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城用厄命把谢怜捅哭图片*拉高双腿毫不怜惜贯穿

花城用厄命把谢怜捅哭图片*拉高双腿毫不怜惜贯穿丽姐本名叫徐丽,她的按摩店是针对女人开放的,而我却是个男人。为了说服她们接受我的服务,她不知道遭了多少奚落和谩骂。这份恩情我一直都记得,所以我在工作的时候,一直都兢兢业业,不敢对女客户有任何的非分之想。

久而久之,情况有了好转,有很多人愿意接受我的服务了,这样的成就不知让我哭了多少次。

“没关系小龙,我今天要教你的,就是这个。”丽姐笑着说。

“啊?”我意外的看着她,这种服务也太大胆了吧,有谁愿意接受?

说实话,我蛮喜欢这样的,因为我也是个男人,也对女人有想法,只是工作不允许我做出过分的举动。

这时,丽姐突然低声说道:“这里就我们两人,我告诉你一些事情,你千万不要和外面的人说,知道吗?”

我忙不迭的点头,认真的回道:“放心,我会管住自己的嘴的。”

接下来,丽姐跟我说的事,大大颠覆了我的认知,听得我瞪大眼睛,一脸燥热,连连吞咽口水。

原来,有这么一群女人,她们因为有着特殊的身份,所以根本不能在外面乱来。可是,她们又有着自己的需要,在家里又得不到满足,所以就找我来帮助她们释放。因为我是个瞎子,不会知道她们的身份,不会看到她们的模样,所以她们对我很放心。

“明白了吗?这和你之前按摩的那些对象不同,说白了,来找你做这种服务的都是一群浪得没边的骚货。”

说完,丽姐就沉默不言了。我猜,她一定推己及人,想到自己也来找我做这种事,害羞了,骂别人骚货,不也是在骂自己骚货吗?

可是,我还是有些担心道:“姐,真的能行吗?万一她们事后反悔了怎么办?”

“没事,她们就算事后不乐意了,也不会找你的麻烦。相对而言,我更担心你。”

“我?”我指着自己的鼻子,很是不解。

丽姐郑重道:“对啊,我就怕你到时候把持不住,被这些被撩起情绪的骚狐狸一口不剩的给吃了。”

听了这话后,我不自觉的咽了口口水,心跳猛然加快。不知怎么的,我竟有一些向往。脑海中登时蹦出一个个鲜活的身子伏在我身上……

“看吧,我就知道你会这样!”丽姐突然笑着说。

“这样?什么意思?”我皱眉问道。

话一说完,我就感觉自己的下面猛地一紧,被一只大手所捕获。

“丽姐,疼!”我苦着脸,又羞又燥,娘的,怎么这个时候升旗了,我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

丽姐那边没说话,手下却丝毫没有放松,甚至还轻微活动了几下。

感受着她手心里的热度,我全身上下瞬间变得又酥又麻。

“小龙,没想到你年纪不大,本钱还真是不小!”丽姐惊讶的说道,激动的同时,呼吸都变得粗重起来。

 文学

我又羞又囧,“姐,你就别取笑我了,放我一马好不好?”

丽姐放开了我,连连深呼吸了几口,调整好了气息才说道:“看来你的定力还不够啊,我一定要好好训练你才行。”

这点我承认,可是我就不明白了。既然是帮助那些女人释放,为什么还要学习什么手法吗?干脆直接点不是更省事。

接下来,丽姐便向我解释了其中的奥妙。那些女人需要释放是不假,可是她们要的不单单只是身体上的满足,更多的是心理上。丽姐告诉我,她们出来玩,玩的就是一种感觉,如果只是为了那点事,还不如直接找个男公关。所以,我的任务虽看起来简单,但其实不然。

我要满足三个条件,一,客户满意,这自不必多说,我就是干这个的。二,我不能被她们拿下,甚至起一点坏心眼,如果和她们纠缠在一起,或者引起了她们的不满,将来都是很大的麻烦。三,我要掌握分寸,吊足她们的胃口,让她们离不开我。

开始我还挺兴奋的,可是听完这些话后,心里便没有了底气。这三个要求,一个比一个难,单说第二个,要我帮助她们释放的同时,还不允许我起反应,真是要了我的命了。

“姐,我,我担心我做不来。”

“所以你才要学啊!如果,”丽姐中间停顿了一下,“如果你真的受不了的话,可以找姐来帮你解决。”

“啊?”我一脸古怪的看着她,心里怦怦直跳起来。难道,这意味着我可以跟她那个吗?!

