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廉耻(出轨h) 人性与需求的关系

 不知廉耻(出轨h) 人性与需求的关系陈杨起身,对着那拌住他的硬物就想一脚,可仔细一看,这好像是个人。

  就见一个光头老头闭着眼倒在雪里。

  “这老头不是死了吧?哎,这么老了,定是他儿子不孝顺,不养老,才让他冻死的。”陈杨心想。

  突然想起妈妈教的,去摸了摸他的心脏,又感觉老头身体还有些热乎。

  “呀,没死呢?”

  陈杨想着,去镇里找父亲的决心动摇了,心里想,反正老爸那里没事,顶多今晚不回来,而且姑父的公司在那里,有得住,这还是先救人要紧。

  陈杨想着,三两下脱了两件衣服给老头裹上,背着老头就往家里赶。

  这老头说起来也不重,大约跟陈杨家里的狼狗小黑差不多。

  背起和尚,陈杨吭哧吭哧就往家里赶,可是走了不到一里地,陈杨就累得不行了,这老头说是不重,可时间一长,陈杨只觉得这老头像是棉花,边走还边带吸雪水的。

  这陈杨说来也聪明,去附近的山坡上弄来一堆树枝,用藤条绑起来,弄成一个雪橇,将老头放了上去,这才大大提高了效率。

  “哎,要是小黑在就好了,哪用我拉雪橇啊~”陈杨想着,脚步不停。

  “小杨,你怎么弄了个和尚回来?”

  回到家,杨母从厨房

  走出来,见鼻涕都冻僵了的小杨,忙递给小杨一杯姜糖水,问道。

  “原来这个秃头老头不是老头,是个秃头和尚啊?”小杨看着和尚,推翻了心中这老头先前孤家老人的形象,他觉得有些生气,好像被骗了。

  但是小孩子嘛,很快生气就被好奇心取代。

  “嘿,回头一定跟那死狗蛋显摆显摆,我也见过和尚了。”

  “这傻孩子,说的什么话呢,和尚不都是秃头吗?”杨母嗔怪,弄了先温水将和尚泡了进去。

  不一会,光头老和尚醒了过来,摆了个礼,说了句

  “多谢小施主。”然后就像没事人一样。

  陈杨看着和尚,撅着嘴。

  自己可是救了他一命,他这样就完了?

  杨母这哪里会不明白陈杨的心思。

  “人家是修佛的,对生死可不那么看重。”杨母笑道。

  “修佛就不是人了吗?不看重生死??”陈杨心想,这话他可不敢当面说出来,只觉这和尚是个怪人。

  之后杨父回来,见家里来了个文化人,也是有些高兴,拉着陈杨一定要弄什么合十礼,那和尚只是笑笑,收了陈杨的礼也不说话。

  老和尚之后又住了几天,在这几天里,陈杨有事没事就往这和尚那跑。

  饭下午

  “妈,那和尚眼睛里会放光。”陈杨一副神秘的模样。

  “你小子,那是饿傻了吧?去,把这碗面给他端过去。”杨母敲了一下陈杨的头。

  “怎么就是不信我呢?”陈杨心中不忿,但是还是端着面过去了。

  一进庭院,就见那和尚逗着小黑玩。

  他右手置空,隔着小黑有几寸,手一轻轻挥,小黑就被扔很远。

  这小黑打了个滚,之后又摇摇尾巴,爬起来,半点事情没有。

  陈杨见这一幕,像发现新大陆一样。

  “嘿嘿,师傅,这招能不能教我。”陈杨果真激灵,连秃头和尚的称号都变了,他心想

  要跟他学学这招,如果学会了,那狗蛋可就不能再猖狂了,还不得乖乖叫自己老大?

  那和尚见小杨,哈哈一笑。

  “行!”

  小杨一愣,没想到这和尚这么痛快,右手一伸。

  “给~你的面…”

  之后小杨便经历了枯燥的一段学习期,又是学念咒,又是结手印的,有时候想放弃,可又兴起显摆的心,竟也坚持了下来。

  “师父,学了这个,我能不能娶媳妇啊~~”

  老和尚临走的时候,小杨好像想到什么,忙急急追上去。

  老和尚摸了摸陈杨的头,看着留着鼻涕说要娶媳妇的陈杨,哈哈一笑。

  “当然,越多越好!”

