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在营帐内强迫粗暴刺入-他含着她的乳慢慢律动下身H

将军在营帐内强迫粗暴刺入-他含着她的乳慢慢律动下身H,秦锋也没有转身离去,而是去到那一楼窗户前,从半开的窗扇往里看去,就见到两人赤条条的模样,妇人趴在床上,汉子就从伏在她的背上,弄起了羞羞的游戏。

“草,这两人做这事也不关窗,还做出这么新奇……不对,这么禽兽的动作。”

秦锋就没有试过弄秀萍那个的事,主要是他的那活太大,不可能……主要是没有那个想法,秀萍的前面就能伺候人,谁还折腾个什么劲啊!

正当他再想细看的时候,那柳大海交粮完事了。

“你看你,就这么折腾不到一分钟,非要从后面!你舒服了,老娘还没爽够呢,你搞得老娘不上不下的。” 苗大壮开始喋喋不休,仰身躺了起来。

“你不舒服,你刚才呻.吟个什么劲!”

“还不是你让我叫的?要是你真有那个本事,弄得我忍不住叫出来,你什么时候再去镇上发廊找那些骚.货,我就睁只眼闭只眼!”

“谁去发廊……妈的,你不要血口喷人。”

“奥哟哟,你敢做还不敢当啊,你当我是傻子啊,你不就好哪些身材好的吗?”苗大壮说着,突然哽咽起来,“你看看人家宋秀萍家,人家老公就一直安守本分,一直吃得饱饱的,你倒好,家里的没有喂好,就去喂哪些野鸡……”

“啰嗦,你要是觉得吃不饱,你就去让秦锋喂你一顿。”

“呜呜,有你这样做男人的嘛,将老婆往被的老公怀里推的。”

“啰嗦,你不是吃不饱吗.我让你去加餐啊!”

“好你个柳大海,我要是真去了,你可不要怪我给你戴绿帽子!”

“妈的,有本事你就去,别吵着我睡觉。”柳大海翻身,可能是太疲惫了,竟然立马就打起呼噜来了。

苗大壮蹬了一脚他,他都没动静,气得她嚯的起来。

好你个柳大海,该你用手满足老娘了,你就睡死去了,好,你做初一,老娘就做十五,老娘这就去找秦锋给你戴一顶绿帽子!

苗大壮说做就做,起身披上一见外套就出去。

 文学

秦锋一字不落听了去,心里澎湃不已,他见妇人要出来,马上退走几步,可又想回去做什么呢,她要给他老公戴绿帽子,为什么不成全她呢.

他从来就没有给人戴个绿帽子,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突发奇想想要给人戴绿帽子了,难道是刚才被老婆用一根黄瓜戴了绿帽子,内心还不爽,想要报复了?

那活早就不争气的一柱擎天了,好在这昏暗的夜色,别个人没灯的话,就算来到他面前,都不会发现。

“峰子哥,你……”苗大壮没有想到刚跨出门口就撞到秦锋,她心里有想法,一时间紧张和刺激得很。

“刚才听到这边有响声,就顺便来看看。”秦锋也故作镇定,但是想到这个妇人下面是真空,虽然看不见,也足够他想象,只要撩起其外套,就能弄起来了。

他心里也有鬼!

“是我不小心弄翻脸盆……啊……”苗大壮靠近几步,突然就想摸秦峰,顿时就吓她一跳!为她的冲动惊吓,也手上抓到的东西分量惊吓。

她的心一下子噗通跳得厉害,这好大的家伙,隔着衣服还是温热温热的……

“峰子哥,我喜欢你很久了,要了我好吗?”苗大壮猛的抱着秦锋,撩起外套,就开始磨蹭秦峰,可是她比起高大的秦锋,她实在是太矮了,可蹭不着,反而让她更加的情急。

“你……”秦锋被抓着,一种异样的酥麻瞬间传遍全身,这妇人可是除了他媳妇外,第三个抓他这个地方的女人了!

