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东西我在书房要了你”他把她翻过来贯穿了她

 

小东西我在书房要了你"他把她翻过来贯穿了她我痴痴地站在原地,心中久久不能平静下来,总觉得这一切都跟做梦似的。

 夜色已深,我到家的时候,表哥和表嫂并没有在家,空荡荡的屋子里乱七八糟的,我也没管那么多,一头就扎进了沙发里,不禁想起了下午和李颖见面的画面。

  我实在没想到,我会在贺龙的报复当中因祸得福,没挨揍不说,竟然还认识了校花李颖。

  心情大好,我主动打扫房间,等外面都收拾干净了,我才站在表嫂他们二人的卧室门口,犹豫了半天都没敢进。

  不用想都知道,里面肯定是狼藉一片,他们俩早上就亲热,这一小天儿过去了,还不得把卧室弄得跟战场似的。

  推开房门,只见床上一片凌乱,窗帘也都没打开,地上还散落着一团团褶皱的纸巾,不用想都知道上面擦了什么。

  我着实有些尴尬,这要是打扫了,表嫂肯定得训斥我一通,毕竟这战斗痕迹太明显,他们俩肯定羞臊。

  想了半天,我还是打消了打扫的念头,刚要退出门外,外面就传来了开门声。

  啪嗒。

  大门打开,白茹身形不稳的踉跄了进来,脸上满是酒后的绯红色,双眼迷离的看了我一眼,眼中闪过一抹厌恶。

  “你在我房间门口干嘛呢?谁……叫你进去的。”她口齿不清,显然是喝大了。

  我往她身后看了看,也没见到表哥,我就过去扶了她一把。

  “我哥呢?”我问。

  “呵……”

  白茹冷笑一声,也没回应,脱了鞋子就往屋里走,等把她送到房间门口,她就一把推开我,指着门口喊道:“滚!都给我滚!你们这些臭男人,都不是人!”

  我听的一头雾水,心想这是表哥得罪她了?

  没管那么多,我就要回房间,反正她也不领我的情。可白茹身子一晃,就要摔倒,我本能的就抱住了她。

  这一抱,我就感觉到她胸前的两片柔软贴了过来,身上弥漫着的酒气,夹杂着一阵香味儿,闻了之后,我不由身体燥热了几分。

  不得不承认,白茹的身体真的很迷人,摸起来很柔软,很有弹性,特别是她那大屁股,捏上一把简直上瘾。

  我扶着她进了房间,她一头躺了下去,口中呢喃着脏话,听起来都是骂男人的。

  趁她不清醒,我又问了一遍表哥去哪了。她迷糊的说他走了,下午就飞走了。
文学

  说完,她还自嘲的笑了两声。

  原来如此,看来白茹这是心里不舒服,所以才出去买醉了,不过表哥这次走的确实有点着急,以前回来一趟,至少是要待上个三天左右的。

  他走了,烂摊子还得我来处理,我帮她脱了外套,给她盖上了被子,又在她床边放了个垃圾桶,以防她半夜吐出来,收拾妥当我才喘了口气。

  可这时,白茹突然坐了起来,一把扯掉了身上衣服,就连罩子也都摘了下去,一对硕大的丰盈直接跳了出来,还上下晃动着,凸起的两点粉嫩至极,我还没等反应过来呢,她就被我看了个精光。

  “嫂……嫂子,你先别脱呀!”我赶紧捂住眼睛,心脏一阵狂跳。

  她这是喝了多少,竟然都敢当着我的面儿脱衣服了,这不是要我的命嘛!

  我以为她喝多了,可其实她还挺清醒的,见我面红耳赤的,她还娇媚的笑了一下,像是只狐狸精似的,朝我勾了勾手指,别提有多风骚了。

  “过来,小混蛋,你表哥不要我了,连你也不要我吗?”见我不动,她催促了一句,口中满是酒气。

  我口干舌燥的,埋着头挪动步子,刚走到跟前,她就一把抓住了我的领子,猛地把我拉上了床。

  她动作太快,一点不像喝多了的样子,下一秒我就已经躺在她温暖的怀抱里了,我的脸,贴在她硕大的饱满之间,我的身子,被她用修长的双腿紧紧夹紧,似乎是很舒服,她还迷离的“恩”了一声。

  “别这样,表哥知道了,他会杀人的!”我激动地发抖,违心的警告她。

  白茹无所谓的笑了下,翻身将我压在身子下米哦按,宛如花瓣的红唇在我脸颊上划过,留下一道芬芳的香气。

  “他就是个混蛋,但你不是……”白茹娇媚的笑道。

  我没听懂,但却知道她要做什么。

  正说话的功夫,她的小手已经在我身上游离了起来,不大一会就摸到了我的命根子,隔着单薄的裤子,轻轻地抚摸了起来,似乎感觉到它的变化了,白茹也兴奋了起来。

  “羞什么?你不是一直都想和我做吗?”白茹媚眼如丝的说。

  我身子一紧,赶紧闭上眼睛,摇头道:“没,没有,我没那么想过。”

  “没有?那你之前为什么偷看我自卫?你以为我不知道吗?”

