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妖调教直男*捏住小核求饶哭喊

人妖调教直男*捏住小核求饶哭喊仿佛是见我不说话,她又说道:“刚才你那些话都是糊弄我的吧?以退为进,想让我不用报警?”


  “我……”必须得承认,她猜到了我一部分的心思。

  “怎么着,害怕了?准备杀人灭口?”她脸上的笑容越发冷峻。

  “妈的!竟敢威胁我。”我突然脑袋一热,直接朝着他扑了过去,扯掉她身上的毛巾,粗暴的他了下去。

  不知道是因为昨晚的一夜疯狂,让她变得特别敏感,还是因为已经非常熟悉她的身体,整个过程显得驾轻就熟,几乎毫无阻碍。

  而她也只是闷哼了一声,随后就变成了那种愉悦的低吟。

  不知道是因为得知她是前妻现任丈夫的妹妹还是别的什么原因,我这一次毫无怜香惜玉。

  甚至她胸前那对我之前还爱不释手的大白兔也被我死死地用手来回蹂躏。

  我猜那种力度她非得疼的叫出声来,可偏偏没有。

  心中一很,我冲刺的速度不由得加快了几分。

  这样的刺激终于让我无法控制,最终并未持续太长的时间便无力再战。

  不知道是因为绝望的缘故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她无力的瘫在沙发上,双眼无神的望着天花板。

  沉默了半晌之后,竟然是她率先开口打破了沉默。

  而且她的第一句话直接就让我愣住了。

  “其实,我也不喜欢那个女人。那个女人到我们家之后,我哥也没有以前那么宠爱我了。那个女人什么都要争,父母留下的产业,除了现在我居住的这套房之外,什么都没有留下。就是这里,她仍然还惦记着。”

  说到这里,她又小声的哭泣起来。

  我这一辈子最见不得女人哭,犹豫了一下,我抽了一张纸巾递给她。

  “谢谢!”

  呃……

  她居然跟我说谢谢?

  这什么意思……

  不会是受不了刺激,疯了吧?

  “你很奇怪是吧?”

  林雪擦掉了眼角的泪痕,忽然笑了起来。

  “你一定猜不到,昨天晚上我为什么会被人下药。”

  我注意到她说这话的时候,有意无意的看了一眼桌上的照片,顿时心中一凛,愕然的问道:“该不会是她吧?”

  “对!就是这个蛇蝎女人。就是她骗我喝下了杯啤酒的。”林雪惨然的笑了笑,眼神中却闪耀着杀机。

  我轻轻地叹了口气:“难怪你昨天晚上那么主动,疯狂。”

  说起昨天晚上的事,她的脸颊爬上了两团红晕。

  她擦了擦眼角的泪水,轻轻的说道:“昨天晚上是她约我在那里唱歌,我没想到,居然是给我介绍男朋友。这个女人为了把我嫁出去,好独吞我家的产业,竟然在我喝的饮料里下了药,想生米煮成熟饭。当我感觉不对劲的时候,趁他们没注意,偷偷溜走了。没想到最后便宜了你。”

  说完,她还狠狠的瞪了我一眼。

  看到这娇俏的模样,我心中居然又有些火热。

  不过理智告诉我,如果我再敢冲动,如果绝对不堪设想,于是赶紧移开目光,有些尴尬的说道:“你实在是太美了,当时的情况,我真的控制不住自己。”

  同时我在心中也有些暗自庆幸。

  老天爷对我不薄,看这情形好像是不用坐牢了?

  林雪瞪着我,又说道:“昨天晚上不是被你占了便宜,也会是别人。要是遇到一个变态或者糟老头子,我估计我都没有勇气活下去了。”

  我赶紧拍着胸脯保证道:“我会对你负责的。”

  她一把抓过沙发上的抱枕向我扔了过来吼道:“谁让你负责啊!你想得到美,欺负了我一整晚上还不够,还想以后都欺负我?”

  我接住她扔过来的抱枕,看着她那一张毛巾根本就裹不住的玉体,一时之间竟然有些失神。

  我喉咙艰难的滑动一下,吞咽了一下口水,小声说道:“要是以后都能欺负你,那就太幸福了。少活十年我也愿意。”

  她见我眼睛发光的盯着她的身体,突然一下站了起来,一扭一扭的走进了旁边的卧室,砰的一声关上了房门。

  几分钟后,她披着一件大衣走了出来。

  我忍不住笑着对她说道:“其实还是刚才更好看。”

  她白了我一眼,说道:“昨天晚上你还没看够!居然还拍了照片,变态!”

  我尴尬的挠了挠头,岔开话题的问道:“我那个前妻居然这样对你,你哥不管吗?”

  她有些忧郁的说道:“我哥对这个恶毒的女人很信任,没有证据,他是不会相信的。”

  顿了顿,她又说道:“我去年发现我嫂子和一个叫陈三的混混走的很近。当时给我哥说了,他还大骂了我一顿。”

  我惊叫道:“陈三,这个狗日的!他们居然还搅在一起?!”

  林雪看着我说:“你认识陈三?”

