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熄粗大林曼曼|一晚没退出我的身体

 

 翁熄粗大林曼曼|一晚没退出我的身体  陈福典在开学后带着陈宏云去采访了一次。

  周一上班,陈宏云打开当天的报纸,突然眼前一亮:集团报的头版头条下面竟然有“陈宏云”三个字!

  哇,他和陈福典合写的那篇稿子上了集团报的头条!

  陈宏云简直喜不自禁。

  他想把这个好消息第一时间告诉舅舅李建材,转念一想,舅舅每天都看报纸,一定早就看到了。

  其实,李建材现在很烦恼,不仅仅是工作上的烦恼,还有那个文盲妻子蔡菊英带来的烦恼。

  自从蔡菊英来皇玛片住了几周后,她似乎喜欢上了皇玛片,周末回城里招呼孩子们,周一上午准时就回来了,一连几个星期都是这样。起初李建材还以为这个娘们是来探探风的,没想到她真的要在这里常住,搅得李建材真是难受。

  工作本来就够烦心的,晚上回到住处还要面对这张脸,李建材几次都想找借口下村蹲点,可是村里却不提供住宿,晚上还得回片集团来住,真是无处躲藏啊!

  蔡菊英是对他不放心,李建材知道。

  但是,这么多年,李建材一直信奉“兔子不吃窝边草”的戒律,虽然身边有很多年轻漂亮的女孩子,也有一些会主动投怀送抱,暗送秋波,但是李建材能把握住一点,不和她们有过多单独接触,绝不越雷池一步。

  这样做不是李建材不食人间烟火不爱花姑娘,其实内心深处他也很羡慕那些外面红旗不倒家中彩旗飘飘的人,可是他做不到,他很怕家里的母老虎,一旦发起威来,是十分可怕,李建材不敢想象那样的场面。

  更何况现在正是自己的事业上升期,李建材不想因为这个而断送了自己的前途,所以他一直警示自己,在感情上保持克制。

  但是上帝总是那么爱开玩笑,在李建材努力克制自己的时候,那个撩人的丘比特剑还是射向了他。

  李建材主抓马水站的计生工作,这是皇玛片最大的一个行政村,一千多户,五千多人口,都姓万,是计生重点村。

  因为计生工作没做好,站里书纪换了好几任。

  李建材来到马水站的时候,书纪和主任接待了他。主任年纪较大,书纪是个新上任的年轻妇女,三十出头,长得很标致,一身裁剪得体的服装,完好地勾勒出了女人的曲线美,很有成淑女人的风韵。

  这个新书纪李建材不熟悉。

  李建材和年长的村主任握了握手,女人赶紧上前,热情地握住了李建材的手,说:“李书纪好,我是刘春秀,是我的工作没做好,给李书纪添麻烦了,请李书纪批评!”李建材握着刘春秀的手,感觉这双手软绵绵的,不像乡村妇女的手,倒像是小姑娘的手。

  李建材抬起头仔细看了看刘春秀,没想到和刘春秀那一双水灵灵的眼睛碰了个正着,刘春秀的那双眼睛啊,简直能摄人魂魄!

  李建材赶紧把视线移开,同时松开了她的手,说:“接下来的工作,我们一起来做吧,争取把这个堡垒攻克!”

  “一切听李书纪的指示。”刘春秀说。

  “万书纪,到了你们的地盘,我就要听你们的了。”李建材看着刘春秀说,“先介绍介绍具体情况吧!”

  “那我就把这几户家庭的情况跟李书纪汇报一下!”刘春秀说完,拿出一本本子开始汇报。

  刘春秀的声音很好听,属于那种很有质感的女中音。

  听惯了那些乡村大叔大妈级别的啰啰嗦嗦的汇报,李建材没想到在马水站还能听到这么干脆利落而且娓娓动听的汇报,如果是换另一个人汇报这件事,李建材一定会觉得很不耐烦,可是听着刘春秀的汇报,他丝毫没有这样的感觉,而是渴望听下去,似乎那声音有一种魔力。

  刘春秀大概汇报了半个多小时,李建材明白了,落实到自己身上的担子格外重。

  走访了两位超生家庭,费尽口舌做工作,大家都累得不行。

  晚上,站里在村食堂里宴请李建材。

  满桌子的乡村土菜,几乎聚齐了村里好吃的东西。

  鸡、鸭、鱼都是家养的,味道很鲜美,蔬菜也是地里刚摘回来的,新鲜爽口。

  李建材本不喝酒,但是今天碰到了刘春秀这个千杯不醉的女人。

 文学

  一上桌,刘春秀就举杯说:“李书纪,我的工作没做好,给您添了麻烦,我先自罚一杯。”说完一杯酒就下肚了。

  李建材刚想说话,刘春秀又斟满了第二杯,跟李建材碰了碰杯,说:“李书纪,您是我最佩服的书纪,今天您本是去做计生工作的,但是您想到的却是先解决人家孩子的读书问题,您这一招真的很高明!我敬您一杯!”说完仰头又干了。

  李建材没得办法,只好把杯中酒喝了。

  接着村主任和其他几个人都轮番来敬李建材,他有些招架不住。

  李建材酒量有限,一般半斤酒下去就有些醉意了,今天这个架势他不喝又觉得不好,太拿架子,喝吧,又怕自己出洋相,正在为难之际,刘春秀过来了,她说:“李书纪今天挺累的,这样吧,这杯酒我替李书纪喝了!”

