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书房里做高H-吊起来被几个人用毛笔调教

在书房里做高H-吊起来被几个人用毛笔调教张文定心里突突跳,只能答应尽快联系,就这两天一定把事情办好。

  下班回到家,他是越想越不安宁,觉得自己的处境怎么越来越不妙了呢?

  不行,趁着邵和平跟徐莹二人还没见面,自己得先把邵和平搞定才行。想到这儿,他拿起手机,给邵和平打了个电话:“邵哥,晚上有活动没?”

  邵和平晚上从来不缺活动,不过张文定打来了电话,他自然就把别的活动推了,热情洋溢地邀张文定去银沙浴都游泳。

  银沙浴都是随江最大的洗浴场所,各项设施都是随江最高级的,拥有五个大泳池,比随江市内两家五星级酒店里的泳池舒服许多。

  张文定倒是没料到邵和平还有这个嗜好,看看窗外,太阳还没落土,夏季的白天时间过真长。不过热天里游泳倒也是个好建议,在水里泡一会儿,累了再吃点夜宵,生活很滋润。

  跟父母交待了一声,张文定也没要他爸那台买回来两年了却还才开了不到三万公里的中华车的钥匙,自己出门打车前往银沙浴都。

  车很快就到了银沙浴都,张文定下车后掏出手机正准备打电话给邵和平,却一眼见到他正从大门口迎了出来。堂堂区电力局的一把手,姿态放得这么低,尽管张文定知道他是有求于自己,可还是觉得很过意不去,毕竟心里虚着呢。

  这邵和平如果知道了自己和徐莹的真正关系之后,怕是后悔得能在泳池里淹死吧?

  银沙浴都张文定来过两次,对这儿不陌生,却也说不上很熟,换好衣服冲了个澡,便跟着邵和平七弯八拐地走到了一个泳池边。

  两人一前一后下水,随便游了几下,也没上岸,就这么选了一处人少的池边半靠着泡在水里小声说话。

  邵和平没有直接问有关徐莹的事情,而是拉起了家常:“老弟,你还没结婚吧?”

  “没。”张文定摇摇头,苦笑了一声,“现在结婚可不容易啊,难呐。”

  “你有什么难的?”邵和平笑了起来,“你年轻,人又长得帅,而且还是公务员,家里条件想来也不差,房子应该有吧?虽然讲现在的女孩子都很现实,不过以你这样的条件,要结婚不是什么难事啊。”

  “房子倒是有,女朋友对我倒也还满意。”张文定摇摇头,叹了口气道,“不过结婚这个事情嘛,不仅仅只是我和她两个人的事啊。”

  “这倒也是。”邵和平点点头,又问,“看你这幅样子,你女朋友肯定没问题,该不会是家长不同意吧?”

  这个问题不好回答。

  关于结婚的事情,其实张文定都还没有考虑过。

  他女朋友易小婉确实是爱他的,想必要跟她求婚的话,她也应该不会拒绝。可是,易小婉的父母就难说了。

  以前张文定的舅舅还是市委办主任的时候,张文定去易小婉家里,易小婉的父母那真是热情得不行,说是已经拿他当女婿待了都不为过。然而,自从严红军失势之后,易小婉的父母对张文定态度就一次比一次冷淡了。

  张文定感觉得出来这其中的变化,在舅舅失势后的一个月内他就去过易小婉家里三次,然后直到现在为止,再没踏进她家门槛。

  易小婉的父亲是市教育局的一名副科长,母亲是中医院的医生。易小婉读的是师范大学,毕业后原本是要往乡镇中学分配的,就算是易父花钱找了关系,也只能分到市内比较差的中学,还是张文定到找舅舅帮忙,这才把易小婉分到随江最好的中学——随江一中做一名人民教师。

 文学

 说起来,在易小婉的工作上,张文定是帮了忙的,可是严红军一失势,易父易母的嘴脸就摆了出来,这令张文定心里很不舒服。

  他和易小婉几次吵架,除了因为他那段时间练功不能行房事的缘由之外,这个心结也是一个重要的导火索。

  然而这些情况,他也不好跟邵和平说,于是笑了笑道:“我现在年纪也不大,还是先以事业为重,三十岁结婚也不迟。”说着,他怕邵和平再问,马上转移了话题,“邵哥,我有点事情要跟你说一下。”

  邵和平点点头:“嗯,你说。”

  “你的事情,我跟老板提了一下,被骂惨了!”张文定一脸不堪回首的表情,摆摆手不让邵和平插话,继续道,“不过总算是说动了老板,你看哪天有空,你找个时间,安排个地方吃个饭什么的。”

  “行,我这边时间很活,主要看你那边。”邵和平感激地点点头,伸手在他肩上拍了拍,“老弟,谢谢啊。”

  张文定笑了笑,又继续说:“有可能那天老板会火气很大,会摆脸色给你看,反正到时候你多担待点……”

  邵和平点头,心里苦笑,你老板是市长的情人啊,她要发火要摆脸色,我敢不担待吗?