“想什么呢?”丽姐杵了下我的额头,嗔怪道:“我是说我用别的方法帮你。”

“哦!”我失落的低下了头。满以为这次可以好梦成真了,谁知道只是意思一下。不过,这已经让我很开心了。不论是她的哪里,我都十分的想要,哪怕是手,都能让我激动好半天。因为我从来没有尝试过让女人来帮我。

接着,丽姐扑哧一声笑出了声,调侃我道:“小坏蛋,你是不是早对我有想法了?”

我憨笑着挠着头,很不好意思,也就是和她能这样放松的开开玩笑。

“不要气馁哦,说不定你到时候表现的好,我会试着考虑一下的。”说完,丽姐一阵浪笑,笑得我心都酥了。

此刻,我在重新燃起希望的同时,又无比的痛恨自己为什么是个瞎子。可以想象,在我面前的这可人儿,此刻一定美的不像话,偏偏我却看不到。

“来,小龙,今天没有其他人,让姐姐好好教你。”说着,她两手抓着我的手腕,将我有些僵硬的手掌按到了自己的丰满上。

“啊……”

这就是女人的丰满,我终于摸到它了!软绵绵的真叫人爱不释手啊!

“嗯……小龙,不要,不要那么用力,温柔一点,丽姐有些吃不消了,啊……”

我嘴角勾起,心中不由有些得意。虽然她嘴上这么说,可我知道她喜欢我这样,每当我轻轻拨动时,她都会引亢高歌,声音传到我耳中,引得我浑身都痒痒麻麻的,异常的舒服。

在我渐渐掌握了规律的情况下,丽姐连连娇吟,一声比一声高,到了最后,她身子猛地一僵,一声高吟,结束了一切。

“小龙,你实在太厉害了!”丽姐抓着我的手,气若游丝的说道。

她的手非常的滑嫩,可我现在的心思却完全不在这上面。不住在想,要是能探寻一下她下面的幽境该有多好,长这么大,我还没有接触过女人的那里,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感觉,眼前就是一个不错的机会。

“丽姐,我,我想……”我支支吾吾的,话都说不利落了。

“别着急,我知道你想干什么,今天就到这里了,等你完全学会了,我们再进行下一步。”丽姐安慰我道。

“哦!”我有些失落,但没有表现出来。

由于我出色的表现,丽姐特批给我半天的假,说是让我调整心态,认真思考如何掌握新学的技巧。

到了中午饭点,表嫂吴雪晴准时出现。不管遇到什么情况,她总是风雨无阻的来接我。

“今天怎么样?还顺利吗?”表嫂关切的问道。

我微笑着点点头,“还好,店长给我放了半天假,让我好好休息一下。”

表嫂有些意外,“为什么呀,怎么好端端的给你放假了?”

我知道表嫂有可能多想,倒不是说表嫂不乐意看我休息,而是担心我被人撵走,因为这种情况在以前出现过很多次。于是我解释说:“今天我学了新的按摩手法,店长很高兴,所以就放我假了。”

“那感情好,回头帮我也按按。”表嫂笑着说。

额……

我不知道说什么了,心说你可是我的表嫂啊,我怎么能对你做那种事!但是,我心里又无比的渴望。表嫂是个好女人,然而生活中却得不到堂哥多少的怜爱。不知多少个静谧的夜里,我起床方便时,总是能听到她低沉魅惑的叫声。

那声音就像赋有魔力般,折磨的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整宿整宿的睡不着。于是,我幻想着表嫂的样子,然后……

我为自己的举止而感到羞愧,但是我就是控制不住自己,或许,我真的是个很不称职的表弟。

回到家里后,我和表嫂有说有笑的吃完了饭。这个时候,是我最享受的时光,听着女人在厨房里的忙碌声,悠闲的躺在沙发上,或许,这就是家的感觉。

‘嘭!’

门被一脚踢开,惊得我‘嗖’的翻身坐起来。不为别的,那个凶神又回来了!