  话音一落,白茹的小手竟然伸进了我的裤子里,她游离着,摸索到了羞涩的小兄弟,继而技术娴熟的把玩了起来。

  “啊,不行,嫂子……”我浑身燥热,仿佛要烧着了一样。

  可是一想到他是我嫂子,下一秒我就清醒了过来,要是真和她继续下去,那我可就成了大逆不道的畜生了!

  想到这儿,我赶紧推开了她,撒丫子就逃出了她的房间,到门口喘了几口大气,才发现衣服早就被脱了,就连裤子都被脱掉了一半儿,内裤里鼓出来的庞然大物,看着都吓人。

  说真的,我跟“它”认识了这么多年,都没见到它如此威风的样子。

  由此可见,白茹表嫂把我给刺激成了什么地步,我能清醒过来,简直就是个奇迹。

  回到房间,我蒙头大睡,脑子里一个劲儿的数数,根本不敢去回忆刚才的画面,可另一边也在担心,白茹到底受了什么刺激,平常她可从来没这样过。

  次日清晨,我迷糊的起了床,见内裤里又是一片狼藉,拿去卫生间洗,就发现白茹已经醒了,正在厨房做早餐呢。

  想起昨晚的激情,我很是尴尬,本想着赶紧走人避开她,谁知白茹却主动叫住了我。

  “回来,吃完早餐再走。”白茹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冷漠。

  我脚步一顿,脸都红到了脖子根儿,还以为她会质问我昨晚她酒后乱性的事情。

  可好半天后她都没说话,我偷偷往厨房瞄了一眼,还正巧看见她弯腰去拿碗筷,睡裙下露出了一片雪白的屁股,简直诱惑无限。

  一大清早,家里的气氛就压抑至极,我吃过早餐后就急匆匆地去上学,让我意外的是,白茹从头到尾都没有说昨晚的事。

  这种情况一般只有两种可能,一,昨晚她喝断片儿了,压根什么都不记得。二,白茹什么都知道,只不过羞于跟我开口。

  天杀的表哥,你倒是人走了一身轻,这臭屎盆子全都扣我身上了。

  说曹操曹操到,刚这么想着,表哥就给我发了条短信过来,我拿起一看,上面写着:小楚,我和你嫂子闹了点别扭,你这几天最好暂时回避一下,有时间就找找房子吧。

  我心里“咯噔”一下,胸口闷的像是被人打了一拳。

  这番话的意思哪里是让我回避,分明就是对我下了逐客令啊!

  难道表哥昨天一早听到了我和表嫂的对话?不像啊,如果真是那样,以表哥的暴脾气绝对会当场揍我一顿。

  又或许是他们两口子闹离婚了?

  我想不通,但不管怎么说,这消息都犹如晴天霹雳一般,给我来了个措手不及。

  抛开房租不说,生活费就够我喝一壶的,父母这个期间都在打拼,能给我拿的钱不会很多,我稍微任性一下,估计就得饿上几天的肚子。

  这么一想,我突然觉得表嫂家跟天堂一样,至少我不用为了生活费而担心。

  情急之下,我就给表哥打了个电话,可对方却是关机状态,听着里面的忙音,我心里别提有多难受了。

  一路郁闷,到了学校后,看着周围乱成一团的同学,我更是烦躁至极。

  强忍了一个上午,午休的铃声一打响,我就奔着小树林去了,找了个安静的角落,坐下来思考人生。

  就在这时,一道倩影出现在不远处,一对雪白的大长腿晃眼至极,我一眼就注意到了她,心里还琢磨这是学校里的哪位大美人呢,瞧她左顾右盼的,好像是在找人。

  等下一秒她回过头,我立马就认出了她,这不是李颖嘛!

  “原来你在这儿啊。”李颖盈盈一笑,三步两步跑了过来。

  那一对硕大的饱满,犹如波涛汹涌一般朝我晃荡而来,也不知她是不是故意的,到了我面前还特意弯了腰,让我和那片柔软来了个近距离接触。

  “你怎么在这儿?昨天不是约好了中午见面吗?”李颖吐气如兰的问,语气格外温柔。

  我这才想起来,她要不出现我都快忘了,赶紧就要给她解释。

  可还没说话,李颖就拉住了我的手,莞尔笑道:“你没事就好,我还一直担心贺龙又找你麻烦了呢。”

  我心神一晃,只感觉她的手暖洋洋的,还格外柔软,皮肤细嫩的跟婴儿似的,这尼玛也太舒服了。

  “不好意思,我以为你昨天跟我开玩笑的……”我挠了挠头说。

  “没事,找到你就好,咱们走吧?”李颖咬了下粉唇,似乎也很害羞。

  我愣了一下,问她打算去哪。

  她撒娇似的晃了晃身子,声细如蚊的说:“去实验室吧,我有点事,想单独跟你聊……”

  我心里一紧,身体不由燥热了几分,看着她含羞腼腆的样子,就猜测她很有可能是要跟我告白,可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内心狂热,我也不敢表现出来,就呆呆的点了下头。

  李颖面色绯红,牵着我的手从学校后门绕了进去,避开了一些闲杂人等的视线,直接去了二楼的实验室。

  之所以猜测她要告白,正是因为这实验室已经废弃了很久,附近也没有活动的班级,算是学校里最隐蔽的教室之一。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293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