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房她的紧致让他发疯|他低吼着在她体内释放精华


  书房她的紧致让他发疯|他低吼着在她体内释放精华两个人对视了一眼,都感觉到有几分尴尬。

  还是张文定脑子转得快,将药水放在茶几上说:“徐主任,我去上个厕所,你把袜子脱了。”

  说完,也不等徐莹同意,便起身去找卫生间了。

  徐莹这房子不大,三室两厅一厨一厕加起来还不足一百平米,卫生间很好找。当初建的时候有规定,不能超过一百平米,等这房子一建好,那规定就放宽了,后来别的单位建房子都是一百多的。

  站在卫生间里,张文定好一会儿都没撒出来,只能作罢,假装放水冲了一下,便出门而去。再来到客厅的时候,却看到徐莹右腿上的丝袜已经脱了下来,也不知道她是坐在下面呢还是塞进了包里,反正明面上没看见。

  “徐主任,我帮你擦吧。”张文定眼睛盯着她说道。

  “不用了,我自己擦就行。”徐莹头也不抬地说,小心翼翼地擦拭着。

  张文定就站在一旁有点不知所措了,想马上就走,可又还想多呆一会儿,心里还有点想法。

  “坐啊,站着干什么?”徐莹一抬头,看到他还站着,便说了这么一句,许是弯腰擦药水累着了,直了直腰,然后问话了,“小张啊,你在办公室做什么工作?”

  话出口,不等张文定回答,她又说了句跟问题毫不相干的话:“车开得不错,像老司机。”

  张文定一时弄不懂她这话是不是有什么深意,如实回答道:“我现在的工作就是给区内的企业做服务,他们有什么困难,由我接待,然后给领导汇报。至于开车,自我感觉还算稳当吧。其实考公务员之前,我就在管委会开车,后来到了办公室,有时候哪个司机请假啊什么的,覃局长也会让我去顶一下班。”

  听着张文定这一番话,徐莹多看了他两眼,没看出来这小子还很会说话啊,听话能够听得出重点,不过还是有点嫩,虽然解释得很合理,可是为覃浩波开脱的痕迹还是太过明显了。

  她知道管委会里关系户多,上任之前就把管委会里的人员关系都过了一遍,自然知道张文定是严红军的外甥,而今天覃浩波给她安排司机的时候却安排了张文定,这就令她不得不深思一下覃浩波这么做的意图。

  张文定受不了这沉默的氛围,脑子里那念头又越来越强烈,隐隐有控制不住的势头了,他就不想再呆下去了,免得到时候真的一个把持不住犯了罪,那可就后悔莫及了!

  于是,他说道:“徐主任,你现在药水应该擦好了吧?我扶你到卧室去,然后我也要回去了,今天家里还有点事儿。”

  徐莹其实也不愿意张文定在自己这儿多呆,但毕竟今天得了他的帮助,不好开口叫他走,现在听到他这么说,正合心意,马上顺水推舟答应了,将药水交给他让他放好,然后手撑着沙发站了起来。

  “我背你过去吧,你脚上有药水,不好穿鞋。”张文定走回沙发旁,看了看说。

  徐莹心里不愿意让他背,可又一想,刚才背上楼都背了,也不差这几步,便点头说好。

  张文定背着她往卧室走去,由于身体挨在一起,他又激动了,把她放倒在床上后,看着她那侧躺的姿势,思维都有点混乱了,鬼使神差地想借着今天自己帮她忙了的时机,消除一下早上在单位卫生间的时候说那话的误会,吞吞吐吐道:“徐主任,那个,早上在单位,我前几天休假,今天才上班。我,我早上在卫生间说那个话,其实不是那个意思.”

  听到这话,徐莹脸色马上就变了,冷声打断道:“那你是什么意思?”

  张文定越急越说不清楚:“我,你,那个,我不是说你和高市长.”

  “滚!你给我滚!”徐莹没等张文定说话就勃然大怒,原本侧躺下的身体猛地从床上坐起,抬手指着张文定,声色俱厉道,“年纪轻轻就不学好,乱嚼舌根!仗着有亲戚当官就目中无人了?我告诉你,病从口入祸从口出,别搞得丢了工作还不知道为什么!甚至连严红军都会没有好下场!”