“呦呵,表弟,你也在家啊。怎么,今天没上班吗?还是又被人家踢了?”陈有亮戏谑的声音道。

我听了心里很不是滋味,可是却不能通过实际行动来表达自己的不满。因为我是个瞎子,论打架的话,我明显吃亏。

这个人就是我的表哥,一个十足的人渣。每天除了和他的那帮狐朋狗党喝酒之外,就是赌钱。每次输到精光才回家,拿了钱之后又去赌。我和表嫂不知受过他多少的辱骂和踢打。

“有亮,吃饭了吗?锅里还有包子,我去给你热几个。”表嫂知道我有难了,急忙出来解围。

“不用!”陈有亮冷冷回了一句,接着冲着我的方向很不客气的说道:“臭瞎子,是不是人家又不要你了,每天就知道吃白饭,如果给老子挣不回钱来的话,趁早给老子滚蛋!”

听了他这话,我狠狠咬着牙,双拳紧握,恨不能一刀子捅死这王八蛋!我们是亲戚,他怎么能这样对我!

此时,我无比的痛恨自己,为什么我是一个瞎子,什么都做不了!

“有亮,你误会了,小龙今天被领导夸奖了,说他新技能学的好,特地准他休息半天呢。”表嫂解释道。

“哦?看来长本事了,这么说来,你工资也应该涨了才对。好,从下个月开始,每月多给我一千块钱,不然的话,我要你好看!”陈有亮凶狠的威胁我道。

我没坑声,此刻我心里不停在想着,是不是带着表嫂逃离这里比较好。之前没有什么机会,因为钱都被这混蛋剥削去了,可是今天丽姐答应我,说我要是干的好的话,工资给我翻一倍,或许,我能偷偷攒下一些钱来。

“瞎子!你没听到吗?当老子说话是放屁吗?”说着,我前方跟着一阵响动,听情况,这混蛋又想冲过来打我。

“听到了!”我高喊了一声,决定先稳住他再说。

陈有亮得意的笑了两声,接着对旁边说道:“走,跟我去厨房。”

周围一下安静了,我心有余悸的手按着自己的胸口,不管怎么样,总算逃过了一劫。

可是,不久之后厨房那边就传来了声音。人都说,失去视觉的人,其他的感官会变得更加灵敏一些。这话不假,因为我确实听的比别人远。

“骚货,这么快就湿了,是不是想男人想的?”陈有亮喘着粗气断断续续道。

“别,别在这里,小龙还在,要做的话,我们到房间去。”表嫂气喘吁吁,似乎被男人折磨的很是不堪。

“呵呵,你不觉得这样才兴奋吗?你看,那个瞎子正看着我们呢,怎么样,想不想让他也来搞你一把?”陈有亮道。

表嫂明显不行了,嗯啊起来,之后便再没有说话。

陈有亮倒是一刻也没闲着,不断的说着糙话,“还说不想,你他么都来了!”

坐在沙发上的我再也听不下去了,我为自己有这样的表哥而羞愧,也为表嫂而难过。另外,让我感到难堪的是,我出于本能,居然可耻的有了反应。为了不让陈有亮有进一步取笑我的机会,让我和表嫂难堪,我决定回卧室去躲一下。

然而,就在我手持盲杖,绕过茶几的时候,突然脚下一绊,扑了出去。

‘咚!’

一阵沉闷的声响,我的头当即就是一痛,似乎撞到了桌腿。接着,我感觉额头有液体流了下来,脑袋昏昏沉沉,就要失去知觉。

“瞎子摔倒了!”

“这个时候你还说风凉话,快救他呀!”

这是我最后听到的话,我勉强睁着眼看了一眼,竟看到一双白腿跑了过来!

看来我真的完蛋了,都出现幻觉了。

……

“小龙,小龙……”

睡梦中,隐约听到有人在轻声呼唤我的名字,我尝试着睁开了眼睛。

好疼啊!

我从未觉得眼睛如此的痛过,可是当我看到一丝光亮出现在我眼前时,几乎瞬间懵了。

这是怎么回事?!我能看到了!

“嫂……嫂子?”我初次恢复了视觉,感觉一切还很陌生,所以便试探着问了一句。

这时,表嫂袅袅婷婷的走了过来。只见她长发松散的披落在两肩,身穿花色的印花裙,行走之间,曼妙的曲线若隐若现,韵味十足,让我顿感口干舌燥,不由吞咽了一口口水。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299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