  会计睁大了眼睛说:“你凭什么替李书纪喝酒?”

  刘春秀说:“我就是看李书纪不能再喝了,替他喝一杯。”

  “不行,这个说法我不能接受!”会计面红耳赤地说道。

  “你非得要这个说法呢,那我就说我替王大哥喝的,我今天认李书纪为大哥了,我先替大哥喝了这杯酒,行吧!”刘春秀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火辣辣地看着李建材。

  李建材微笑着,没有开口,心想:这个女人还真会来事!什么时候认我做大哥了呢!

  “不行,不行,既然认作大哥,那更得喝酒,先喝认亲酒!”会计说道,其他人也在一边应和着。

  “好,那我就先行认大哥的礼,不过我喝酒,我大哥以茶代酒。”刘春秀给自己斟了一杯满满的,给李建材倒了一杯白开水。

  “这不行!认大哥得都喝酒,不能一个酒一个水的,这样可是假心假意啊!”会计笑说。

  “行,都喝酒!”李建材没想到刘春秀会来这一出,但又不想驳她的面子,就把自己杯子里的水换成了酒。

  刘春秀看到李建材这么爽快,心里很激动,举着杯子说:“李书纪,不,王大哥,今天开始,我就叫您王大哥了,您能同意认我这个妹子,我真是太高兴了!我在家里是老大,一直想着有个哥哥,今天终于遂了我的心愿,多谢大哥成全。”说完干了杯中酒。

  李建材看着这么满满的一杯酒,正左右为难,刘春秀很善解人意地说:“大哥,你喝一半,剩下的我来喝!”李建材抿了一口,刘春秀接过李建材手中的杯子,干净利落地喝了个底朝天。

  好酒量!李建材看着脸色有些潮红的刘春秀,心中有些摇曳了,喝了酒的女人更有姿色,那泛红的双颊,微醉的迷离眼神,尤其是刘春秀看李建材时的那个情态,简直是风情万种!

  李建材不敢多看刘春秀,他怕自己失态,赶紧坐下来吃菜。

  刘春秀又喝了会计敬李建材的酒,越发显得有些醉态了。

  李建材看时间不早了,说:“今天就到这儿吧,我也该回去了。”

  大家都说好,刘春秀却有些意犹未尽。

  大家簇拥着送李建材出门,刘春秀紧跟着李建材的身后,就在李建材转身要上车的时候,刘春秀握着李建材的手,用食指勾了勾李建材的掌心,挠得李建材心里痒痒的。

  回到住处,李建材心里却久久不能平静,满脑子都是刘春秀的影子。

  晚上睡觉时,蔡菊英很主动地要和李建材做功课,李建材没有一点心情和渴望,转身背对着蔡菊英,说:“我累了,明天还要下乡,睡吧。”

  蔡菊英看着李建材的后背,气得呼呼作响,想发作却强忍了下去,钻进被窝里也背对着李建材。

  夏天不知不觉来了,窗外的那棵大槐树上,知了又开始了歌唱。

  陈宏云看着浓荫蔽日的大树,扭动着手里的笔,想写点什么,却又无从写起,干脆把笔扔了,看起电视来。

  翻来覆去选台,也没发现一个好看的节目,真是无聊。余丽珍听到卧室的动静,从外面走了进来,陈宏云抬起头看了看余丽珍,突然觉得她的肚子大得有些离奇,会不会是双胞胎呢?陈宏云想。

  余丽珍看着陈宏云定定发神的样子,问:“你又在想什么呢?”

  “在想稿子该怎么写啊!”陈宏云仰面倒在床上,双手捂着脑袋。

  此时的陈宏云,脑海里又开始出现古丽青的影子。

  离开古家庄一年了,陈宏云尽量不去想古丽青,可是那个影子却经常会跳进陈宏云的脑海里来。

  比如现在,闭着眼睛的陈宏云满脑子都是古丽青的样子。

  那个在师范校园里行走的古丽青,头发一甩一甩的;在春江边散步的古丽青,神态娇羞可爱;在古家庄小学校园里教书的古丽青,往教室走去的背影是那么美;在宿舍里和自己交欢时的古丽青,神态娇羞而又风情万种……

  想到这里,陈宏云的呼吸就有些急促起来,身体开始有了反应。

  多久没有过那样的激情了?和余丽珍本来就没有爱情,再加上是奉子成婚,两人的性事很少让陈宏云尽兴。

  陈宏云很渴望曾经的那种感觉,可是在余丽珍身上却从来都找不到!

  他翻身趴在床上,双手抱着枕头,对余丽珍说:“你出去吧,我想睡一会儿,把门关上!”

  余丽珍看了看陈宏云,本想说大白天的睡什么觉!话到嘴边还是咽了回去,因为每次她说了陈宏云不爱听的话,都会招来陈宏云的吼骂,干脆就不说了吧。

  余丽珍很不情愿地把门关上,典着大肚子艰难下楼,往妈妈的店里走去-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294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