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熟的肉体被窃贼玩弄|她顺从的张开了双腿

成熟的肉体被窃贼玩弄|她顺从的张开了双腿只不过,就在我刚开门的时候,却发现主卧对面的房门也打开了,这是高珊珊的房间,她穿着简单的睡裙,眉宇之间充斥着担忧,咬着嘴唇,最终敲开了白云飞的卧室:

“表哥,现在嫂子没受孕成功,正是应该休息的时候,您打她也无事于补呀。”

我偷摸的趴在了楼梯口,顺着门外的细缝,刚好能够看到屋里的情况。

此时苏亚跪在地上,一脸失落而又梨花带雨,那张精美的脸颊上浮现一道五指分明的手指印,显得楚楚可怜,恨不得让人抱在怀里揉捏一番。

至于白云飞则是狠狠的揣着苏亚,踹身体就算了,可是那个王八蛋竟然还故意踹苏亚的脸,踹苏亚的脑袋,仿佛非要把苏亚弄死不可。

‘唉,有钱真好,想干什么干什么,想打谁就打谁,那怕是像苏亚这种女神级别的极品美女,在有钱人的面前,也不过是一条任由打骂的母狗罢了。’

我心里看的十分不是滋味,忍不住想要犯贱去保护苏亚。

虽然苏亚面对我的时候高高在上,如同女王一般,还在白天的时候动手打了我,但是她现在真的很可怜,在白云飞面前,就像一条小母狗,只能够被他欺负。

不过,说实在的,我也挺能理解白云飞,毕竟男人有枪不能开本来就很悲哀,而且她想要老婆怀孕,还需要别的男人帮忙,相当于无形中戴了一顶绿帽子。

而且带一次两次就算了,结果带了两个多月的绿帽子,老婆还是不怀孕,此时白云飞压抑到了极点,所以才忍不住暴揍了苏亚。

“表哥,你住手吧,别打了……”

高珊珊看着苏亚被拳打脚踢,心中也是难受至极,想要去拉白云飞,但是白云飞却心狠手辣,反手就是一巴掌拍在了高珊珊的脸上,怒斥道:

“去尼玛的!你算个什么东西,还想帮她求情!”

我在门外心中一惊,想不到白云飞竟然这么不是人,连她表妹都打,高珊珊虽然挨了一巴掌,但还是帮着苏亚说话哀求道:

“表哥,女人受孕不是那么简单的,很多夫妻身体健康,但同样好多年都没有怀孕。”

这话我倒是挺赞同的,毕竟王叔王婶就是这么个情况,老两口年轻的时候,身体特别好,去医院也检查过几次,但活了半辈子,就是生不出来孩子。

只可惜,现在白云飞怒焰滔天,根本就听不进去,而且高珊珊的话语,还让他感觉到一阵烦躁,干脆就抓着高珊珊的头发,来回的撕扯,恶狠狠的臭骂道:

“少特码给我唧唧歪歪的,我告诉你们!下个月就是最后的期限,如果苏亚还没有反应,老子就跟你离婚,让你净身出户,滚出我白家!”

 文学

话音落下,白云飞又是一巴掌打在高珊珊的脸上,怒喝道:

“珊珊!还有你,别以为你是我表妹,我就会惯着你,想都别想,你嫂子怀不上孩子,你也给我滚出去!以后谁都别花我的钱,让你们当一个普通人!”

白云飞在房间内对着苏亚和高珊珊这对极品美女,一顿拳打脚踢,足足持续了十几分钟,打到他自己没有力气的时候,他这才走出了别墅。

白云飞走后,我再次从房间内偷偷出来,听着楼上传来幽幽的哭声,心里一阵难受。

‘唉,想不到大家都是命苦之人呐。’

我心里感叹了一句,随后摇摇头,直接去了苏亚的房间,主要担心两个人有没有出事。

然而,我刚站在苏亚的门口,还没等说话,就听苏亚传来一阵河东狮吼:

“王虎,我草尼玛,谁让你过来的,滚回你的房间去!”

我皱了皱眉头没说话,心想自己还真是犯贱,忍不住想要回嘴骂回去,但是看到苏亚那梨花带雨伤心欲绝的神色,终究还是没说什么,想要转身回去。

只不过,我刚转身苏亚就冲我吐了口吐沫,凄厉道:

“呸!傻#逼!看什么看?你这个废物!老娘花二十万养条狗也比你好!两个月了,我肚子一点起色都没有!你这个废物!没用的东西!”

‘嘿,白云飞前脚刚走,苏亚这小母狗就又恢复了母老虎的本色?’

我心里真的是怒了,不悦道:

“苏亚,你有病吧?说话讲不讲良心啊?哎哟!”

我话还没说完,只感觉眼睛上有一摊液体,原来苏亚竟然把口水吐到我的脸上。

“卧槽!苏亚你疯了吧!就算你肚子里有气,也不能在我身上出气吧?”我攥紧了拳头,恨不得想要去暴打苏亚一番!

“废物!你这个废物!要不是因为你!我会这样吗!呜呜,你个废物。”

苏亚一边哭着,一边撕心裂肺的怒吼着,虽然看起来十分狼狈可怜,但是她一口一个废物,也是激发了我心中的怒气,我大步朝着苏亚走去,恶狠狠道:

“苏亚我草尼玛,老子不是废物,你不是怪我的豆浆没用吗?行!有本事咱俩真刀真枪的干上几炮,下个月要是生不出来孩子!老子跟你姓!”

我此时也是赌上了,毕竟我和苏亚都是做过检查的,都是健康的人,我就不信,连续一个月真刀真枪,每天早晚干几炮,苏亚还不能怀孕?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296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