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业play错一题一支笔*学长错一题往里插一支笔

    作业play错一题一支笔*学长错一题往里插一支笔唐时禄摇头:“不!那个人,告诉我几个节点,分别是二十七岁,三十九岁,五十二岁。每一次都说的很准,我要不是按照他的指点行事,唐家就不会有今天。”

    吴北淡淡道:“唐老,如果你希望我能帮你,最好告诉我实情,不要遮掩。因为我看得出,你现在遇到了大麻烦。”

    唐时禄长长叹了口气:“我现在,神无主啊!”

    顿了顿,他便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说给吴北听。

    大概十年前,当时的唐时禄只有二十出头,风华正茂。他出身在一个小乡村,没背景,没化,有的只是一腔热血,一股干劲。

    一开始,他在工厂上班,收入很低,而且经常被工头欺负,心里很委屈。

    有一天,下班后他在公园溜达,遇到一个年人。年人穿着山装,相貌很儒雅,十分面善,他主动和唐时禄打招呼。

    两个人聊了一会,唐时禄就感觉对方十分博学,似乎什么都懂,这令他心生佩服之情。聊了一会,年人突然神情严肃起来,他说:“小伙子,相遇即是有缘,我要帮助你大富大贵!”

    唐时禄十分惊讶:“帮我大富大贵?”

    年人:“没错!接下来,你要听我的安排,我保证你会飞黄腾达!”

    唐时禄将信将疑,第二天他就辞掉了工作,带着两百块钱,开始经商。年人带着他,上山下乡,到民间收购古董。

    那时候,民间有不少好东西,而且价格很便宜,唐时禄用两百块钱,买了三百多件古物。在此期间,年人教了他许多鉴定玩古董的方法。

 文学

    他人很聪明,学的很快,很快就有了自己独到的领悟。而那些收来的古董,被年人通过特殊的渠道,部分卖到了港城。

    价值一百块的东西,转手就卖了一万块。而当时,一名工人一年的收入,也只有几百块,一万元绝对是一笔巨款。

    那之后,唐时禄用这一万元和剩下的古董做本钱,逐渐在玩圈壮大起来。那段时间,他收购了大量的古董玩,快速积累着财富。

    年人在半年后就离开了,他留下了一封信,信上说,他会在二十七岁,三十九岁,五十二岁时,分别遭遇一次重大的人生抉择,一旦抉择失误,他会家破人亡!

    果然,唐时禄二十七岁时,在一位朋友的带领下,带了三十万现金,到山里去收东西。在此之前,他已经看到不少好东西,如果交易成功,他起码能赚几百万!所以,当时他非常期待这次的交易。

    不过,当他的车子开到村口,才发现村子的名字,叫做“古井村”,他顿时就想起了信上的一句话:逢井莫进

    难道,这个井,指的就是古井村?他心一惊,不顾朋友的反对,强行让司机调头,用最快的速度逃掉。

    后来他才知道,那个村子藏了一群凶恶的悍匪,专门用玩古董骗有钱的买家去交易,然后杀人劫财!在他去之前,已经有三位有钱的老板死在里面。

    后来,案子破了,名悍匪被当场击毙五人,三人被枪决。

    那件事之后,他更加深信年人的指点。

    唐时禄三十九岁的时候,遇到了另一个抉择。当地的一名巨富林玉福,得罪一位大人物,吃了官司,一夜之间,家破人亡,海量的资产被拍卖。

    那年月,社会动荡,没人愿意接手。唐时禄却想起了年人的第二句话:遇福则买。

    唐时禄心动,但手里没那么多钱,于是东拆西借,并从银行抵押贷款,凑齐了十亿,买下了林玉福的产业,涉及酒店、煤矿等产业。

    五年后,社会恢复了平稳,这些产业的价值增长了十倍!唐时禄,也借此一举成为江南首富!

    又过了十几年,他五十二岁,唐家的总资产,已经超过一千亿,如日天。

    这一年,他一直默念年人留下的最后一句话:一网打尽。

    这句话,他一直不解其意,直到国内诞生第一家互联网公司,世界进入网络时代,他才明白一网打尽的意思。

    于是,他拿出一百亿风投资金,广撒网,对国内甚至全球的几十家互联网企业大力投资。

    这一次,他的选择又对了。十年之后,这些互联网企业纷纷成长起来,他轻松套现两千多亿!这两千多亿,帮助唐家度过了接连而来的两次金融危机,避免了灭亡。

    说到这里,唐时禄长叹一声:“那个人,真的是神机妙算!要是没有他的指点,唐家绝对走不到今天。”

    吴北听后,突然冷笑起来。

    唐时禄一愣,问:“吴先生,你笑什么?”

    吴北淡淡道:“我是笑这样的把戏,老爷子就看不穿吗?”

    唐时禄愕然不解:“骗人的把戏!此话怎讲?”

    吴北道:“你知道什么是算命吗?”

    唐时禄道:“自然就是推算人的命运。”

    “没错。”吴北道,“命运天注定,所以算一个人的命,对高手来说并不难。可要是改一个人的命,那比登天还难。”

    唐时禄经历丰富,智慧过人,他立刻就明白过来,说:“吴先生是说,我现在的成就,是我命注定该得的?”

    吴北点头:“没错,这些东西,你本该就有,对方只不过提前告诉你而已。”

    唐时禄琢磨了一会,说:“可我二十七岁那年,要不是他的留言,我可能已经死在古井村了。”

    吴北看着他:“这世事变化无常,你怎么知道村里的悍匪一定会杀你?或许他们更愿意通过你的关系和人脉,将手的古董出手。”

    唐时禄苦笑:“这种可能性,只怕不大。”

    吴北:“这种在固定的年龄,找出一个节点的的手段,在行里称之为‘箴言’。不过,箴言之上,还有‘谶语’、‘神断’、‘改命’,这区区箴言,其实算不了什么。”

    唐时禄十分震惊:“吴先生也会算命?”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25233.html