这个女人一来就如此主动,让他都情不自禁跟着起欲……

“那就当我是阿萍,来要我一次。今天我看到阿萍从陈玉红那里买了一盒特大号的套子……”

陈玉红?

又是那个女人?

秦锋不知为何,听到这个陈玉红二字,再想到陈玉红那火辣的身材,他体内的豪情顿时迸发,呼的拉下裤头,掏出那活,抬起女人的一脚,让她背靠着门口,他那活就抵向她的身体……

就在将要入壑之际,一阵汪汪的狗叫声传来,就是冲着他们来的。

“峰子哥,快停下,这是老赖头的黑狗……”苗大壮被这么一吓,就从迷欲中清醒了,推开秦锋,开门就进去了。

这事要是被抓个现行,就真臊大了!

“去!”

秦锋也是一惊,收起那活,往外走几步,待那黑狗冲来,他一脚就踢飞它……

妈的,老子的好事都让你给黄了,踢死你正好做狗肉煲…

秦锋一脚踢飞那恶狗,那恶狗嗷叫一声,夹起尾巴就灰灰的溜走。

再看见苗大壮回去后就关灯了,在窗户外面什么都看不到,他知道今晚不可能给这柳大海戴绿帽子了,加上原处传来一声干咳,他也就灭了这心思,转身往回走。

很快,很轻细的脚步声传来,秦锋还是听出来此人正是村里的老书记赖木柱,因为七老八十岁了,加上头发几乎全掉了,大家伙就称呼一声老赖头,毕竟老秃头就难听多了。

“是峰子啊。”老赖头看见了秦锋,就出声说道。

“八叔,这么晚还去果园子啊。”秦锋自然说道,这老赖头跟他没有亲戚关系,但是他还是很尊称对方一句。

老赖头有近五十亩的香蕉林,就在村里山坳下的那一片旱地上。眼下六月,正是香蕉长果的时候,有些已经开始熟了,他半夜还去看看,防止有人顺手牵羊,也防止山上下来的野物啃食。

这五十亩的香蕉林,其实也是秦锋垂涎的香饽饽,他早就想盘过来了!

这个老赖头的儿子都不想务农,即使老赖头承包了下来,也就是图个乐!但是老头子也是精明之人,他明知道秦锋想要这果园子,但是他却偏让你得不到!因为别人有求于他,他觉得这种感觉感觉非常好!

“老规矩了嘛。”老赖头见秦锋提着拖鞋,想着他是看田水了,也就丢给秦锋一根红梅香烟。

秦锋接过,也将鞋子穿上,点了烟,静静等老赖头开口了,他知道,这老赖头给人烟抽,就是要跟对方谈谈话的意思。

秦锋能当上村长,甚至连同村委书记一起当了,一来是他退伍军人的身份,整个人透着一股威势,又拒绝了镇上武装部的安排,在村里竞选村长,自然就很顺当了。

另外,也有他察言观色的一套本领,这又得益于他在部队的特种兵训练生涯,能当特种兵的,都是机智敏捷之人,再深说也就跟他自身的悟性有关。

“峰子啊,你来这里,也是听到了摔盆子的声音了吧。”

“是的,我刚要过看看他们这两口玩什么把戏,深更半夜的还斗嘴,不影响被人休息吗?”

“谁说不是呢,可是峰子,你可知道,他们吵架的原因是什么?”

“这就不清楚了,这柳大海有些木工的手活,村里盖的新房,附近村子和镇上的,他一年揽下来,少说也有大几万的,按理说日子过得算是不错了,生活过得好了,这脾气难道就来了吗?”秦锋当然知道柳大海夫妇吵架的原因,可他偏不会直接说出来。

“谁说不是呢?这好日子来了,人的思想也就变了,坏脾性也就来了。就拿这柳大海来说,家里放着个好女人不用,非得跑去发廊找鸡婆,这算什么事呢?”