  在那之后,陈杨便一直坚持修炼,再之后便是来了地震,也亏得学了这些功夫,陈杨能不吃不喝在石头缝底下挨两天两夜,最后被救出来。

 文学

 打那之后,陈杨就成了孤儿,晚上的睡觉也被练功取代。

  有时候陈杨听见屋里有响声,以为两老又在做那事,走过去一看,却被窝空空。

  那段日子,陈杨还不会做饭,姑姑跟姑父便来看陈杨。

  姑姑对陈杨很好,不但帮陈杨做饭,还哄陈杨睡觉。

  睡在姑姑雪白细腻的大腿上,闻着姑姑身上的幽香,那是陈杨最大的安慰。

  姑父对陈杨,那就不像姑姑那么慈祥了,他对孩子严格可是出了名的。口中老是挂着“宝剑锋从磨砺出…”什么的。

  饭桌上,陈杨吃着饭。

  “那米给我捡起来吃了,这粮食是好浪费的吗?”姑父吹胡子瞪眼睛。

  陈杨说来也倔,心想,你不就是要我怕你吗,我偏不怕。

  这一老一小便吵了起来,也多亏了姑姑在中间调和,虽然是一天一小吵,三天一大吵,但也没有真的怎么样,日子还是过。

  于是乎,幼小的陈杨在跟姑父不断的冲突中,对自己要求也愈来愈严格。

  陈杨长大些了,喜欢读书,可是没钱买书怎么办?

  “喂,狗蛋,你那书借我看看呗?”陈杨溜溜着眼睛看着狗蛋,自从狗蛋被他学了功夫打败之后,就服帖地不行。

  “你要我的书干嘛?你又没学过。”狗蛋问了一句。

  “嘿!你小子,给不给!”陈杨做了一个恶脸,威胁道。

  “给给给,我给你还不行吗?老大。”这狗蛋也是委屈,一副身板比陈杨大一圈,此刻却委屈地像个小媳妇。

  “你就别寒颤人了,就你这模样。”陈杨恶寒,接过课本就看了起来,没有理会狗蛋。

  也不知道是不是学了功夫的原因,陈杨变得更加聪明了,这书上的题,看一眼就会做,抢过狗蛋的笔,唰唰就写上答案。

  这可让狗蛋惊呆了!也是在那天,他们倆成立了一个‘学习互助组’,陈杨帮不那么聪明的狗蛋写作业,而狗蛋呢,则帮陈杨干活,给陈杨书看。

  自打父母离开之后,陈杨从那得道高僧学来的功夫也大有长进,练了两年,颇有成效,力量强了不少,而且耳朵好使,眼睛在黑天仍然能看见!不过陈杨一直没有跟别人说。

  有一次,陈杨为了测试他的力量,竟不小心,将邻居的一颗果树给拔了起来。

  他自己吓了一跳,又忙将树给种了回去,至于后来邻居纳闷这树怎么活不成了,陈杨才知道到底还是自己将里面的根都扯烂了。

  于是乎,有了力气的陈杨开始种了地,地是姑父先前帮陈杨照料的,还给陈杨自己种。

  可愁没有牛啊,没办法,陈杨就上了狗蛋家,狗蛋家是养牛的。

  那天,陈杨恰好看见狗蛋他爸在杀牛。

  就见得牛叔站在庭院,手中拿着一根用来切断牛脊背神经的细长刀,看着眼前一头瘦得可怜的牛。

  “这牛要是杀了,肯定亏本,这才几两肉啊?”说着,他摇了摇头,却还是上前。

  “牛叔!”陈杨忙喊了一句。

  “是你啊,杨子?来找狗蛋玩呢?”牛叔看见陈杨,笑了笑。

  “狗蛋在里院呢,你牛叔要杀牛,待会别让血溅到你,快进去找狗蛋玩去。”牛叔说着就要动手。

  “别牛叔,这头牛这么可怜,就别杀了吧?”陈杨看着牛。

  “傻孩子,不杀牛,你牛叔我吃啥呀?”牛叔摇摇头。

  “我,我有钱,我买了,成吗?”陈杨看着牛叔,从怀中掏出一百块。

  在那时候,一百块可不是个小数,够一个大人一个月挣的了。

  这时狗蛋也听到我的声音,从里院走了出来。

  “爸,你们干啥呢?”

  牛叔看着陈杨一脸认真,又看了看狗蛋,迟疑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

  这可让陈杨高兴坏了,这牛虽然瘦小,可要不是陈杨跟狗蛋有交情,一百块万万是买不下来的。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292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