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杰我受不了了快点再快点*车后座坐腿上猛烈进出h

小杰我受不了了快点再快点*车后座坐腿上猛烈进出h心里虽然这么想着,但是张春香并没有生气,原因无他,刚才板凳身上隆起的玩意,可是让张春香直到现在还心神动荡,尤其是脑海里回想起之前在李秀梅家看到的那一幕时,张春香的身子就不由自主的燥热起来。

“嗯哼……板凳,你过来,来嫂子身边,嫂子告诉你,奶糖在哪!”

身上的燥热感让张春香不由的发出一声娇哼,这一刻,张春香的眼神中满是妩媚之色,那迷离的眼神,配合着那红润的小嘴微微半张,口中倾吐的热气,带着一股别样的香味,是个男人闻到都会沉沦。

而板凳听到这话,一听有糖吃了,顿时嘿嘿一阵傻笑,二话不说就走到床边。

“嫂子,不许耍赖皮,我要吃奶糖!”板凳傻笑道。

“好!嫂子就给你奶糖吃!”张春香一听这话,娇笑一声,轻轻的在板凳的额头上一指,手中如同变戏法一般,拿出一枚奶糖来。

只听她轻笑着对板凳道:“板凳,想吃吗?”

板凳看到奶糖,顿时就如同个孩子一般,激动到了极点,连忙点头道:“嗯嗯!嫂子,我要吃!我要吃!”

听到板凳这话,张春香突然做出一个大胆的举动来,只见她突然将手中的奶糖在板凳的面前晃了晃,然后一手掀开自己那宽松的V型T恤衣领,然后手一松,奶糖掉入了衣服。

板凳看到这一幕后,顿时就急了,甚至连说话都有点结巴起来。

“嫂,嫂子,你干什么?奶,奶糖怎么被你扔了!”

板凳这话一开口,张春香顿时娇笑一声,眼神如同钩子一般,笑看着板凳道:“板凳,你想吃么?想吃得凭本事哦!”

张春香嘴角带着娇笑,那对丹凤眼紧盯着板凳,一根葱指含在口中,眼中的目光满是妩媚。

但是这一切落在板凳的眼中,板凳却就好似没有看见一般,此时的他双眼中紧盯着的,只有刚才张春香掉进衣服中的牛奶糖。

板凳此时的心里有些纠结,看着就要到手的牛奶糖掉进了衣服中,他的脸上闪过一抹焦急的神色,想要将牛奶糖拿出来,就必须要扒开张春香嫂子的衣服去取,可是自己嫂子以前说过,自己是个大孩子了,不能再像以前那样,喜欢无缘无故就 扒人家女孩衣服,这样会被当做是流氓的。

想到这,板凳顿时犹豫了起来,眼睛紧巴巴的盯着张春香的身体,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而张春香看到一旁的板凳此时居然发起了呆,这让张春香心里不由的暗骂了声,这个二傻子,自己都表现的这么明显了,怎么还不见他有什么动作?

难道板凳真是个彻头彻尾的傻子不成?

这好像也说不过去啊!毕竟自己之前在李秀梅家可是看过的,尤其是板凳那玩意,简直就像是一个大萝卜一般,根本就不像是人长出来的。

可是怎么到了这会,板凳却依旧呆头呆脑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难道说自己暗示的还不够吗?

 文学

一想到这,张春香心中顿时有了决断,只见她媚眼一瞥,对板凳娇笑道:“板凳啊,你不是说要吃奶糖么?嫂子可是把奶糖放在这了哦!别傻站在这了,快过来拿哦!”

说着,张春香继续拿出两个牛奶糖来,只见她在板凳的眼前晃了晃,然后便一手扒开自己的领口,那一片雪白的肌肤顿时暴露在板凳的面前,可以看得出来,此时的张春香并没有穿。

张春香嫂子的皮肤真好,居然比自己嫂子的皮肤还白!