  张文定看了邵和平一眼,暗想不能让徐莹见了邵和平之后雷霆大怒,再加上他在徐莹面前说的是两个单位多沟通,和覃浩波商量也是双方都有几个领导出面,这样一来,到时候人肯定会多。

  不过人多也有人多的好处,张文定要的就是邵和平与徐莹这二人见面的时候人多。只要人一多,徐莹就算有天大的火,也只能硬忍着,不会说出什么过激的话来,而邵和平就算是道歉,也不可能把话说得多直白,那样子他张文定的把戏才不会被揭穿。

  他深信,以徐莹和邵和平的身份,二人一起吃过一顿饭后,只要邵和平保证了开发区以后的供电,徐莹应该就不会再计较什么了,至少,她不会主动和邵和平再联系的,而邵和平更不可能有事没事去招惹徐莹,若不是一定要当面把误会说清楚了才能安心,他躲她都来不及呢。

  “邵哥,我是这么想的啊。”沉吟了一下,张文定慢慢地说,“我们老板呢,对工作很重视!你这边如果能够在工作上对她的支持力度大一些,她肯定会很开心。你说,咱们人是不是多一点?我们这边除了老板,可能还有两三个人,你那边也再来两个人,喝酒也才有气氛嘛。谈事情的时候,人多一点,也可以集思广益,能够当场决定的事情,就好当场决定了。”

  邵和平原来的打算是他单独向徐莹赔罪道歉,听到张文定这个话,愣了一下,但马上他就反应过来了。

  这小子说得对啊,人一多,双方都在下属在场,徐莹就算是心里再不爽,也得要保持风度,而且只要自己能够把徐莹捧得高一点,做个承诺,那误会当场就可以消除了!

  这小子,考虑得还挺周全的,不至于让我太失面子,又能够把事情完美解决,够意思!

  若是换了个人说出这番话来,邵和平都要好好想一想行不行得通,可是由于他把张文定看成了徐莹的心腹,就以为张文定在徐莹面前为他说了不少的好话,已经让徐莹答应不和他计较了,所以就只管往好的方面去想,一口答应下来。

  对于张文定是严红军的外甥,徐莹是高洪的情人,而高洪又把严红军狠狠地打压了这层关系,邵和平是知道的,可是他却不觉得张文定成为徐莹的心腹有什么不对。

  官场上,阵营和派系也并不是绝对的。有时候,表兄弟都可能分属两个敌对的阵营之中呢。

  事情朝着张文定与邵和平所希望的方向发展。

  两天后,开发区管委会和武仙区电力局的主要领导终于坐到一起吃了次饭喝了顿酒。酒桌上气氛相当和谐,双方就开发区以后的供电问题交换了意见,在电力局顾全大局尽心尽力为开发区经济建设添砖加瓦的极高觉悟下,最终达成共识,宾主尽欢。

  当然,在双方的一把手刚见面之际,徐大主任微微表露出些许傲气,可邵局长看得出来她其实是满肚子怨气,却丝毫没有表露一点垂管单位的霸气,忍着脾气最终使得场面上一团和气。

  在饭桌上,徐莹当众表扬了张文定是个有能力会办事的好同志,并且说这样的好同志一定要重用,不能把人才埋没了!

  管委会里的人只当这是一把手的客气话,邵和平却更加坚定地认为徐莹对张文定真的很看重。

  众人附和,可张文定却心惊胆颤,在和徐莹对视的一刹那,分明看到了她眼中闪过一抹阴厉的狠色!他脸上带着笑谢过领导,心里不停地想着,徐莹心里又在打什么坏主意呢?

  不过他也不是很怕,现在他可是管委会的功臣呢。管委会里所有的人都知道他立了大功,徐莹再怎么厉害,再怎么恨他,也不可能马上就把他怎么样。

  一把手做事,有时候也还是要考虑考虑下面人的感受的!

  自古以来,官场上就从来不是一个人的战斗!

  上面要有人罩,下面也得有人捧才行,哪怕是权势再高,也不能为所欲为,搞打击报复还是要找合适的机会的,阴毒的事情可以私底下做,但无论如何,面子上都要搞得光鲜鲜的。

  张文定知道,自己至少最近没问题了,徐莹这个一把手想要把工作开展好,就得在管委会一帮子人面前表现出对他这个功臣的赞赏。要不然的话,这还才上任,就玩一出鸟尽弓藏兔死狗烹的把戏,以后谁还给她卖命啊?

  更何况,如今鸟未尽兔子也没死呢!

  所以,张文定这顿饭吃得安稳,甚至回家后觉都睡得比以往香许多。第二天一下班,邵和平一定要请张文定吃饭,饭后又跑去银沙浴都洗澡游泳。

  张文定推辞不过,不明白他怎么对游泳那么感兴趣,这还才刚吃饭呢,不过好在从这儿到银沙浴都开车也得半小时,倒是不用担心游泳的时候会肚子疼。

  洗完澡,下到泳池,邵和平一脸兴致勃勃地说:“老弟,搞个来回,咱们比一比!”

  张文定知道他这是因为徐莹的事情了结了,所以放开了心神在发骚呢。看了看他那肥胖的身体,又看了看这泳池的长度,很怀疑他有没有那个体力游一个来回,更不用说比赛了。

  邵和平自然明白张文定的目光代表什么意思,头微微仰了仰,满脸自豪地说:“别这么看我,我告诉你,我还是游泳兴趣小组的,去年的市运动会上,我游泳得了名次的!”

  张文定明白他是要通过这种行动和说话来增加二人之间的融洽度,也对他这话不愿相信,嘴里却哈哈一笑道:“邵哥,你这就欺负人了,专业的游泳运动员找我这个业余的比,你好意思吗?不行,我得抢个先!”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293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