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小云的幸福生活:她弓起身体迎合他的冲刺

 周小云的幸福生活:她弓起身体迎合他的冲刺 整个开发区管委会,恐怕人人心里都明白徐莹能够当上管委会的一把手,就是因为跟随江市长高洪关系有点不清不楚。但是,这个事情,心里明白归明白,却没人会蠢到在开发区里说出来!

  然而,就在刚刚,他张文定居然说了一句“现在有些女人啊,为了前途真是什么都可以付出!”,而且还被徐莹亲耳听到了。

  这就相当于直接扇徐莹的耳光,这是对徐莹最大的侮辱!

  休假回来第一天,就当面侮辱了整个管委会的一把手,张文定觉得自己以后的人生已经完全灰暗,再也找不到亮点了。

  张文定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办公室的,他只是觉得整个世界都在和他开玩笑。

  以后只要徐莹还在开发区一天,那自己就绝对不可能得到重视和提拔,而且还会被打压!这日子还怎么过?这工作还怎么干?

  从早上上班就心神不定,直到下午上班,张文定还在胡思乱想的时候,管委会办公室主任兼人力资源局局长覃浩波走了进来:“小张,徐主任司机今天请假,你去顶一顶。”

  张文定这一下就傻眼了,老子早上才侮辱了徐莹,现在去给徐莹当一天临时司机?这……是嫌老子死得不够快,还是死得不够惨?

  管委会办公室加挂人力资源局的牌子,主要工作就是组织人事、文秘、信访接待,也包括做好司机安排等为领导服务的工作。领导的司机也是人,有时候生个病或者有点什么急事也会请假。

  张文定还没考公务员的时候,就在管委会当合同工司机,后来考上了公务员,还在管委会上班,由于他亲舅舅是随江市委副秘书长、市委办主任,所以,他虽然已经不再是司机,但覃浩波还是会经常安排他给管委会的领导临时客串一下司机。

  别以为给领导开车是个苦差事,接近领导的机会,别人打灯笼都找不着呢。

文学



  第一,他以前在管委会当过司机;第二,他年轻帅气还会功夫能够在紧要关头保护领导安全;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他有个当市委办主任的舅舅,领导愿意用他!

  覃浩波这么照顾他,很大程度上是看在他舅舅的面子上。

  只是,去年冬天,他舅舅被当时还没当上市长但却是市委专职副书记的高洪给整了,从市委办主任变成了市委老干局局长,一下就失势了。

  自从舅舅失势之后,张文定再没给管委会的几位大佬当过临时司机了,倒是有时候覃浩波自己出去办事,会叫他充当一下司机,要说这管委会里面啊,现在也就覃浩波对他还算过得去。

  “局长……”张文定看了看覃浩波,吞吞吐吐地不知道应该找个什么理由婉拒。

  因为管委会的领导是主任,所以办公室的人都称呼覃浩波为局长,反正他兼着人力资源局的局长。

  “八十八号车,钥匙给你,去市政府。”覃浩波打断他的话,抛出钥匙道,“动作快点,别让徐主任等你!”

  张文定接过从空中飞过来的车钥匙,见覃浩波已经转身,也只好答应一声,然后直接按电脑主机开关键关机,出门下楼而去。

  妈的,不就是当司机嘛,有什么好怕的?

  大不了被她好好训一顿,难不成她还敢弄死老子不成?

  ……

  八十八号车的牌照数字号其实是01188,在管委会内称之为88号车,去年年初买的一台帕萨特,张文定还开过两次呢。发好车,看着这熟悉的仪表盘和操控台,他可说是感慨万千,想不到自己居然又摸了一次这车!

  没再多感慨,张文定将车开到办公楼大门口停好但没熄火,然后下车,不到两分钟,便见到徐莹走了出来。

  “徐主任。”张文定满脸堆笑叫了一声,然后一手拉开车后座的门,一手扶在车顶,请徐莹上车。

  徐莹站着看了张文定两秒,目光不仅仅只是凌厉,还带着阴冷,从鼻子里哼出一个嗯字,弯腰往车内钻去。

  张文定目光正好从她雪白的颈部往下,顿时心中一颤。

  此时此刻,原本应该害怕的张文定,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有了几分激动,还好没有做白日梦,老老实实地关好车门,然后走到前面也钻进了车里,挂挡起步,汽车奔向市政府而去。

  开发区离市政府不是很远,可市区里的速度快不起来,这时候是下午四点,还好没赶在下班放学的高峰,但也花了近半个小时才到市政府。

  帕萨特直接开到政府大楼的大门前停下,徐莹自己推开车门走了下去,一句话也没给张文定交待。

  张文定找车位停好车,目光幽怨地注视着市府大楼,暗想高洪的办公室会在哪一层呢?徐莹这么急匆匆地进去,是去找高洪了吧?

  徐莹你拽什么拽,对老子使脸色,惹急了老子,老子还不侍候了。

  如果哪一天能够坐上高洪那个位子,那日子得有多舒坦啊……

  在车上乱七八糟地想着,张文定目光却一直盯着政府大楼的大门口,不是为了看美女,而是要注意到徐莹什么时候出来,他就马上将车开过去接。虽然在想象中可以不把她当回事,可是现实中,他还得小心的侍候着她,谁叫她是领导呢?