“有钱就变坏!要是他没有那几个小钱,即使去了人家也不理他啊。那几个发廊,听说还有派出所的入股,这都算什么事!”秦锋点到即止说道。

“镇上的事我们管不着,不过,峰子,村里的事,你得抓紧一下啊。”

“哦,老书记,你说,我还有哪方面做得不周到,你吩咐就行。”秦锋适时改变了个口吻,因为这老赖头对你说事的时候,你再称呼一声他老书记,提提他当年引以为豪的称呼,他脾气绝对顺溜顺溜的!

果然,老赖头很受用,自谦一句:“不要这么叫了,已经不做书记整整三十年了,不要再提。呵呵。”

你看,他人这么老,还记得多少年没有做书记了!显然他是用心数着记住的。

“峰子,我看村里出现了一股歪风,是要害人的哩!”老赖头话锋一转,就抖出了这样一句话。

“什么风?老书记,你说说。”秦锋接道。

“不好的风气啊,现在的小姑娘,你看看,穿的裤子都短到什么程度了,还光着个大背招摇过村,更不要说搂搂抱抱的事了。”

“这不都是年轻人追求时髦吗?现在都21世纪了。思想作风什么的都开放了,人家不介意。”秦锋说道,这老赖头可是经历过激情燃烧的岁月,想法传统,要想这老赖头一下子接受新世界新事物,估计够呛!

“哎,好吧,年轻人的显摆就让她们显摆吧,总有一天他们会后悔的。不过,峰子,你听说了吗,现在村里流行一股放.片儿的风气了。这股歪风带来的影响不小。你得多注意一下。”老赖头说道。

“ 放.片儿?这些东西不都是禁止了吗?怎么还有人卖?”秦锋也就沉思了,今天他媳妇就是因为看了录像,而用一根黄瓜给他带了绿帽子,他猛的又想到,他媳妇是个温顺保守的女人,这么多年来,虽然在房.事上她很配合也很投入,都是他的资本太强大了,让她得到了痛快,可是她也不至于做出这种事情,说明她可能看了不止一部,她已经受到熏陶了。

她竟然背着自己,就不知道会不会真的在哪天就给自己戴上一顶绿帽子?

秦锋突然很气愤!他堂堂一个军人,竟然连个女人都套不住,这算什么事?不行,一定得好好治治宋秀萍!

可他猛的想到,他刚才不也差点给柳大海带戴绿帽子了吗?

他能上别个人的老婆,为什么别个人就不能上他的老婆?

“你个姥姥的,谁要是敢动老子女人一下,我非揍死丫的!”秦锋眼中凶光一闪,只不过是暗夜中,无人察觉而已。

“峰子啊,你刚才不是说发廊的都有派出所入股了吗?这卖碟的,还有什么奇怪的呢?”

“难道……”

“具体的我就不知道了,不过,我就知道,那个吴勇的婆娘,苏桂花,她的店铺就是挂着卖DVD的羊头,卖起放片儿的狗肉。还有,村头那个外来女人开的小超市,也有这种片儿卖!峰子,你是一村之长,应该有所为有所不为啊!”

秦锋沉默了,这苏桂花的表哥是派出所所长,那发廊的老板娘据说是所长的姘头,而这所长好像不久就要调入县公安局了,正在平步青云的路上,可以预见,这要禁止的难度有多大!就算乡镇长和乡委书记都不会出令了。

“陈玉红?怎么还跟她有联系?”

秦锋和老赖头再聊了一下,他就转个弯,走到了村头的小超市,他倒是要看看,这个陈玉红,有什么魅力,竟然能让自己的老婆也跟着学坏?

村里确实有一间小超市,主要卖一些烟酒酱油陈醋等等农村生活必须品,也有一些其他用品,如情趣用品,比如宋秀萍来买的特大号套子。

规模不大,新盖的两层小楼,一楼八十平,全部用来做商铺了,二楼就用来住人。

位置在村头公路边上,交通顺利,只是看着偏僻了些,因为公路几十里内都没别的村落了,只有一片开阔的庄稼地。

一盏高瓦数的白炙节能灯,将这一片照得通亮,门前再摆着几个桌子,几个塑料凳子。

秦锋走向小超市,见只开着一扇门,门前一个倩影正在收拾地上的垃圾。

啪啪!