只是看了一眼,板凳的目光顿时愣住了,板凳一直都认为这世界长得最好看的绝对是自己的嫂子李秀梅,尤其是秀梅嫂子那如同牛奶般光滑白嫩的肌肤,总是让板凳看的两眼发直。

但是刚才只是稍微一瞥,看到张春香嫂子的肌肤后,板凳顿时觉得,这个世界上居然还有和他嫂子一样好看的人,虽然依旧取代不了自己嫂子在自己心中的地位,但是至少来说,排个第二绝对可以。

可是即便如此,板凳此时的心里依旧满是纠结,原因无他,他真的很想吃糖,可是一想到奶糖被春香嫂子放进了衣服,板凳的心里就有些不知道要怎么办,毕竟嫂子教导过他不能随意去扒女人的衣服。

一想到这,板凳的心里就有些犯难了。就在板凳发愣之时,床上的张春香却心中有些无语。

这个板凳怕真是个傻子吧!自己都这样了,这二傻子还无动于衷!难道说,非要自己在他面前脱光光不成?

话虽然这么说,但是要张春香自己脱光光的站在板凳面前,这让张春香的脸色顿时一红,想都不要想了,不管怎么说,就算是自己在放荡,也还没有到那种程度!

心里这样想着,张春香的目光向板凳望去。

当看到板凳身上又隆起的时候,张春香眼中的目光顿时一亮,原本她以为板凳真是个二傻子呢!可是谁知道,这个傻子也是会有反应的啊!

那这么说来,岂不是就好办了?!

想到这,张春香美目一转,顿时对正在发呆的板凳说道:“板凳啊!快来啊!你在不来,这奶糖可要在嫂子身体上化了哦!那你可就没的吃了!”

原本正在纠结的他,听到张春香这话,脸上的神色顿时变了。

“春香嫂子,那你快点把牛奶糖拿出来啊!”

看着板凳一脸的焦急,张春香嘴角的笑容更盛。

只听她说道:“板凳啊!不是嫂子不想拿出来哦,只是嫂子此时全身无力,根本就没有力气拿出来啊!要不……要不板凳你过来帮嫂子拿出来吧?”

张春香这话说完,眼神妩媚的她,顿时摆出一副病恹恹的模样,尤其是脸上那满是忧伤的表情,那个男人看了,都忍不住想要去安慰一番。

狐媚子之名果然名不虚传!这变脸的速度真不是吹的。

然而,只是她用错了对象。

面对板凳这个榆木脑袋,张春香的这招并不会太过奏效,说实话,现在板凳心中对他诱惑最大的,并非是张春香,反而是张春香怀里的那几枚奶糖。

只见板凳皱着眉头,脸色纠结的站在原地,因为心中的焦急,导致他此时的脸色有些涨红。

“春香嫂,嫂子,你快把奶糖拿出来吧!我,我……嫂子说了,不能让让随便扒女人的衣服,她说,这样会被当做是耍流氓的!”

板凳说话变的有些结巴,这是真着急的表现,他双眼紧盯着张春香那抹雪白,心中纠结到了极点,当他结结巴巴的说完这句话时,整个脸色已经变得通红。

张春香一听这话,顿时明白过来,就说以自己的能力,怎么还能搞不定一个二傻子。

只听她对着板凳娇笑一声道:“板凳,嫂子不会怪你的,也不会说你是流氓,你就当帮嫂子一个忙,帮嫂子拿出来吧!要不然奶糖真的化了,你连吃都没得吃了哦!”

张春香这话算是说到了点子上,板凳一听这话,整个人眼睛顿时都红了。

板凳最喜欢吃的就是牛奶糖,如果看着就在眼前的奶糖却不翼而飞了,那他岂不是要后悔死!

原本他还有些犹豫,自己如果去扒春香嫂子的衣服,会被说成是流氓,但是现在春香嫂子都这么说了,板凳就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早已按耐不住的心。

板凳就是这个性格,想要得到的东西,脑子一热就喜欢去拼命,现在奶糖要化了,自己没得吃了,这就是和自己过不去了,既然和自己过不去,那板凳的倔脾气也就上来了。

心中发出一声怒吼,板凳便猛的向前一步,一下子就扑到了张春香的怀里。

奶奶的!为了奶糖,拼了!

板凳如此生猛的一幕,可把床上的张春香给吓了一跳。

当看到板凳如同一头凶猛的饿狼扑入自己的怀中之时,张春香顿时给了板凳一个大大的白眼。

“你这孩子,怎么做起事来这么喜欢一惊一乍的!”