  严红军就是张文定的亲舅舅,随江市委前委办主任,现老干局局长。

  莫名其妙挨了通骂,连舅舅都受到了威胁,张文定就火了。

  老子今天救了你居然就得这么个报应?老子有亲戚当官就了不起?我舅舅还不是因为你现在才到老干局去的?我舅舅都到老干局去了,你特么的还不肯放过他?

  欺人太甚!

  “你敢动我舅舅一根寒毛,我会让你后悔一辈子!”张文定盯着徐莹,冷冷地说道。

  “那你就等着瞧!”徐莹用同样阴冷的声音道,“不,不用等了,我保证一周之内,纪委就会双规他!而且会用最快的速度查清问题,移送司法机关!”

  张文定低吼一声:“臭婊子,你找死!”

  “你骂我婊子?”徐莹一声怒吼,不顾脚疼,猛的站起来,对着张文定一巴掌扇了过去。

  张文定从小练武,自然不会被她打中耳光,手一伸,便拿住了她的手腕,狠狠地说道:“别逼我打女人!”

  “你还想打我?”徐莹再次大叫,另一只手也用上了,对着张文定乱抓。

 文学

  张文定另一只手也伸了出去,很轻易地抓住她第二只手。

  “放开我。”徐莹这次不叫了,而是很冷静地说道,“张文定,我告诉你,就凭你刚刚骂我婊子,我不仅仅会把严红军送进监狱,我还会让你也去坐牢!你今天进了我家,我随便都可以安你个罪名。以我的能量,绝对能让你坐牢!”

  徐莹有没有这个能量,张文定不清楚。但是,他已经被徐莹彻底激怒了。

  “臭婊子,果然最毒妇人心!”张文定听到这话,气冲发梢,恶向胆边生了。

  “你还在骂!我告诉过你,祸从口出!”徐莹冷笑道,“我不仅可以让你坐牢,我就算要办你一个无期徒刑也就是一句话的事!跟我斗,你和你舅舅加起来也不够看!等着坐牢吧你们!一辈子就在监狱里度过,别想重见天日!”

  “要办我是吧?”张文定已经气糊涂了,怒吼道,“你既然不给我活路,那我就先办了你……”

  徐莹这一下慌了,但根本就抵挡不住张文定。

  ……

  也许只有一瞬间,也许过了很长很长的时间,张文定赤脚站在地板上,丝丝凉意透过脚心,令得他理智回归了,看着眼前的景象,他发现自己没有一点快乐,心里有一种叫恐惧的感觉开始发芽,瞬间成长,布满全身。

  真的把她办了?

  他想着这些问题,禁不住就牙关打颤了,看着徐莹口齿不清道:“徐,徐主任……”

  徐莹眼睛转动了一下,然后头也跟着微微一转,冰冷地看着张文定,不言不语。

  和这种不带丝毫感情的目光一接触,张文定忍不住打了个冷颤,急切说道:“徐主任,我,我不是故意的……”

  “你等着坐牢吧!无期徒刑!”徐莹咬牙切齿,眼中的冰冷化作熊熊怒意,一把扯过自己的包,胡乱翻着,用颤抖着的手取出手机开始拨号码。

  张文定一惊,脑子里思绪电转,猛然出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徐莹的手机夺了过来。

  这时候,哪儿能让她打电话呢?不管她这个电话是打给市长高洪还是110报警中心,他都必须阻止。

  “你怕了?”徐莹脸上的泪水已然干涸,冷笑着说,“姓张的!我告诉你,你现在可以抢我的手机,明天呢?有本事你就杀了我,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你这辈子就别想从牢里出来!今天你给我的,我要百倍千倍还给你!”

  张文定满心后悔,恨不得抽自己两个嘴巴,怎么就糊里糊涂犯下这种错了呢?平时定力很好的啊!

  然而事情发生了,后悔也没用,当务之急是要怎么样善后,杀了她吗?这肯定不行,恢复了理智的他不会干一错再错的事。

  他现在就想求得徐莹的原谅,一个大男人,做错了事,不能就这么一错了之。

  勇于承认错误,才是一个真男人!

