了,以后只能和她坐一条船了。糊里糊涂的,我居然成了她的盟友。

“黑娃,亦涵姐姐逗你的,你当然不是牛。要是牛有你这样可爱,人人都去养牛了。咯咯!”苏亦涵又是一阵大笑,拉着我的大手,踏着铁门走了进去。

我和苏亦涵刚踏过铁门,楼上响起一声怒吼:

“给我打!”

这是王四虎的声音。

看样子他是故布了这个局,让我和苏亦涵两人钻。

这家伙是个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货,是想不出这种阴损招式的。

要是我没猜错,一定是黄毛那孙子。要彻底收拾我,只能靠人多。

吼声刚落,别墅里面立马跑出来七八个二流子,有黄毛、光头和牛大力,另外五人有点面生,我平时很少看见。

他们手里都拿着棍子,全是米多长、小臂粗的木棍子。有的棍子上还有短刺,是没砍干净的小树枝。

“王四虎,你真的想玩,我奉陪到底。要是玩大了,就怕你玩不起。”苏亦涵紧紧的抓着我,虽然在发抖,还是对着楼上大吼。

“姓苏的,我说过,你会后悔的。你带着傻子捣毁我家的大门,又私闯民房,就算把你们打残了,也是白挨了。别和他们废话,给老子狠狠的打。”王四虎在楼上怒吼。

“黑娃,要抢回你家的牛,全靠你了。不管是谁,第一个对你动手的,夺他的棍子,然后打他们的腿,一人一棒,不要太重了。”苏亦涵温柔的抚着我的短发,松开之后缓缓后退。“晓得啦!”我用力点头,没想到苏亦涵有如此胆识,这种情况下还能临危不乱,沉着的应对,真是一个不简单的女孩。

“臭傻子,你送上门来找死,必须付出代价。”光头仗着人多,咆哮着冲了过来,抡起棍子,当头砸下。

“死光头!”我一把抓住棍子,顺手夺了,一脚踹飞光头。

不等他们冲过来,抡起棍子冲了过去。

不过,我没下重手,万一闹大了,我估计得进派出所,搞得不好还要蹲班房。

我打的全是大腿和屁股这种肉多的地方,只是皮外伤,不会伤到他们的筋骨。

不到一分钟时间,除了光头是被踹飞的之外,另外七人,包括牛大力在内,全部趴下了。

他们的伤也没这样重,而是怕。要是站着就必须再冲,不想继续挨打,只能倒下去装死。

“臭老虎,你敢偷咋家的牛,黑娃跟你没完。”我犹豫了下,抖手把棍子向二楼射去。

呼啦!

棍子破空飞了出去。

哗啦!

二楼的窗户被砸烂了。

整个别墅,一片死寂。

不仅楼上的王四虎没吱声。躺在地上的牛大力八人,大气都不敢喘了,有的还在发抖,也不敢叫唤了。

苏亦涵也傻了,瞠目结舌的看着我。好像也在发抖,不是太激动了,就是吓着了。

我发现她看我的眼神有点怪,除了震惊还有别的东西,到底是什么,我没法分辨。

“黑娃,你太厉害了。我们去牵牛。”苏亦涵用力吸了口气,拉着我向拴牛的地方跑去。

估计是被我打怕了,居然没人拦我们,楼上的王四虎也没吭声,任由我们把牛牵走了。

很快,我们牵着牛到了门口。

我激动了,没想这样容易就把牛找回来了。

突然,二楼响起了阴冷的声音:

“人和牛,统统的给老子留下。

这是一个陌生的声音,至少我以前没听过。

“黑娃,快走。这个人好像是王四虎的亲弟弟,王四海。听说他练过武术,很厉害。”苏亦涵俏脸变色,拉着我踏上了铁门。

轰隆!

铁门发出了刺耳的声音。

“亦涵姐姐,啥是武术?”我装傻,心里却发怵了,我没傻之前就听人说,王四海在外面是混社会的,是个狠角色。

听了刚才那阴冷的声音,背上冷嗖嗖的直发寒。

“别说了,快走。”苏亦涵松开我,急忙去拍牛。

哞!

母牛叫了起来。

楼上响起了王四虎的声音:

“小海,你再不动手,人和牛都没了。” 一听这声音,我相信了苏亦涵的猜测,楼上的神秘人,应该就是王四海了。

我真的没想到,居然遇上了他。

不过,我反而渴望一战,不管是为了保护嫂子,或是要帮苏亦涵,早晚都要和王四海干上的。

谁更厉害,比划了才知道。

“傻子,你敢踏出别墅半步,海爷就废了你的腿子,扒了苏亦涵的衣服。”楼上响起了王海四霸道的警告。

“黑娃,别理他。”苏亦涵拉着母牛,迅速跨过了铁门。

眼看苏亦涵就要到摩托车旁边了,我松了口气。

呼啦!

这口气还没吐完,我身后响起了奇怪的声音。

我急忙扭头。

嘭!

一个黑乎乎的东西飞了过来,砸中了我的额头。

我额头一阵刺痛,脑子里嗡里一声大响,眼前出现好多妖艳的桃花,片片飞舞。

“亦涵姐姐,好痛……”我抱着头,蹲了下去,脑子越来越昏沉。

“黑娃,你咋啦?”苏亦涵急忙折了回,抓着胳膊将我扶了起来。

“好痛!”我不停的摇着头,眼前的桃花渐渐消失了,眼睛又痛了。

“黑娃,他们是不是用这个打你了?”苏亦涵从地上捡起一块鸡蛋大的鹅卵石。

打中我的,就是那块光溜溜的黑色鹅卵石。

“不知道。”我用力摇头。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303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