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友当兵回来一晚上8次”他深深地抵进她的湿润


  男友当兵回来一晚上8次"他深深地抵进她的湿润旁边的两个人儿却因为害怕雷声而吓得连呼吸也变得沉重。我只好不断地安慰她们。

  “没事的,只是雷雨天气而已,不要害怕。”

  “树洞不会被淹的,不管发生什么都还有我。”

  经过我的一阵劝说,她俩的情绪这才得到了缓和,呼吸也逐渐平缓。

  我们三人就这样静静的等待着雨停,而这个时候,我隐约听到树洞外面有人在喊我的名字,这声音越来越近,伴随着轻轻的脚步声。

  “易小天……”

  我们三个相互对视了一眼,刘蓝语和小曼好不容易平复下来的心又提到了嗓子眼。虽然我也很紧张,并不知道正在靠近的到底是什么,可我是这里唯一的男人。

  如果让刘蓝语和小曼看出我的紧张,她们只会更加紧张。我希望在刘蓝语的心中留下英勇无畏的印象,而不是懦弱胆小。

  于是我故作轻松地对她们两个说:“我出去看看,你们在树洞里等着我。英雄就是英雄,不会出事的。”

  她们两个见我这么有底气,也不免得松了一口气。刘蓝语看了我一眼,娇嗔说:“都什么时候了,还有时间开玩笑,能不能干点正事。”

  见刘蓝语和小曼情绪得到稳定,我也恢复了正经。在树洞里找出原先的背包,那里面有一些防身工具,可以用来防身。我一边做着防身准备,一边又在思考外面的人到底是谁。

  他们呼喊着我的名字,一定认识我,那么在这荒岛上认识我的人便只有陈浩天他们一伙人了,可我却又不能肯定,因为就算是来找我报仇也不会挑在这样一个天气来吧,难道是他们遇难了有求于我吗?

  接着我又联想到了野人,还有那些被啃咬过的尸体……

  不容我多想脚步声已经到了树洞口,呼喊声也可以清晰的听见。如果刚刚还在猜疑外面到底是何方神圣,那么现在我完全可以确定外面的一定是陈浩天等人。

  我转身对刘蓝语和小曼说道:“不要害怕,外面的人八成我们是认识的,你们两个乖乖呆在这里,我出去看看。”

  “你要小心啊!”刘蓝语和小曼同时对我说道,我回头给他们一个安心的微笑,便带着弹簧刀和气枪走出去了。

  我一脚将挡在外面的树枝踢开,陈浩天正趴在树枝上朝里张望,差点被踢飞的树枝伤到。他看到我这么来势汹汹以为我又要动粗,于是连忙向我挥手,示意我停下。

  陈浩天往边上靠了靠,我这才看清楚原来一起来的还有另一个同事范飞,他们两个衣衫不整,发型早已被大风吹乱,衣服也被大雨打湿,脸上尽显疲惫之色。

  “有什么事吗?”我问道,十分不耐烦。

  见他们半天支支吾吾不说话我又说道:“没什么事老子回去睡觉了,里面还有两个大美女等着我呢。”

  陈浩天一见我要走,连忙急得上来抓住我的衣袖,说:“那天和你们分开之后,我们便一直住在帐篷里面。平时还行,可是一遇到雷雨天气,还刮了这么大的风,帐篷漏水不说,坚持了每几分钟就被大风吹散卷走。”

  “那又关我什么事呢?”我说道。

  陈浩天见我并不想多管闲事,十分着急,继续说道:“我们的营地建在海边,海水因为暴雨只涨不退,伴随而来的还有大浪,我们的其他同事就这样被大浪卷走,其中就有王乐。”

  王乐当时跟我一起来公司,我们两个都是刚毕业的大学生。他总是给人一种文质彬彬的感觉,我们两个虽然不是很好的朋友,可是也能聊到一块去。他是我在公司唯一一个能够说的上话的人,听到他被大浪卷走,我确实有些难过。

  但我觉得王乐既然跟我是同一个类型的人,就不明白他为什么也会加入陈浩天的队伍中去。也许是被陈浩天威逼利诱,也许他们本来就是同一路人,物以类聚吧。

  不管怎样,我还是愿意相信王乐是个好人。

  毕竟王乐平时对我确实还不错,我也没忘了有一次公司开例会我因为出门慌忙而忘了拿会上发言需要的稿件。当时王乐正坐在我旁边,是他很细心的发现我没有带稿子,于是将他的发言稿撕了一半给我,这样我只要自己简单的编一个开头再加上他给我的发言稿的内容,勉强地蒙混过关了。

  是他帮我这一次,我永远都不会忘记,那时的他就像是在寒冷的冬天里的一抹暖阳照进我的心里。可现在他却与我即将生死相隔,而我也不知道自己还有多久的活期,不知道自己是否还能够平安回到那个与这里截然不同的花花世界中。

  毕竟我还是个小处男,还没有享受过男女之事,还没有与我的女神在一起,虽然情况不容乐观,可我会坚持到最后。想到这里我猛然回过神来,才想到原来我还在和陈浩天谈话。

  见到我有所动容,陈浩天继续说道:“看着同事们一个个离我们而去,我更加感受到了生命的可贵。以前确实是我的错,希望你能给我个机会,咱们一起共同努力找到出去的办法。”

