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老师第一次亲密接触”老师你夹得好紧好爽放荡

  和老师第一次亲密接触"老师你夹得好紧好爽放荡 只见领头的人影右手一抬,几道黑色人影从后方跳出,率先向那店铺掠去。

    好强的轻功,二十来米的距离一跃而过,眨眼间几人就来到店铺上方。

    月光下几人的影子瞬间被拉长,眼看就要落在楼顶。

    忽然一道剑光划过,半空中几人还来不及反应,就被剑光划过喉咙,道道红色血花飞溅而出,在银白的月光下是那么鲜艳迷人。

    “什么人!”领头黑衣人大惊失色,刚才的剑好快!快得他只看见剑光飘过,几人就身死在场,估计他手下之人有一半都躲不过!

    “我就在这里,你没看见么?”一个慵懒的声音从对面楼顶传来,领头之人大惊,他居然没有发现那人。

    只见一个身穿风衣,头戴兜帽的男子正懒散的坐在楼顶的屋檐之上,单手提着一个酒壶,时不时的往嘴里喂上一口。

    “阁下是什么人?不知为何与我等作对?”首领目光一沉,这人好强的隐藏功力,如果他不开口,自己也许会把他当成一座雕塑对待。

    “作对?”那人有些诧异,随后摆了摆手,开口说,“不,不,不!我可没工夫和你们作对,只是他们几个挡着我看月光了。”

    然后那人指了指天空中明亮的圆月,“你不觉得今天的月亮特别的亮么?亮得连那些小老鼠都看得一清二楚……”

    闻言为首之人顿时额头青筋凸起,“阁下这是要和我们作对到底了!”

    “不,不,不!”那人还是摇摇头,“只是觉得在这里看月亮很舒服,所以……”

 文学

    “所以?”

    “请诸位换个地方办事,这里我包了!”

    “……!!!”

    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

    那黑衣首领身体一抖,一把漆黑的长剑直接出手,黑剑一声轻吟,“咛——”

    那首领身随剑走,眨眼间横跨数十米距离,出现在男子面前,一剑刺向男子面门!

    剑体未至,剑气先行!

    锐利的剑气直接划破男子遮挡的兜帽,露出一张被三道爪痕破坏的英俊面容。

    男子也是一个侧身后跳,间不容发的躲开那充满杀机的一剑,然后神色凝重的看着对面手提宝剑站在楼沿一角的黑衣首领。

    “宝剑不映日,百步取人头!你是黑剑——百里长风!”

    “哦!”黑衣首领再次感到诧异,也不推辞大大方方的开口,“我已经很久都没有出手过,你居然能凭借一招就认出我来,看来我们不是熟人,就是交过手,恕在下眼拙没有认出阁下是谁!”

    男子没有立刻回话,而是转头看张四周,“你叫我黑就好,既然黑剑已到,那么白剑一定就在这附近,叫她出来吧!”

    听到这里百里长风眉头一皱,“看来还真是熟人,既然如此阁下可行个方便,日后长风当登门拜谢!”

    “呵呵,那就不必了。谁不知道你登门拜会过的人都去找阎王爷打牌了!”面对百里长风的建议,黑一口回绝,并且眼睛不停地在四周扫视。

    白剑——百里长虹,身为一名女子却有着不输于男子地心胸。与黑剑不同,她的剑不是诡异莫测,而是正大光明。

    但是光是如此,也闯不出她的赫赫威名,她的白剑之名来自于她的剑。

    她的剑快,很快,非常快。快得别人能看见她出剑,但是也只能看着她的剑划破自己的喉咙。

    然后看着她收剑入鞘潇洒离开,地面仅仅留下一具尸体……

    黑此刻的心情很不好,因为这代表着他在防备其他人时,还要留下一部分精力去观察四周。

    百里长虹的剑,即使是他也不敢大意。正在这时,一道白色身影径直从店外的街道上走来。

    黑定睛一看,来人正是百里长虹!不过此刻他确是暗自松了一口气。这百里长虹果然如同传闻中一样为人光明正大,即使是今天这种暗地里行事的情况,她也会毫不掩饰行踪堂堂正正的出现。

    这样他就不用担心被她偷袭,但是现在黑的心情还是不太好,百闻不如一见,这样一名心灵赤诚的剑客,却因为一个“情”字,而选择帮助自己的情郎,这个正气盟中已经堕落的武者,进而让心灵不诚而使得剑法多年来不得寸进。

    这让人不禁唏嘘,情之一字害人不浅!转而回想自己,黑也不由得苦笑连连,貌似自己也是因为一个情字才会接下这十死无生的任务,世事如棋,原来你我都是这棋盘中的一枚棋子。

    看着缓缓靠近的白剑——百里长虹,黑低声说到:“你本就不是如此龌龊之人,你的剑也不是用在夜晚,我不想伤你,离去吧……”

    一袭白衣,两股丝带缠绕青丝,俏脸平淡如水,但双目中却有散不去的忧愁,这就是白剑——百里长虹。

    “离去……我离不去也走不了,”百里长虹宛如夜莺的声音有着憔悴,不知是回答黑的问题,还是在对自己说。

    黑微微摇头,又是一个为情所困的可怜人,即使她武功再高也不过是个因情而伤的女人。

    但是黑并不会因为同情就放弃对店铺的守护,因为店铺里也有他能为之托付生死的人。

    世间之事本就如此奇妙,本无对错,只是立场不同罢了!

    “出剑吧,多说无益,让我送你一程或是你送我一程也好……”

    黑左手一翻,一把归于鞘中的宝剑出现在手中。负剑而立,黑双目全力注视着这分别站在楼顶和地面的两人。

    楼下百里长虹率先出手,只见她双腿在地面一点,化作离弦之箭冲向位于楼顶一端的黑。

    百里长虹手中宝剑在她不断行进中缓缓出鞘,才露一丝,她手中宝剑就发出刺眼光芒。

    随着她不断前进,宝剑不断拔出,她周围的黑暗仿佛被驱散一般,“看招!正大光明!”

    剑招出手,宝剑闪耀着熠熠光辉,直刺黑的胸口。

    面对这快若闪电的一剑,黑手中还未出鞘的宝剑后发先至,轻轻拉出一道流光,随后把剑势拉向一旁,轻松化去。

    此时黑心中复杂无比,百里长虹的剑太弱了,这样毫无斗志的剑就像失去生命的树木一般,可惜了,一名风华绝代的女剑客。

    黑手中宝剑毫不留情,剑花一转,直接一剑刺透她的胸口,“为什么不躲开……”

    黑感觉得到这百里长虹今日前来,或许就抱着一死了之的心情。

    “噗……”一口鲜血从她嘴里喷出,但她却笑了,“作为一名妻子我不得不前来,因为长空来了。但是作为一名平凡出身的剑客,我又不愿意亲手毁去普通武者变强的希望,所以长虹只有一死了之……”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259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