拖鞋声很响,顿时引来超市旁边拴着的一条大狼狗狂吠!

陈玉红一看是村长,就喝住大狼狗,笑着对秦锋说道:“村长大人,这么晚了,还不睡?来我小店,想要买点什么?”

“来包红双喜吧,硬盒的!”秦锋随口说道,“再来个打火机,出门记得是带了的,刚才不知道掉哪田头还是水沟里了。”

他自然不能直接过来质问陈玉红为什么给他媳妇看大洋马自wei的带子!

此时他终于明白当时弄着媳妇,一想到这个开超市的女人,他那活就忍不住了,甚至高.潮的时候,想的也是这个女人,皆因这个女人实在是太漂亮了!

清秀无尘的脸蛋儿,一双圆圆的大眼睛水灵水灵,好像会说话,在白炽灯映照下,可见她的肌肤更加的雪白,白里又透红,衬衫微微汗湿,将下面的饱满衬托出来。

他猛的想到,要是这样的女子正面躺在床上,让他捣弄一下,这又是什么个情景啊。

一想到这个女人,秦锋身体竟然涌起莫名的兴奋!

老婆也是别个人的好,要是上了别个,那就更好了!

“哎,我马上给你拿!”陈玉红点头说道。

妇人转身,留给秦锋一个背影。

秦锋不看则以,一看心中也不禁怦然,妇人转身,他就看见了妇人的后面,不大不小,非常圆,也非常性.感。

秦锋不是没有见过好屁股,他媳妇身材就非常好,她的媳妇也就有着一个让他爱不释手的性.感屁股。可是比之眼前的陈玉红,秦锋又觉得宋秀萍缺少点什么,具体缺少什么,他也说不出。

这样的女人要是趴在床上上,或者她附着墙壁,再撅着大屁股,像他媳妇一样,让他好好享受,那该多滋味啊!

秦锋不知道的是,可能的因为今天此刻看了这性感的屁股,以后他每每想别个女人,总免不了要先对别个人的屁股先比较一下!

妇人很快的就拿来,秦锋一摸口袋,却没有带钱,他顿时有点困窘。

妇人则很善解人意的笑笑,说就当是孝敬村长大人的,这点小钱就不用算了,因为也才是十一二块。

秦锋秉承军人不拿群众一针一线的作风,就让她先赊着,明天再给她送来。

陈玉红也不推勉,就说随村长大人的意思办。

两人一来二往,几句话下来后,好像亲和了些许。

秦锋撕开烟盒,抽出一支,吸了几口,方又问道:“陈玉红,你老家是哪里的?怎么要来我们桃花村开超市呢?”

“我是桃县东边藤州人,我老家那边现在在拆迁,因为一些纠纷,一直没有落实新房子,所以我就来投奔大表姐了。”陈玉红说道。

“哦,你说的大表姐是吴勇的媳妇苏桂花吧?”秦锋问道,老赖头说苏桂花就是卖片儿的,搞得秦锋的老婆也看片儿了,他自己对这些女人比较在意了。

“是的,我的亲戚少,这大表姐可是我比较亲近的人了。”陈玉红又答道。

“你们投资这个超市,应该也要几十万的资金吧,有这笔钱,去县城里面租个门店,可能有更加大的利润啊,我们桃花村的消费能力,毕竟还是很低下。”秦锋问道、

“在县里我无亲无故的,容易被人欺负,这里面还有大表姐,我心里有个底。至于钱多钱少,我现在已经不看重了,一分亲情的意义更加大。”陈玉红说道。

秦锋点点头,吴勇是镇上中学的校长,因为每年招生和分班的缘故,总有不少人巴结校长,而吴勇也不是个书呆子,慢慢的经营起这些人脉了,不然,苏桂花也不可能敢买片儿这种东西了。

秦锋就和陈玉红再聊了一下,发觉陈玉红答得非常顺利,说到情真意切时,他这个大男人都不禁心软,说到高兴时,他这个大男人也不禁哈哈大笑,总之很愉快,一支烟过后,秦锋就回去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298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