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医院检查医生和我做了-他冲刺的速度越来越快


  去医院检查医生和我做了-他冲刺的速度越来越快张文定揽下这个事情,而徐莹又支持,这不就是要他邵和平摆明一个态度吗?

  邵和平就想啊,这是徐莹的威胁,可未尝不是他邵和平给徐莹道歉的一个机会!

  徐莹现在是开发区的一把手,肯定是希望能够大展拳脚的,自己没办法给她拉投资,但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还是能够帮到她一些的。

  拿公家的事情作人情,这买卖做得啊!

  这么一想,邵和平心里就有主意了,点点头道:“老弟啊,你这都亲自过来了,我就是有再大的困难,也要想办法克服不是?不过要完全不限电那是不可能的,希望你要理解老哥的难处啊。”

  “理解,这个当然理解。具体的限电方案怎么调整,这是你们系统的工作,专业的事情交给专业的人士,我可不敢乱说……邵哥,你这可是帮了管委会的大忙了,管委会会记得你的,我要向我们老板建议,给电力局送锦旗!”张文定也很会说话,不提自己,一口一个管委会,让邵和平听得心里舒服不已。

  开发区管委会的一把手是徐莹,这话里管委会三个字也就是徐莹的代名词了。

  “老弟言重了!我们电力局也有支持地方经济建设的义务嘛。”邵和平哈哈一笑,然后又说,“对了,开发区以后的规划有什么有调整?管委会对电网铺架、电力输送方面有没有什么特别的要求和建议?我们两家可以一起坐下来谈一谈,沟通沟通嘛。”

  听到这个话,张文定明白邵和平是想和徐莹见个面,当面消除误会了。

  虽然现在三言两语之间限电这个问题解决了,可张文定还想借着这二人之间的事情再捞点好处,自然不可能现在就让这两个人见面,便哈哈一笑,一语双关道:“邵哥的好意,我一定转告老板。先代老板谢谢了。现在也快中午了,没什么谢你的,我就请你吃个饭,还请不起贵的,你可不能嫌弃啊。”

  “到老哥这儿来了让你请吃客,你这不打我脸吗?”邵和平哈哈笑道,“中午我安排了,走,下班!”

  下午三点上班,三点半的时候,张文定接到邵和平的电话,说是开发区这一块最近的限电计划已经调整过来了,问他要传真号,给他传真过来一份让他看看。

  张文定知道邵和平这么积极,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希望他在徐莹面前多说些好话,早点把昨天的误会消除。他们办公室里有一台打印机,也有台传真机,都在吴姐办公桌上。把号码报给邵和平,不到一分钟,东西就传了过来。第一页是开始那份有关开发区的限电计划,第二页是修改后的。

  对比了一下,好家伙,邵和平还真给面子。调整后的限电计划跟先前相比,不仅限电总时长少了一半,而且还把原来白天限电的时间给全部调到夜里了,这对企业来说可是很大的支持了。

  “小张,还真有你的!”吴姐拿着限电计划对比了一下,一脸掩饰不住的惊讶道,“没看出来啊,你还真有办法。主任们都不愿招惹的电力局,你居然一个上午就拿下来了。啧啧,小后生有前途、有潜力啊!”

 文学

  “吴姐你快别这么说,这都是徐主任、覃局长他们给电力局打好招呼了的,我就是一跑腿的,按吩咐办事。”张文定赶紧谦虚起来,他可不能任由着吴姐再这么说下去了,这话要是传到领导们耳朵里去之后,又有得他难受的了。

  怎么?主任们都不行,就你小张厉害?

  吴姐笑了笑,却是没再说那样的话了。

  “我看看。”老于接过传真纸看了看,然后笑着说,“小张啊,果然是英雄出少年,一出马就解决了管委会几年都没解决好的问题。立了大功啊!”

  张文定恨不得打他两拳,这话明着是称赞表扬,可实际是却是想把他往风口浪尖上推,幸好这时候办公室里没别的人,要不然还不得被人家心里恨死?然而老于毕竟资格老,还是个副主任科员,张文定也不想怎么招惹他,笑着谦虚了两声,拿着这传真纸出门往覃浩波的办公室而去了。

  覃浩波显然没有料到张文定能把这事儿给办好了,而且还效率这么高。拿着限电计划的传真件忍不住都有几分怀疑是不是这小子仿造的,不过这念头刚一起来他自己就马上否定了,张文定虽然年轻,却也不是个没脑子的人,不可能会在这种事情上骗人的。

  原本是挖好的一个坑让这小子跳的,却没想到这坑底还隐藏着一个弹簧,这小子跳下去不止没摔着,反而还跳起老高了!

  覃浩波心情复杂,抬眼看着张文定道:“小张,这个事办得漂亮!跟我说说,电力局那边怎么这么快就松口了?”

  张文定不知道覃浩波是在怀疑自己什么还是真的对电力局的反常感兴趣,他也不管那么多,讪笑着半真半假道:“其实也没那么容易的。不过我一说起这件事情徐主任很重视,要尽快解决,邵局长就没推辞。而且我跟邵局长也认识,关系还不错,他对我挺照顾的。所以,邵局长当时就答应说再研究研究,我也没想到会这么快就研究好了。”

  覃浩波自然是不会相信徐主任很重视所以电力局就给面子的话,他当然听得出这话的重点是张文定和电力局邵局长关系好,而且不是一般的好!

  心里瞬间转了几个弯,他暗叹一声,然后说道:“走,跟我到徐主任那里去汇报,我为你请功!”

