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被老师用毛笔调教*白浊从她腿间流了出来

   办公室被老师用毛笔调教*白浊从她腿间流了出来  他很想问问,这酒是给那女的家里男人,还是给您领导用?

    又怕挨揍,就难受只能憋着。

    “行吧,那您要多少?”既然是大事,楚恒只能答应了,二叔的领导日子过得好,他二叔自然过得也不会差,他也能跟着沾光不是。

    见侄子答应,楚建设舒了口气,笑道:“不用多,先来一斤就成。”

    “先?”

    楚恒顿时一阵白眼,苦笑道:“您这意思是往后还得要?那玩意儿真不多了。”

    “要是真管用,肯定还要的。”

    楚建设对侄子信心十足,笑呵呵的道:“你想办法尽量多弄些,缺什么少什么跟二叔说,我给你解决。”

    “我看看吧。”楚恒无奈叹了口气,点了根吧嗒了几口,就决定这几天去一趟鸽子市找找卖酒的老头,看看能不能把他手上的方子给弄来。

    以前他底气不足,没敢想这事。

    这回二叔不说了缺啥少啥跟他说吗?

    那咱就砸呗!

    要钱给钱,要官给官,就不信老头不动心!

    叔侄俩又聊了会其他的,时间很快就到了一点半,俩人收拾收拾就一同去了会议室。

 文学

    路上还遇见了几位所里的其他领导,楚建设给介绍了下,楚恒算是混了个脸熟。

    一帮人一路说说笑笑,拐了几个弯就来到位于粮管所东北角的一座大平房。

    屋里布局很简单,最里面的主席台上有张长条桌,桌后摆了四把椅子,是给所里的几位坐馆大佬准备的。

    下面是一排排木质小板凳,是给与会的小老弟准备的。

    很有年代特色。

    让楚恒诟病的是,特么小三百平的偌大屋子里,竟然就摆了一个煤球炉子,屋里温度比外面暖和不到哪去!

    能不能多加几个炉子啊?

    你这让别人还以为咱们烧不起煤呢!

    他哆哆嗦嗦的走向台下,在最后那排板凳里找了个不露钉子的坐下,然后就老神在在的抽起烟,低调的装起小透明。

    随着时间流逝,会议室里的人也越来越多,有人大咧咧的坐在前排,这些基本都是资历比较深的大小领导。

    也有人跟楚恒一样,自觉的摸到了后排,齐刷刷的都是年轻人。

    瞧瞧多内卷,开个会都得排字论辈。

    楚恒充分的展现出自己皮条客的属性,客客气气的发了圈烟,嘻嘻哈哈的聊几句,很快就跟身边的人打成了一片。

    没过多久,人就到齐了。

    所里四位大佬也一一落座,最先发言的自然是所长何思明,五十上下的年纪,人有些消瘦,发量很稀疏,鼻梁上架着一副厚厚的眼镜。

    就见他先是拿出一沓稿纸,又喝了口润润嗓子,然后才开口发言,内容有些无关紧要,就是总结一下过去一年的工作。

    满篇都是废话,跟老太婆的裹脚布似的,又臭又长。

    头回参加这种会议的楚恒听的是昏昏欲睡,可又一点都睡不着。

    无他,太冷。

    这回他算是明白为啥会议室里就一个煤球炉了!

    过了许久又许久。

    何所长终于发言结束,嘴唇都有点发白起皮。

    楚恒见此轻轻吐了口气,他也是服了,就这点破事,竟然足足嘚啵了一个多小时!

    其实不光他烦,他身边的那些人没一个爱听的,都是长长的松了口气。

    这时,楚建设也拿起来发言稿,他这边就快多了。

    就仨事,一是今年要减少粮食运输与储存时的损耗,往后每个季度都会做一次比较,损耗最多的粮店会通报批评,并消减奖金等福利的发放。

    二就是明天开始要展开一次为期一周灭鼠行动,每个粮店要上交一百只老鼠尸体。

    第三个事就是一口清,一称准的竞赛,鼓励大家要踊跃参加,争取给所里拿个好名次。

    不到二十分钟事情就说完了,然后另一位副所长便拿起稿子,讲起了各个部门、粮店里出现的各种问题,并号召大家积极发言,一同想出解决的办法。

    又是一个多小时……

    几个大佬就这么你方唱罢我登场的,一直到五点多钟,这场会议才结束。

    也不供饭,都是各回各家,自行解决。

    像后世那样开完会之后三五成群的约一块吃个饭,联络联络感情什么的,这里全没有。

    谁家都不富裕,一顿饭店好几块钱呢,没正经事谁请得那个去。

    楚恒准备离开粮管所时,二叔邀请他去家里吃,他嫌折腾就没去,骑上车就走了。

    回去的路上,他还特意绕了一下,去趟粮店看了看。

    此时铺子已经关门,就剩一位铁将军看家,大门跟窗子都加装了粗壮的螺纹钢栅栏,这回谁要是想从这里面偷东西,不闹出点大动静是进不去的。

    楚恒上去瞧了几眼,见各个部位都很结实,便放下心回家。

    刚一进院,三大娘就热情的跟他打起了招呼:“楚主任回来了,今儿可够晚的。”

    “去所里开了个会。”这声主任让楚恒心里甚是舒爽,他咂么咂么嘴,一边推车往里走,一边假兮兮说道:“我说三大娘,您可别主任主任的叫了,听着忒别扭,咱还跟以前一样。”

    “那哪成啊,您可是领导,而且这眼瞅着就结婚了,再叫恒子可不合适。”三大娘又不傻,领导的话能全信吗!

    推车到窗户根底下锁好,楚恒就摸出钥匙进屋。

    炉子火刚生起来没多大会,听说他回来了的中院二大爷就来了。

    老头纯纯的一个老官迷,大半辈子就想当个官,一直都没如愿,他来也没别的意思,就是想跟领导亲近亲近,沾沾官气。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271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