  我咬牙切齿的说道:“这狗东西就是化成灰我也认识,这个不要脸的女人当时就是跟他一起跑的。我以为,她和陈三分手了,才嫁给你哥的。没想到啊,没想到!”

 文学

  听到这个名字,我不由得捏紧了拳头,和前妻结了婚之后,就一直被各种嫌弃和看不起,这一切我都忍了,毕竟自己确实也没啥出息,心里头想着,那样的日子,慢慢熬呗。

  可是这样过了几年之后,我渐渐的发现有些不太对劲儿。

  前妻杨月玲变得越来越爱打扮,而且经常偷偷的背着我给别人打电话,一聊就是半个晚上,看到我却连理都不理。

  以至于到了后来,晚上我想要过点夫妻生活的时候,这个女人竟然总是以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理由来搪塞我,根本就不让我碰。

  而且就算是偶尔免免强强的让我弄上一次,也都是应付公事,仅仅是在那快乐巅峰的时候哼哼几声。

  我也并没有多想,直到有一天,我正在家里喝酒,这个女人风尘朴朴的赶了回来,头发有些散乱,而且,那衣服的吊带有一半是落下来的。

  当时我就来了兴致,不由分说就把这女人按倒在了桌子上,准备开着。

  那女人一个劲儿的挣扎骂我,说什么都不愿意把腿给分开。

  我用了蛮劲儿,这才发现这女人竟然是光着腚的,只穿了一件连衣裙。

  我记得很清楚,女人出门的时候可是穿的一整套的骚红色的性感内衣。

  当时我的酒就醒了,质问那女人裤衩子哪里去了,为什么在那大腿根上有红红的一大片,而且还湿漉漉的。

  杨月玲不由分说的就从我手里面挣脱开来,甩手就给了我一个大耳刮子,并且告诉我说,他的人身自由不需要我来控制。

  从那之后我就彻底的明白了一些事情,情绪也着实低落了一阵子。

  我也想到了和这个女人离婚,但是谁让我自己窝囊呢,况且我们两个人已经有了结晶。

  日子过得越来越索然无味,杨月玲也是变得更加的肆无忌惮,连续好几天不着家,一回来也仅仅是洗澡换衣服而已。

  我能够看得出来,这女人变得越发的风骚和成熟,只不过这样的风情已经不再属我。

  邻居们的风言风语,也是让我找到了一些线索,这个女人的姘头就叫陈三。

  我也曾经好几次的想要做一个真正的爷们儿,把这对奸夫淫妇堵在床上,狠狠的抽一顿,不过老天爷还没有给我这样一个机会,这女人就已经是起诉离婚了。

  没说的,一切都按正常程序,从此之后,我和杨月玲形同陌路,没有任何的联系。

  真是没有想到,这才过了几年的光景,居然又让我和这个不知检点的女人搅和到了一起,又一次听到了那个给我戴了小帽子的男人的名字。

  或许是因为这个时候情绪比较低落,又或许是我太久没有和女人亲热过,所以对眼前的林雪多了那么一丝微妙的亲近感,把我之前的事情给大致的讲述了一番,毕竟这么多年过去了,我连个倾诉的对象都没有,可把我给憋坏了,不管是心理上的,还是生理上的。

  能够看得出来,林雪是一个富有同情心,而且正义感十分强烈的女子,听我说完之后,眼神里面多出了些许同情,并且不由自主的跟我坐得近了一些。

  “没有想到咱们两个人居然都是被一个女人给坑了,这也算得上是同病相怜了呀。”

  我尴尬的笑了笑,随手摸出几个皱皱巴巴的一盒香烟,抽出一根。

  只不过,周围转了一圈,竟然找不到我的打火机了。

  啪!

  一簇火苗在我的面前亮起,我看到了林雪脸上一丝奇怪的神情,有些让我读不懂,但是我基本能够确定,我昨天晚上把林雪给上了,这件事儿应该不会给我带来什么麻烦了,而且说不定从此之后,我就能够多一个炮友,免费长期的那种,想一想都觉得过瘾。

  我赶紧讨好的笑着,把嘴伸了过去。

  这几块钱的烟就是呛的慌,猛吸了两口这才缓过劲儿来。

  “给我也来一根吧。”

  “你也抽烟吗?”我赶紧把皱巴巴的香烟盒在手上磕了磕,尽量挑出一根,还算是比较直的递了过去。

  “偶尔心情不好的时候也会抽一颗,不过没有瘾。”

  我眼疾手快的拿起桌子上的打火机,给帮忙点上。

  林雪抽烟的动作很优雅,并不像是夜店里上班的那些风尘女子。

  “咳咳……”

  女人被呛得一阵剧烈的咳嗽,眼泪和鼻涕都快要出来了,完全的破坏了刚才的这种美感。

  我凑过去,伸手在女人的后背上轻轻的拍了两下,其实是摸了两把,经过了刚才的一番战斗,女人身上湿漉漉的出了一层汗水,这个时候摸起来有些怪异,但却并不影响我的身体,欲火升腾。

  我很佩服自己,居然能够有如此旺盛的精力。

  “你这是什么烟啊,呛死人了。”

  林雪皱着眉头看我。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290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