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同桌摸的好爽*看完想你㖭我下边

我被同桌摸的好爽*看完想你㖭我下边邱兰馨俏脸一红,低着头叫了声,“马叔叔,早啊。”



老马回应了一声,他看到邱兰馨今天穿着一件浅粉色的紧身连衣裙,乌黑的长发披到肩头,略施粉黛,胸前的领口很低,隐约露出了一抹白花花的深沟。



霎间,老马又联想到了昨晚那副火热的画面,顿时有些口干舌燥了,脚步不觉停留,一时竟挡住了邱兰馨的去路。



“马叔回来了啊。”



老马身后响起了一道声音,张小军从房间里走了出来,说,“刚接到通知,要去省里培训,下午就得出发,这几天就有劳马叔帮我照顾一下兰馨了。”



老马回过身来,下意识的点点头,连忙笑道,“没事没事。”



由于平日里,老马和蔼可亲,年龄又摆在那,这对小夫妻早已把他当做成自家的长辈来看待,张小军自然很信任这个房东叔叔。



邱兰馨从老马的身边挤了过去,对张小军问道,“这次要培训多久呀?”



张小军自豪的笑了笑,“说是一个星期呢。”



张小军是数学老师,虽然年轻,但是因教学有方,又给学校拿回几个大奖,校方领导颇为赏识,只要有机会,就会推荐他去深造,据说下半年还要升他做年级主任。



 文学

相比而言,邱兰馨这个音乐老师,职位晋升的空间就小了许多,因此,也只有在谈论工作上,张小军才会显得那么自信满满。



很快,两个人就收拾好去学校上课了,留下老马独自一人在厨房里忙活。



“一个星期不在家?”想到张小军要出差了,老马的心里忐忑不安,这也就意味着,在接下来的几天里,他要和邱兰馨单独同处一室了。



想想就让人莫名的兴奋,老马琢磨着,今晚的晚餐是不是要准备的特别点?

老马忙活了一上午,中午简单的弄了两个菜,一个人吃了后就歪在沙发上打盹。



两点钟左右的样子,张小军回到了家,一进门就风风火火的收拾行李,老马被惊醒后,还以为家里进了小偷,刚起身就见张小军拉着行李箱出来。



“小军,这就走啊?”老马恍然道。



“是啊,马叔,学校催的紧,再晚就赶不上车了。”



张小军说着就拉开大门,朝外走去,没走两步,又回头叮嘱道,“马叔,兰馨帮忙看着点,要是晚上没回家,你就给我发个信息啊,谢啦!”



嘿,什么情况,这小子?对自己的老婆这么不放心?



老马没有多说,只是点头应道,“没事,你去吧,好好搞啊小伙子,前途棒棒的!”说着,老马还伸出了大拇指。



张小军嘿嘿一笑,迅速消失在楼梯拐角处。



老马过去关上了门,心里就乐呵了起来,环顾四周,眼前这个居住了几十年的老房子,自己再熟悉不过了,只是今天,似乎觉得有些不一样了。



至于哪儿不一样,老马一时也琢磨不透,自从老婆十年前去世后,家里就变得冷冷清清,膝下无子实在是闷得慌,老马就开始对外招租,而且他很挑租客,社会无业游民一律不租,这对夫妻教师就是老马精挑细选下来的。



然而,有了租户后,家里看上去虽然热闹了点,但老马心里却总是空空的,有时候都甚至觉得自己才是一个外来人,在这个家里显得有些多余。



直到今天,老马才忽然有种男主人的感觉,他觉得在接下来的几天里,自己应该担当起一个男人的责任,无微不至的照顾邱兰馨。



想到邱兰馨,老马心里就禁不住暖和起来,这个长相甜美,声音更甜美的小女孩,老马在看去第一眼的时候,就莫名的喜欢,那一声声“马叔叔”的叫声,简直是甜到了老马的心坎上。



突然,老马的老款翻盖手机响了起来,打开一看是张小军的来电,老马连忙接通后问道,“小军,什么事呀?”



“马叔,你快帮我去卧室里找找我的教师证,时间来不及了,一会儿我到楼下,你从阳台直接丢下来。”电话里传来一阵焦急的喘息声。



“好好,小军,你别着急,我这就去找。”老马挂了电话就冲进了小夫妻的卧室。



在哪里呢?老马四处搜寻,眼光一下子落在了床头柜的角落,张小军的教师证露出了一半,正好夹在了缝隙里。



老马赶紧过去从墙缝里抽出证件,刚准备扭身往外走,去发现床头柜的抽屉虚掩着,从里面露出了几个五颜六色的玩具。



“什么东西?”老马好奇的打开抽屉,随手翻了一下那些玩具。



看清楚后,老马顿时心里一紧。



“滴滴滴!”手机又响了,老马怔了一下,接通电话,张小军的声音传了出来,“马叔,找到了吗?我到楼下了!”



“找到了,找到了,我马上给你丢下来啊!”老马说着关上抽屉就朝阳台跑去。



老马住的是老式单元楼,屋内结构布局很落后,去阳台必须穿过主卧,老马就睡在这间主卧里。



来到阳台,老马就把教师证朝楼下的张小军扔了下去,他家在三楼,楼层并不高,教师证很精准的落到张小军的脚下,张小军捡起来,对阳台上的老马挥挥手,一溜烟跑出了小区。



整个下午,老马都心神不宁,他怎么也无法将外表清纯的邱兰馨,与那些玩具联系在一起,难道她只是表面上很单纯,内心却很狂野?



如果真是那样,那就张小军的身体状态而言,如何能满足得了她!



这么一想,老马顿生怜悯,作为过来人,他深知两性之间的奥妙,倘若有一方不平衡,那另一方才真的是有苦难言啊!



不知不觉间,老马就越发的心疼邱兰馨,他决定了,从今晚开始,一定会对这个小女孩万般呵护,如果那方面她也需要,老马完全可以满足她……

今晚,老马做了一顿很丰盛的晚餐。



平日里邱兰馨喜欢吃炒田螺,老马就专门给她露了一手,想到用餐气氛,无酒不欢,特意去楼下超市买回一瓶红酒,他知道女人都爱喝这个,家里的散装白酒不着调。



就这样,为了这顿晚宴,老马可谓用心良苦,费尽了心思,想当年和老婆谈恋爱,他都没有这般的上心,今天却为了家里的这个女租客……,想想就有些难为情。



老马掐着点把饭菜做好后,见邱兰馨还没有回来,就先把菜热在锅里,而后坐在沙发上边看电视边等着。



六点多的时候,邱兰馨推门而入,看到老马还等着她,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马叔叔,今天周五,学校大扫除呢,让你久等了。”



老马笑呵呵的站起来,“没关系,菜我热着在,不碍事。”



邱兰馨温尔一笑,进了自己的卧室,一阵翻箱倒柜,顺带叫了声,“马叔叔,要不你先吃吧,我衣服上都是灰,想先洗个澡呢。”



老马刚进厨房,听到邱兰馨的声音,连忙说到,“那你先洗,我还有点事忙,等你好了一起吃!”



他好不容易准备的一顿晚餐,若是独自享用,岂不是前功尽弃。



邱兰馨拿着睡衣迅速钻进了卫生间,把门反锁了后,打开花洒,开始脱衣服,不一会儿,一具完美的S型火辣胴体便呈现了出来。



这具胴体虽然算不上十分丰腴,但每个部位都恰到好处,组合在一起堪称魔鬼身材,就连邱兰馨自己都忍不住经常对着镜子孤芳自赏。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257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