  甚至,张文定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就算徐莹真要让他坐牢,他也会去坐!做错了事,就要承受代价!

  只不过,在坐牢之前,他还是想求得徐莹的原谅。

  只有徐莹原谅他了,他的良心才能够安宁。

  “徐主任,事情已经发生了,说我后悔也好,怕也罢,都改变不了什么。”张文定沉吟了一下,脑子里有了个大致的思路,见到徐莹脸上的冷笑已经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满面怒容,但却没有打断自己的话,便在心里继续组织着语言,嘴上没停,“你要打电话,不管是给你朋友还是报警,我都不拦着。”

  “不拦着那你把手机给我啊。”徐莹冷哼一声说,继而又用力大吼了一声,“给我啊!”

  “我有几句话想对你说,等我把话说完,就给你手机,如果你要报警,我就在这儿等警察过来。”张文定一脸视死如归地说,“可能你不会相信,在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就已经喜欢上你了。”

  “哼!”徐莹冷哼一声,暗想老娘今年二十九了,不是十九岁!

  这种漏洞百出没营养的话拿去骗小孩子吧,今天你就算是说出花儿来也没用!我等你说完,说完后你就哭吧!

  “我知道你不相信。”张文定没有放弃,表情平静地继续说着,“我有个舅舅,亲舅舅,以前是市委办的主任,现在在老干局,就是你嘴里的严红军。如果他还在市委办,我今年不说副科吧,但到明年后年混个副科还是有可能的,以后的提拔也不是很难。可是现在呢?这一切都怪你,其实也不怪你,只怪高洪,毕竟,真正能够让我舅舅失势的,是他,而你没那个能量。很多都人都说你是高洪的人,我……”

  说到这儿,张文定稍作停顿,看了一眼徐莹,见她还是没有插话的意思,脸色也没有缓和,便在心里叹了口气,继续说道:“我曾经不止一次幻想过拥有你,高洪断我前程,我就要他的女人!你先不是问我吴道长青春常驻的事吗?我告诉你,是真的,他练了一种功夫。这种功夫有两种效果,一种是青春常驻,另一种就是让人疯狂,我也练了的,刚才你也看到了,我突然就疯狂了!”

  “流氓!无耻!”徐莹咬着牙说道。

  “确实很无耻。”张文定点点头,接过徐莹的话道,“现在想想,真的很无耻,现在对你,我很内疚。我是个男人,恨高洪就要和高洪正面去斗,迁怒于他的女人,这太下作了!太不男人了!一开始我是迁怒于你,后来慢慢的,我在没见过你的情况下,竟然开始喜欢你了。”

  说到这儿,张文定激动了起来:“今天给你开车,你不知道我有多开心又有多害怕,在车上我想和你说话又不敢。在素柳园,看到那个人对你出言不逊,我恨不得杀了他!背你上楼,我好想走得慢一点,能够多背你一会儿,可是你崴了脚,我心疼!所以我一步都没停冲到五楼,我不想伤害你的,真的不想。当时我只是想解释一下,不想我爱的人对我产生误会,为什么你不听,为什么你要骂我啊?你不仅骂我,你还想诬陷我让我坐牢,毁我一辈子!换成你是我,在刚才那样的状况下,你会怎么想?我恨高洪,我也恨你,可是我更爱你,我不想伤害你的,真的不想……”

  听着张文定这段话,徐莹脸色一阵变幻,脑子里回想起刚才今天晚上他所做的一切,确实如他所说啊!

  只是,你爱我不是你的错,可你这么对我,就是不可饶恕的罪过!

  张文定看了徐莹一眼,稍稍顿了顿,在深吸一口气之后,他脸上浮现出一种万分落漠的表情道:“徐主任,话我说完了,你要报警就报吧。我去坐牢,无期徒刑,这是我罪有应得。我只是后悔,后悔伤害了你,让你以后没法面对亲戚朋友。莹姐,以后我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了,我一辈子就要在牢房里度过,再也见不到你了,我现在想叫你一声莹姐,想听到你答应一声,行吗?莹姐!”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293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