  听到这个话,张文定心里一颤,脸上表情就不自然了:“局长,徐主任那里,我就不去了吧。也不是什么大事,我的成绩都是在您的领导下……”

  “少拍马屁!”覃浩波笑了起来,“我还会抢了你的功劳?管委会跟电力局的关系一直不冷不热的,等一下徐主任肯定会问我具体的情况,你不去我怎么说?走!”

  话落音,他在心里暗想,张文定啊张文定,我不管你小子是怎么得罪了徐主任的,这次就着机会,我尽力帮你一次,带你去见徐主任,若是你没把握住机会让领导消除误会,那也怪不得我了。

  张文定不知道覃浩波的一番苦心,却知道现在是没办法拒绝了,只能硬着头皮跟在覃浩波身后,往楼上主任办公室而去。越接近徐莹的办公室他就心跳越快,想到昨天晚上强了她之后她那恨不得杀了自己的眼神,禁不住打了两个冷颤。

  马上就又要和她见面了,她见着自己会不会怒气冲天火冒三丈啊?

  忐忑的念头刚起,张文定却又有点小关心了,也不知道她的脚还疼不疼……

  到徐莹办公室门口的时候,覃浩波迟疑了一下,还是没直接带着张文定进去,而是让他在门外等着。

  徐莹看着手中的传真件,对比着前后相差极大的两个限电计划,心里一股子邪火乱窜,却偏偏还没地方发。

  就这么面无表情地看了几分钟,她才放下来,然后淡淡地说:“办公室还是有人才的嘛。”

  覃浩波心里一惊,张文定办成了这么大一件事,徐主任居然还有怨气!

  “呵呵。”覃浩波干笑两声,奉承着说,“这都是主任带来的福气啊,开发区的限电问题这些年一直都拖在着,不止热天里限电,平常也是时不时的停电啊什么的。唉,每次那些老总跑到管委会来,咱们都头疼不已。现在好了,主任你一来就解决了,以后大家都能松口气……”

  这个马屁拍得有点明显,不过覃浩波的话也触动了徐莹。

  是啊,开发区要真正做起来,除了各项优惠政策和开发区内的道路设施,这电力供应也是必不可少的,跟电力局关系不好搞,投资商心里总积着怨气也不是个办法。别的不说,想依靠他们再介绍些别的投资商过来考察那肯定就行不通了,说不定人家还会在外面说开发区的坏话影响开发区的形象。

  “先别松气!”心思几转了的徐莹打断覃浩波的话,手指在办公桌上敲了敲,说,“电力问题,不能掉以轻心啊!”

  “我知道。”覃浩波点点头,“以后跟电力局接洽的事情,我让小张负责,他和电力局邵局长关系好。”

  徐莹点点头,深吸一口气,没有说话。

  覃浩波心中叹息,他已经提了张文定了,可看领导的意思,没有要见小张的打算啊!

  眨了一下眼睛,覃浩波正准备告辞的时候,徐莹却说话了:“呃,小张跟电力局邵局长什么关系?”

  覃浩波一愣,没料到徐莹会问出这么一句话来,但这并不防碍他马上回答:“这个我还不清楚,刚得到消息,还没来得及细问,就带着小张上来给您汇报了。他就在外面……”

  徐莹心里不高兴了,这个覃浩波跟张文定什么关系啊?怎么那么维护他?给领导汇报工作居然还带着他上来,哼!

  “算了,我就随便问问。”她淡淡然打断覃浩波的话,拿起份文件开始看,眼皮都不抬一下。

  覃浩波知道自己惹老板不高兴了,心里后悔不已,起身告退,却不料脚还没迈出门的时候,身后徐莹的声音又传了过来:“叫他进来。”

  覃浩波心里终于松了口气,把张文定叫进办公室,而他自己则快速离开了。只是总觉得这位新老板实在是有点小心眼了,严红军已经被高洪给弄到老干局去了,没必要还这么针对他的外甥吧?

  张文定走进办公室,在徐莹对面的沙发前站定,看着眼前这张漂亮的脸,觉得熟悉而陌生。心情一阵波动,深吸一口气,他压下脑子里那些乱七八糟的念头和画面,平和而中气十足地叫了一声:“徐主任。”

  徐莹一动不动地坐着,像是没听到似的,头也不抬,甚至连从鼻子里哼一声都舍不得,紧盯着手中的文件,仿佛那里面写着什么天大的重要消息似的。

  这份装腔作势的平静根本瞒不过张文定,在叫出徐主任三个字之后,他分明看到她的双肩极为细微地颤抖了一下。

  原本在没进办公室之前,张文定的心里是相当忐忑的,甚至在叫出那声徐主任的时候,都还很是紧张。然而在发现徐莹其实只是强装平静之后,他竟然一下子放松了不少,站在那儿静静地等着,看她能装到什么时候。

  五分钟过去了,十分钟也过去了,徐莹还是没有抬头,手中的文件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没有透出一点要和张文定说话的意思。

  张文定皱皱眉,又叫了声:“徐主任。”。

  徐莹还是没理他的,他心里有点气了,也不想再这么站下去了,老子进来后先打了招呼,现在也站了这么长时间了,你也别太过了哈。他中午跟邵和平一起吃饭喝了些酒,没有喝醉,却也能壮些胆,而且现在他对徐莹并不是特别畏惧。

  领导怎么了?昨天晚上还不是被他给压在了身下!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293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