  更何况,自己还侮辱过她!

  等了近一个小时,徐莹的身影出现了在大楼门口,张文定赶紧将车开过去,停好车正准备下来帮她开车门,却发现她自己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车绕过大楼前的花坛,平稳地驶出市府大门。

  徐莹没有说话,张文定也不问,直接往开发区而去。

  他能够感觉到气氛的压抑,连音乐也不敢开,往车内的后视镜瞟了一眼,发现徐莹一张脸阴沉得跟下暴雨前的天空有一比,暗自腹诽也不知道她在市长办公室经历了些什么?

  车刚出市区,还才上去开发区的路,坐在后排讲完了几个电话的徐莹开口说话了,简简单单四个字:“去素柳园!”

  素柳园是个吃饭的地方,张文定到开发区上班之前在那儿吃过几次饭,环境不错,价格有点贵,菜的味道确实好,服务员的态度也挺好,就是有一条不方便,包厢里没有卫生间。

  不过吃饭的地方不比KTV,包厢里弄了个卫生间的话,若有人在吃饭的时候进去,就算开门关门时没有臭味,可总让人心里怪异不是?

  “好。是。”张文定没料到她会突然说话,回答得虽然及时,却也有点紧张。

  车在前面路口调头。开发区在市区的东郊偏北,素柳园在西边,隔了一整个的繁华市区。

  到素柳园之后,张文定本准备在车里等,可徐莹却叫他一块儿吃。

  张文定也没推辞,反正今天已经把徐莹给得罪惨了,再小心也不会讨得她欢心,还不如洒脱点。

  跟着迎宾走到包厢门口,徐莹脚步稍微停了一下,摆摆手等迎宾转身走开后,她并没马上进去,而是继续往前走去,张文定对这儿不算陌生,自然知道她去的方向是卫生间,想了想,也没进包厢,落后她几步跟着。

  就算他不想上厕所,也得往里面跑一趟了——总要等着领导先进包厢才行啊!

  素柳园的卫生间在过道的尽头,一进门洞就有个八平米大小的空间,墙上有两个洗手的台子,台子的两边各有一扇门,左男右女。

  张文定进去撒了泡尿,洗了手之后走出门洞在过道上等着徐莹,然而他没等到徐莹人出来,却听到了她一声尖叫:“啊……”

  张文定不敢怠慢,蹿进门洞,却见到徐莹很没形象地坐在了湿漉漉的地上,一只手撑在地上,包也没有幸免。

  更令人无语的是,就她这姿势,张文定的目光瞬间就看到了不该看的地方。

  靠,这是要闹哪样!

  张文定目光有那么一瞬间的停留,吞了口唾沫后意识到目前不是观光的好时机,赶紧叫了声“徐主任”,然后移开目光往徐莹脸上看去,却迎上了她圆睁得欲喷出火的怒目。

  他心里一颤,完了,刚才不小心的目光被她发现了!

  “扶我起来!”徐莹冲着张文定怒吼了一声。

  张文定闻言,赶紧将心中杂七杂八的念头抛开,身子一侧,一条腿跨过去,来到徐莹身后双手从她腋下钻进去,一用力,将她提了起来。

  徐莹扭头狠瞪了张文定一眼,想要自己站定,可刚一迈步,却是一个跄踉靠得他更紧了,原来刚才一下崴了脚,而且高跟鞋好像也坏了。

  “哎呀,美女,地上滑,走路要小心啊,跟我去喝杯酒,压压惊。”这时候,一个挺着将军肚满脸通红的中年胖男人说话了,还伸手往徐莹的肩上拍了过去。

  张文定单手扶着徐莹,另一只手快速伸出,在那男人的手掌快碰着徐莹肩膀的时候扣住了他的手腕,双眼盯着他冷冷地说:“耍酒疯给我滚远点!”

  “你这人怎么说话呢?”那男人脸色一变,嚷嚷道。

  徐莹冷冷地瞥了那人一眼,嘴角扯了扯,却只是对张文定道:“我们走。”

  张文定冷哼一声,松手的时候稍稍用力一推,将那男人推得后退了几步,然后扶着行动不便的徐莹就要出去。

  “站住!”那胖男人猛地蹿到他们前面拦着,伸手指着张文定,“哪个叫你走的?自己扇两个嘴巴道歉,再让这位美女陪我喝杯酒,我当什么事儿都没发生过!啊,嘿嘿,身材不错嘛,长得也漂亮,我喜欢!”

  “流氓!你,你要为你的臭嘴巴负责!”徐莹羞愤交加,伸手指着那胖男人,又急又气,骂了一声之后又扭头对张文定吼了一声,“还傻站着干什么?”

  张文定无端挨了训,对那胖男人憎恨不已,但这时候却不是和他算账的时候。他知道漂亮的徐主任这时候的形象相当不美观,肯定是不愿意被人围观要早点离开的,所以也只是狠狠地盯了那男人一眼,然后伸手往前一推,想推开那男人然后带着徐莹去车里。

  “妹妹你放心,哥哥我一定会对你负责!”那男人笑着说道,见到张文定伸手推来,不仅不避让,反倒还主动扑了上来,一副先下手为强的模样。

  张文定不想再挨徐莹的训,手上掌式一变,再次扣住他的手腕,脚下对着他的小腿一踹一勾。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293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