  “狗改不了吃屎,你以为我会相信你吗,你太天真了”我冷笑着说道。

  我原本想拒绝,然而在树洞里面听着我们讲话的刘蓝语发话了:“大家同事一场,谁都不想落到这般境地。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失去了很多同事,我真的很伤心,我不想再看到同事们一个个死去,再说了人多力量大。小天,你就帮帮他们吧。”

  “那好吧,你们可以留下来了。”我极不情愿的说道,心想女的就是太心软,有你吃亏的时候,不过既然是女神发话那我也不好拒绝。

  之后我便和他们一起向海边走去,也许是上次亲眼目睹我将瑞士军刀插入了陈浩天的大腿里,范飞对我有一些敬畏,始终和我保持着距离。

  一路上我们几个人没有说话,并不知道范飞和陈浩天到底有什么目的。他们真的是因为遇难怕自己活不下去而来投奔吗?决定痛改前非和我们一起面对困难直到走出荒岛,还是另有他谋。

  那几个人真的死了吗?一连串的疑问涌上我的心头,就算他们真的有什么阴谋,以陈浩天的性格他也一定不会轻举妄动,所以现在刘蓝语和小曼一定是安全的。

  不知不觉中我和范飞便来到了海边。

 文学

  来到海边,看着无边无际的大海,我突然觉得生命是多么渺小又是多么的珍贵。

  “救命啊,谁来救救我。”容不得我多想,耳边便传来了明显有气无力的求救声。我定睛一看,那不就是公司的王乐吗?

  此刻他正在海浪中奋力地挣扎,到了危急时刻每个人的求生欲望都是那么的强烈。

  顾不了那么多,我便跑去救人。朝着在海浪中挣扎的王乐说道:“兄弟,坚持住!我这就来救你。”

  王乐在海浪中挣扎,听到我的话后明显一顿。有些意外的看着我,流露出一丝复杂的感激。不过那个眼神转瞬即逝,让我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看花眼了。

  没有多想,我记住王乐的位置后便朝着大海一个猛子扎了进去。他离岸边并不是很远,可是那里的海浪却大得很,也不知道凭我一个人的力量能不能将他拉到岸上,在海里呆了这么久王乐还在挣扎说明他的体力还算不错,况且岸上还有范飞在接应。

  想到这里我就奋力向王乐的方向游去,几分钟之后我便来到了他的身边。

  “别担心,我这就带你上岸!”

  王乐支支吾吾看起来像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快抓住我啊,怎么这么墨迹!”

  “你为什么要救我,这样下去咱们两个都会完蛋的。”

  “废什么话呀,赶紧的。”我懒得跟他废话,一把将他拉起来。

  “谢,谢谢啊”王乐结结巴巴的跟我说道,我只当他是在海水里面待太久,嘴唇冻僵了。

  王乐抓紧我之后,我便带着他朝岸边游去。可是却觉得王乐异常的沉,他的体型属于消瘦型,而我又时常去健身房锻炼,按理来说拖着他在海里游泳根本不是事儿,可是这也太费劲了吧?

  我停下了游泳的动作,把王乐吓了一跳,转身就看见他背上绑着一块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的石头。绑石头的绳子被衣服挡住了,还打着死结,不细看是看不出来的。我只能咬咬牙继续拖着王乐前进,只要游到岸边我们就安全了,那里有范飞接应。

  这个石头没有将王乐拖下海水,却也让王乐增加了不少的分量,再加上他的衣服里面吸了好多水,让我游得每一下都特别艰难。

  “谁给你绑了这么粗的绳子,到底发生了什么?”我担心的问道,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王乐还是有点不敢说,我想他一定是受到了威胁。

  “没想到你是这么懦弱的人,现在我们连命都可能保不住了,你还在顾忌着什么,也许你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我,才会有转机。”

  “我们的物资不够用了,陈浩天看我瘦小留着也没有什么用,还得浪费粮食,觉得我就是个拖油瓶,于是我就被他算计了,推进了大海里。这时正好狂风暴雨一起来了,其他同事已经被海浪卷走不知去向,只有我还算幸运没有被卷走……”此时王乐的脸已经变得苍白,感觉他的力气在一点一点耗尽。

  “行了行了别说了,我不是来救你了吗?”我打断了王乐的话,却看王乐欲言又止的样子,最终也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回去的路程感觉是来时的好几倍远,因为王乐比较沉,我也只能放慢脚步,一路上我们很有默契的都没有说话。

  “你为什么要救我?”王乐突然问道。

  “不知道,也许是有一种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感觉吧。看你可怜就救你啊,哪有那么多理由。”我随口一说,两个人再度陷入了沉默。

  我和王乐在海里游了将近二十分钟才到岸边,而此时我也几乎精疲力竭。

  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王乐推上岸,我很好奇范飞去哪了,刚刚明明说好我下海救人,他在上面接应,可是我把人救来了,他却不在了,很明显的感觉到了不对劲。

  “快把手给我。”王乐的一声呼喊将我拉回现实,我还没有上岸,海水哗哗在我脚下流动。

  “好。”说着我便把手伸向了王乐,王乐抓住我的手便一顿猛拉,我的手腕都要被他拉断了。

  突然间我听到一声闷哼,抬头便看到了单膝跪地的王乐以及此时站在王乐身后正得意洋洋看着我的陈浩天,我心里暗想果然出事了,原来这一切都是阴谋。

  而我此时最担心的不是自己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而是还躲在树洞里的刘蓝语和小曼。早知道就不该来救人,把她们落在树洞里是我的失误。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292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