张春香口中的语气带着责怪之意,但是更多的,眼中却满是兴奋之意。

看到板凳如同饿虎扑食一般,想来在床上肯定很厉害吧!

一想到这,张春香的目光就不由的向板凳的身上看去,尤其是看到那玩意的所在之地,她的呼吸都开始变的急促起来,脑海里不断的回想着之前看到的画面,张春香就感觉自己的身体顿时变得燥热起来,一股痒痒的感觉顿时从心底生出。

眼神迷离的张春香,此时只有着一个想法,那就是能快点感受到板凳那玩意到底怎么样,是不是真的如同自己猜测的那般。

心里这样想着,张春香连忙将娇声娇气的对板凳道:“板凳,快点帮嫂子把糖取出来吧!嫂子这会感觉好难受啊!不信你摸,嫂子的身体好像很热!”

说着,也不等板凳反应,张春香就将板凳的手掌强行按在了自己的心口上。

嗷!

就当板凳手掌刚刚触及张春香心口的瞬间,张春香就如同那被踩到尾巴的老猫一般,嗷的一嗓子,卑亢高昂的叫声顿时从她那樱红的小嘴中发出。

张春香怎么也没想道,自己只是被板凳这个二傻子轻轻的触碰了一下身体,那宽大的手掌就如同是带着电流一般,刚一覆盖上,那种酸酸麻麻的触电感就从皮肤一直传到了心里,再加上那手掌上原有的温度,瞬间让张春香的身体开始热了起来。

这一刻,张春香就如同喝醉了一边,小脸上带着一抹绯红,那樱红的小嘴微微半张着,口中呼出丝丝热气,在伴随着那加速的心跳声,顿时让张春香心中直呼冤家!

张春香现在甚至都在想,自己以前怎么就没有发现板凳这个二傻子,现在仔细一看,这二傻子除了脑子有些不好使以外,其他还都不错,不但脸蛋长的白净,就连这身体都很是结实,尤其是那张大手,摸在自己的身上,居然那么有感觉。

而此时的板凳却被张春香这一嗓子给吓了个不轻,那如同老猫发情般的声响吓的板凳全身顿时一颤。

“春香嫂子,你没事吧?”

板凳心里有些郁闷,春香嫂子刚才还叫自己赶紧将糖拿出来呢,这怎么自己刚一动手,春香嫂子就发出了惨叫声?难道说春香嫂子不想给自己糖吃不成?

一想到这,板凳顿时瞪着眼睛看向了床上的张春香,很显然,刚才板凳心里的那个念头让他有些急了,只听板凳声音结巴的说道:“春,春香嫂子,你……你是不是不想给我糖吃啊!”

听到板凳这话,张春香睁开微闭的眼神,不由给了板凳一个大白眼。

这个傻小子!都什么时候了,怎么就只顾着吃啊!难道老娘的魅力还比不上一块破奶糖不成?!

亦或者说,难道这小子还是雏?李秀梅那小蹄子难道没有对板凳下手不成?

一想到这,张春香美目一转,对板凳笑道:“板凳啊!嫂子怎么会不给你糖吃呢!只是嫂子刚才感觉糖好像要化了,所以才急的叫出了声,板凳你快点继续帮嫂子将糖拿出来吧!”

话正说着,张春香反而将身子平躺在了床上,只见她双手拉着床头的护栏,呈现一个大字型,摆出一副任君取采的模样。

张春香这话刚一说完,板凳顿时又急了,只见他眼睛顿时一红,呆头呆脑的点了点头,道:“哦哦!嫂子你放心,我这就动手,肯定不会让到嘴的奶糖跑掉的!”

板凳这话说完,便一脸兴奋的将目光放在了张春香的领口处。

那宽大的领口下,可以看到那抹白嫩的饱满将衣服撑得鼓鼓囊囊的,那对饱满之间,可以清楚的看到奶糖正卡在里面。

看到奶糖的瞬间,板凳便将手伸了上去,面对奶糖毫无抵抗力的他,此时心里就只想着要怎么将它拿出来。

手掌触及到张春香那雪白的肌肤上,那种冰冰凉的感觉,带着一股子滑嫩的感觉,传遍了板凳全身。

板凳脑海里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浮现出了李秀梅的身影,似乎在他的感觉中,春香嫂子的肌肤和秀梅嫂子的肌肤一样嫩滑,根本就说不出来谁的皮肤更好一些。

指尖传来的柔软感让板凳的心里痒痒的,这种感觉生出的瞬间,板凳只感觉自己全身的温度似乎又开始不但的上升,但是心里那种痒痒的感觉似乎是在告诉自己,让自己继续摸,继续大胆的去摸。

鬼使神差的,板凳居然将整个手掌都从张春香那宽大的领口伸了进去,而这一刻,床上原本闭着眼睛的张春香,此时脸上也瞬间变得绯红,即便板凳只是个二傻子,但是再怎么说也是个男人,被男人这样从领口深入到里面去的感觉,让张春香心里感觉有些异样。

但是这种异样的感觉,不但没有让张春香心生抗拒,反而更多的,在她的心里居然似乎有些渴望。

只见此时的张春香紧闭着眼睛,眉头微微的皱在一起,那红艳的嘴唇被贝齿轻轻的咬着,那股子异样中带着兴奋的感觉让张春香全身都在不断的颤抖着。

“嗯……哼,哼,嗯……”

张春香咬着嘴唇,强忍着自己不要发出任何声音,她害怕因为自己的声音太大,又让板凳的心里产生顾虑,这样自己就等于自己之前的功夫全都白费了。

心里正这样想着,板凳的手掌已经完全的覆盖在了张春香的一只饱满之上,然而奶糖却因为板凳的触动,居然掉的更深,这让板凳的心里有些郁闷。

奶奶的!今天我还和你杠上了!我今天就要吃奶糖!

就好像是奶糖故意在捉弄自己一般,顿时激起了板凳心中的执拗一般,手掌也开始继续向下探去。

感受到板凳的那双大手在自己的身上游走,张春香的心顿时就跳个不停,也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因为板凳是个二傻子的缘故,每当板凳的手掌经过张春香身上的每一寸肌肤,长出新娘身上的温度就增加一分,一瞬间,那种似乎要将自己全身都烧着的感觉,让张春香身体越发颤抖的厉害。

张春香此时虽然紧闭着双眼,但是身上的感觉却极为强烈,她那对纤细的美腿在这一刻也开始如同水蛇一般,缠绕交织在一起。

腹部传来丝丝的暖流,张春香那张小脸通红,双眼微闭的她,呼吸不断的加快,喉咙里散发出丝丝的声音,这是张春香在尽量的控制自己不发出声音。

而此时的板凳,脸上带着执拗,伸手在张春香的衣服里面抓来抓去,然而让他有些郁闷的是,那奶糖就像是在和自己捉迷藏一般,抓来抓去就是抓不在手里,反而总是时不时的会抓到一抹柔软。

板凳的心里更加的着急和苦恼,手指在衣服中继续的抓了几下后,他终于摸到了一个圆圆的东西,摸到那东西的瞬间,板凳先是一愣,心里有些疑惑的他,有些摸不出来那是什么,感觉有些软软的,好像是奶糖一般。

一想到这,板凳的嘴角顿时露出一抹开心的笑容,只听他一脸兴奋的对张春香说道:“春香嫂子,我摸到了,我摸到奶糖了!”

张春香此时早已满头的汗水,尤其是是那对漂亮的丹凤眼中,早已满是迷离的目光,此时的她如同刚被雨淋过一般,汗水早已打湿了她眉前的那抹秀发,尤其是刚才板凳在乱抓的时候,瞬间就蹭的张春香心慌不已。

而就在张春香感觉自己快要忍受不住的时候,板凳却突然将那小樱桃捏在了手中,这一下可算是要了张春香的亲命,尤其是当她听到板凳那句话的时候,顿时想死的心都有了,这还真是个二傻子,那哪里是奶糖啊!

心里正这样想着,张春香刚要开口,谁知道板凳居然两根手指一夹,居然轻轻的用手指拽动起来。

“嫂子!嫂子!我摸到奶糖了!”

板凳兴奋的大声说道,脸上满是傻傻的笑容。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303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